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章:赌石非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捡宝圣手278章:赌石非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这可不是小玩一把啊。”裴缈看了看他手里抱着的石头,缓缓道,“帕敢老象皮壳,这石头可不便宜啊。”

  田贵连声干笑,没有答话。

  裴缈问道:“这块石头多少钱买的?”

  田贵刚想说话,张鸣赶忙道:“50万!50万买的。”

  田贵也赶忙点头:“对,这块石头50万。”

  “50万……”裴缈裂嘴笑道,“你们真当我不懂赌石啊,这种老象皮壳在市场几本很难见到了,就算遇到,也是珍藏了十几二十年的压箱底货,你这块石头表现这么好,重量估计有20公斤,就算不开窗,也能卖到500万,更何况你这块石头还开了这么大面积的窗,窗口表现这么好,只怕不低于1000万吧。”

  田贵闻言脸色大变,没想到裴缈原来这么精通赌石,石头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价格。

  裴缈接着又道:“1000万是最低价,估计卖家开口要价在1800万到2000万之间吧。”

  田贵闻言目瞪口呆地望着裴缈,良久才震惊无比道:“裴老板你也太神了,这石头,地摊老板开价2000万,我还价还到了1800万。”

  张鸣补充道:“我帮他还的价。”

  裴缈冷笑望着张鸣:“你还有脸邀功?明明可以多还好几百万呢,你才还到1800万,真怀疑你收了地摊老板回扣了。”

  张鸣闻言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

  田贵赶忙道:“裴老板你别这样说,一鸣是我好朋友,他还价水平可能不高,但他已经尽力了,不能怪他,你说他收回扣,这就过分了。”

  “就是。”张鸣冷哼,道,“别仗着自己是大老板就看不起人!”

  裴缈干笑两声,道:“好,算我最欠,说错话了,实在对不住。”

  田贵见他道歉了,便也不再纠结这个,有点兴奋道:“裴老板,你好像很懂赌石的样子?”

  裴缈挑眉一笑,道:“很懂算不上,但肯定比你们两个赌石水平要高。”

  张鸣听到这句话暗自冷笑,扭过头去,都不愿看裴缈。

  田贵问裴缈:“那裴老板,你看我这块石头怎么样,帕敢老象皮壳啊,出了名的大涨料,特别容易出高货,而且你看这开窗的表现,玻璃种菠菜绿啊,而且一大片都是……”

  裴缈用全神领域查看了一下这块石头,发现这快石头是一块完跨的料子,开窗表现确实不错,但这蜘蛛窗属于流氓窗的一种,流氓窗本来就容易让人在判断种水的时候看不准,而这蜘蛛窗上还打了胶,看起来光泽锃亮,达到一种“翻种翻色”的效果。

  其实窗口下面的翡翠也就是冰种菠菜绿而已,距离玻璃种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的。

  最重要的是,这块石头的窗口开出来就是用来骗人的,因为窗口的表现都是假象,窗口下的翡翠只有一点点厚,再往下,全是大白肉。

  原石开窗是一门技术活,能开出这么牛逼的窗,绝对是个高手,这快石头切出来的翡翠,价值不会超过十万,但现在这块石头却卖了1800万,什么叫暴利,这就是暴利。

  裴缈并不知道张鸣这个人怎么样,但是,他两次遇到田贵买石头,发现田贵都买的这种坑爹的石头,他就觉得张鸣这个人有问题,田贵再怎么不懂赌石,再怎么运气差,也不可能两次都掉进这样的大坑里,最重要的是,田贵自己不太懂赌石,他买石头的时候,哪有那么大胆,肯定是有人告诉他,这块石头怎么怎么好,坑定能大涨什么的,这个吹风的人,又肯定深得田贵的信任。

  稍微这么一推测,符合要求的人,只能是张鸣,所以裴缈才认为是张鸣在坑田贵。

  虽然裴缈知道田贵可能不会听自己的话,但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于是他说道:“这块石头看起来确实不错,但窗口上打过胶了,所以看起来种水特别好,其实下面的种水没这么好。”

  “有打胶吗?”田贵用手指在窗口部位擦了擦,转头叫张鸣,“老张,你来看看,这打过胶吗?”

