第169章:风眼甬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第169章:风眼甬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风眼?

  到底有什么玄机?

  三重幻影风阵。

  韩真剑拍了拍那毛茸茸的老虎屁股“喂,糖虎,发现什么没有?”

  糖虎掉转磨盘大的虎头,冲他低沉地咆哮一声。

  “怎么了?”

  “老虎屁股摸不得,你不知道吗?信不信我把你的脸拍成两瓣屁股?”

  “??”

  越来越凶了。

  看来这糖虎对他的确有成见了。

  霍雅涵过来,轻轻抚摸那虎头上的茸毛道“糖糖,有什么发现吗?”

  糖白虎亲昵地舔了舔她“涵宝姐,这有个风眼。”

  霍雅涵凑过来一看,果然有个针孔大的洞眼,丝丝凉风扑面而来。

  璧画?风眼?

  这风眼在这壁画之中,与这壁画有什么关联没有?

  蛇血、蛇骨莫名消失在此处,就是这个古怪,这是什么鬼?

  这风眼太蹊跷。

  她仔细搜寻着,她觉得这壁画也有些古怪,那画上的图案浓墨重彩,那些勾勒的线条似乎有一种流动的感觉,仿佛有水渍。

  这壁画应该年代很久远了,为什么油墨未干,好象刚描上去的一般。

  不对,哪里不对?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风眼和这壁画到底有什么关联?

  进洞时,那透明石棺里的骨架莫名消失了,跟这里又有什么关联吗?

  那透明石棺一打开,里面的巨大骨架就化成了一阵清风。而且不见头颅。

  那是象的骨架?

  哪里都透着古怪。

  韩真剑则端详着那具风魔的风干躯体。这具木乃伊一样的尸体,形容枯槁,头部瞬间变成了一个骷髅头。

  骷髅头的眼孔里冒出一阵红雾。

  他躺在那白色透明的象牙椅上。干瘪的身体显得十分瘦小。

  对了?他生前为什么没有躺到棺材里去,而是躺在这象牙椅上。

  这象牙椅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仔细观察,轻轻挪动一下那椅子。

  这时,霍雅涵恰巧也将一个发簪取下,插入了壁画上的风眼。

  这时,地动山摇,洞顶上的飞尘簌簌落下。

  那壁画中间徐徐裂开,现出一条长长的黑暗的甬道来。

  移动象牙椅,那风眼居然变成了一条长长的幽深狭窄的甬道。

  而且,又是一阵轻风刮过,那壁画上的图案竟然也渐渐全部消失了。

  连那风魔的木乃伊一样的干尸也化成了散沙,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

  一个无极的旋涡风暴以象牙椅为核心,渐渐蔓延开来……

  整个宫殿都迅速倾倒下来,巨大的石柱以及残垣断瓦不断在风力牵引下带着螺旋劲向他们奔袭以来……

  “那鬼风又来了!”

  “定是那风魔最后的疯狂!”

  “进甬道!”

  “这里的一切都要毁灭了!”

  两人一虎迅速钻进甬道。

  说也奇怪,进入甬道后,只听着外面天崩地裂,地动山摇,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但那诡异的飓风倒是没有跟进来了。

  霍雅涵在最前面,黑暗中往前摸去。这一摸似乎摸到了一个骷髅头形状样的东西,上面还有粘糊糊的液体。不由赶紧缩回手,一下钻进后面韩真剑的怀里,吓出一身冷汗。

  韩真剑又温香软玉抱满怀,幽香阵阵钻鼻,不由心荡神驰。

  但霍雅涵很快从他怀里抽身出来。

  韩真剑欲站立起来,哪知刚起来半截身子,头部就又被一个粘糊糊的网状的东西网住了。真晦气!

  他骂了声,拼命把头上的网子扯掉,感觉像是一张蜘蛛网。

  他继续向前方摸去,发现前方的甬道阴暗潮湿,发出难闻的异味。

  越往前走,通道越窄,只有成年人三分之一的高度,最后已经无法正常通行,只能象虫子一样爬行匍匐前进。越往里面空气也越发稀薄······

  两人一虎在里面缓慢爬行着。

  偶尔能听到里面传来几声嘶哑的声音,也不知是人的还是动物的,似乎是从地狱里面发出。

  韩真剑似乎又刚好摸到一具骷髅,他心里一紧,要想退出已经几乎没有退路,搞不好会卡在洞中,用缩骨术似乎在这地方也失灵。

  无奈之下,只有硬着头皮爬过骷髅继续匍匐前行。

  如此又爬行了数百步,终于发现前方似乎宽敞了一些,前行已经没有刚才那么艰难,但寒气越来越重??????

  忽然前面一道水流涌来,顿时将他全身淋湿透了。这下更加全身打冷战。

  他们打了个哆嗦,继续前行,终于来到了一个略微宽敞的地方。

  韩真剑拖着湿淋淋的身子又往前摸去,忽然摸到了一个人的脚板,那肌肤有些粗糙冰冷,难道是死人么?

  他缩回手,吓了一跳,反正没有退路,他状起胆子战战兢兢地问道“请问足下是何方神圣?”却没人应答。

  他勉强站立起来,又往前摸去,竟然摸到了一个光头。

  他缩回手,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捡起来感觉是一个饭碗,里面有些剩饭菜还稍微有些温热。那么这里应该是有人了,有人的地方也就应该有出口了。

  他有些欣慰,但奇怪的是眼前明明有一个人,却如同死人一般,没有任何声响。

  他又状起胆子去探他鼻息,竟然没有任何呼吸。难道这人刚刚死了不久?

  他们又在附近搜寻,不一会又撞到一个人差点跌倒,他一摸,又摸到一个光头,一探鼻息,还是与之前一样没有。

  难道这里又死了一个人?这里到处是死人和骷髅头,到底死了多少人?这是什么鬼地方?就象地宫一样。

  他四处搜寻,竟然又找到两个如之前一样的光头死人,都是脚心朝上端坐而死。四个坐成一圈的光头死人!

  这地方也不见出口,进口必定也堵死了。

  他们感觉快要崩溃了。这地方实在不像人呆的地方。心中愤愤不平。

  奶奶个蛋!

  难道这是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吗?

  神识探出似乎也受到某种禁制,无法扩张。

  他们想高声大喊,却也知道没用,这里如此封闭,隔音效果极佳,外面根本听不到,况且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几乎没人来。这下陷入了绝境了。

  这里实在太多的谜题无法解开。

  这时,有一条冰冷滑溜的长长的东西从韩真剑脚背上缓缓爬了过去,估计是一条蛇了。

  也不知道有毒无毒,只到那东西全部爬过去游走,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967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