  张鸣装模作样地过来看了两眼,摇头道:“看不出来。”

  裴缈接着道:“其实你可以换个思路想想,如果这块石头真的那么好,老板为什么不切一刀,放到公盘上去,这样好的表现,放到公盘上,少说标价也有三千万吧。”

  田贵笑呵呵道:“那肯定是之前的老板水平不够,也没什么魄力,不敢切一刀啊,他怕切跨啊。”

  裴缈闻言无语,那些天天倒腾石头的老板水平不够?他们两个屁都不懂的家伙水平就够了?

  裴缈长叹一声,蹙眉劝道:“老田,你的钱虽然来得容易,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不能这样糟蹋。”

  “我没糟蹋。”田贵笑望着裴缈,道,“这块石头我要是赌涨了,能挣好几千万呢,张鸣说得没错,人啊,有钱了就越有钱,要换做以前的我,哪有能力和魄力买这么好的石头,买不到这种好石头,就赚不到钱,就只能种水果。”

  “老田!”裴缈提高了声音,大声道,“你醒醒吧!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赌石而倾家荡产的吗!”

  田贵被他吼得一愣,随即道:“裴老板,你不也是来这里赌石的吗?”

  “我和你能一样吗!”裴缈刚想说什么,可是他又发现根本无话可说,向他证明自己的赌石水平吗,或者告诉他,自己能透视?

  裴缈无奈地砸了咂嘴,道:“没错,我是来赌石的,但我玩得小,我不像你这样,一买就是上千万这种超级贵的石头,老田,听我一句劝,你不能这样玩,你会把家底全都败光的。”

  田贵皱眉不悦道:“裴老板,你看不起我?”

  裴缈闻言懵逼,道:“我哪有看不起你?”

  田贵道:“那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赌跨,这么好的石头,我就不能赌涨吗?你为什么这么不看好我?”

  裴缈这下是真的无语了,气得他直摆手:“罢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懒得管了!”

  他说罢转身就走下了台子,直到今天他终于明白,那些染上了赌瘾的人,是真的不可救药。

  裴缈气呼呼地下了台子,眼睁睁地看着田贵把石头放进了油锯,跟张鸣有说有笑,他一时间感觉很悲哀,多少人像田贵一样,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来赌石,最后输得倾家荡产,有的甚至家破人亡。

  他仰头望天,良久,长声叹道:“要是每个玩石头的人不是为了赌,只是为了追求寻找大自然馈赠人类宝石的那种乐趣,该多好。”

  阿发闻言笑嘻嘻道:“对啊,寻找翡翠的乐趣,很有意思,很有挑战性。”

  裴缈转头望着阿发,阿发能说出这话,让他很开心,虽然云维嵩说赌石的真正意义在于发现翡翠的乐趣,马聪也深表赞同,但裴缈觉得他们并非像嘴上说得那么简单。

  因为这个境界是非常高的,不会在意得失,不与人争高下,只是享受和钻研赌石这门技艺。

  但如果深入探讨,又会发现,虽然不与人争,但是却与天争,为何这么说呢,因为翡翠的形成,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经历亿万年而成,大自然在与人类躲猫猫,把翡翠藏于石头之中,让人类去寻找,这就好像,大自然出题,人类来破解,这可不就是与天在争吗。

  如果马聪和云维嵩真正能达到这种心境,或许就能成为翡翠王了吧。

  但现在,阿发达到这种心境了。

  裴缈接着又反思,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境呢,思考到最后他发现,自己不配谈心境,因为自己是个挂壁。

  阿发笑着问裴缈:“盯着我看啥呀?”

  “没什么。”裴缈笑着拍了拍阿发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漫长的等待后,左边的油锯里传来油锯空转的声音。

  “第二刀切好了。”阿发兴奋地叫了声,第一个冲到了油锯边。

  其他人也纷纷跟了过去,要看看裴缈的这第二刀成绩如何。

  这一次裴缈没动手,全程让阿发来操作,阿发关掉油锯,打开护罩,待烟尘散去,定睛一看,石头被切成了两半,掉落在地上的那一半新切面朝上,切面上很脏,大裂导致了很多杂质渗透进去,污染了玉肉,但依稀可以看到晴底色还在,而且有一道很窄的绿色色带。

  “色带进去了!”阿发惊喜叫了声,把这半块先搬出来,然后把底座拉出来,看另半块的切面,另半块切面大致也是如此,阿发开始用手电在切面仔细查看起来。

  曹小金疑惑问:“这一刀切得跟狗屎一样,阿发开心个什么劲?”

  叶澜开口道:“这一刀是切赔了吧。”

  叶向南小声提醒:“姐,赌石里面,这叫切跨了。”

  不待裴缈开口,阿发说道:“没有切跨,应该还是涨了。”

  这下连金大伟都有点懵了,问道:“这切得乌漆墨黑的,跟第一刀没法比啊,怎么还算是涨了呢?”

  阿发解释道:“这一刀是沿着石头上的大裂下的刀,大裂这里渗透了不少杂质进来,所以才会这样,但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杂质渗入玉肉只有一两厘米深,虽然破坏了部分玉肉,但对这么大的一块石头来说,影响不是很大,只是把色带给破坏了,比较可惜。”

  叶澜皱眉问:“那怎么还说是切涨了呢。”

  “因为切到色带了呀。”阿发指着切面上一截很短的绿色,道,“这就是色带,一指多宽,这是横截面,看不出长度,不过没关系,根据皮壳上的表现来看,这条色带应该不短,而且你们看这色带附近的种水,明显要高于旁边的玉肉,这正是应了那句龙到之处有水的说法,这色带部位,是冰种,颜色达到了阳绿,这可是高翠呀!只要阳绿出得多,那就是大涨特涨!”

  阿发起身道:“裴缈,你也来看看。”

  裴缈笑着摆手:“不用了,我站在这里已经看到了,你解说的也非常好,有高手风范了。”

  阿发挠头笑道:“哪有,我算什么高手。”

  裴缈道:“不要谦虚啦,放进去继续切吧,交给你操作,动作麻利点,另外一个油锯也切完了。”

  阿发蹲下来,把较大的那半块放进油锯里,侧向边缘对准锯片,问裴缈:“这样切可以吗?”

  裴缈点头:“可以。”

  阿发固定好石头,把底座推进去,盖上罩子,开始启动油锯。

  然后又到右边的那个油锯旁,开始操作。

  右边这个油锯里切的是仙洞场口的石头,这块石头第一刀表现是春底色,糯冰种,棉重,表现不算差,但也不算好。

  第二刀下刀的位置是沿着第一刀的切面,垂直切,当然这垂直切不是对着中间,而是在皮壳边缘下刀,就是要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绿色,如果能切出春带彩,那自然是大涨的。

  阿发掀开罩子,发现切下来的侧面盖子掉在地上,面朝下,于是他懒得管盖子了,直接把底座拉出来。

  底座拉出来,切面自然不再被锯片遮挡,只见这切面依旧是一片椿色,中间部位飘了两个很小的绿花,这两个绿花只有指甲盖大小,相距约有四厘米。

  “果然有绿!”阿发激动叫起来,拿起强光手电就压在绿花上一顿照。

  曹小金和金大伟凑近了一起看,然后曹小金道:“这么点大的绿色,而且还这么淡,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金大伟猜想道:“是不是里面有可能有很多绿?”

  阿发道:“对,是这个道理,里面有可能有很多绿。”

  裴缈补充道:“但也有可能整块石头就这么两个绿斑。”

  阿发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道:“这块石头的皮壳和雾层都很厚,皮壳表面看不到任何色的表现,里面能不能化出绿,真的很难猜到。”

  裴缈道:“不是很难,是没有办法猜到,就算翡翠王来了,他也猜不到。”

  裴缈说的没错,他会透视,看完这块石头内部的情况后,发现这石头内部的绿色,在皮壳没有任何表现,这样的原石其实不在少数。

  这块石头其实属于那种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那种,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块石头的皮壳太厚,要赌只能是赌内化,赌内化就得看皮壳沙粒粗细。

  这块石头的沙粒很细很均匀,而且没有裂,感觉种水应该很高,如果只是单纯的糯冰种,这么大的一块石头,做出来的货价值在12万左右,如果运气好,达到了冰种,那就是大涨,赚个几十万没问题。

  也就是说,这块石头,是赌种水的,可现在,这块石头的种水不行,但里面的色却是不错,最重要的是,这块石头很大,十九公斤,除却皮壳和雾层外,剩下的全是可以出货的玉肉,玉肉占比达到80%以上,而这玉肉里,没有一丝的裂,出货量非常高。

捡宝圣手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9616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