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5章 老婆……等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胜者为王陈东王楠楠第1665章 老婆……等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不是失忆了吗?”

  阿狼惊措的朝陈东看来。

  陈东眉头紧皱成一个“川”字,茫然的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脑袋空空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刚才听你说话的时候,脑子里就发现出了一个女孩,好像……好像她一直住在我脑子里似的。”

  “呵,好,我教你。”

  阿狼轻轻一笑,然后便斩了一截木头,连带着一把刻刀交到了陈东手中。

  两人并肩坐在门槛上。

  在阿狼的指点下,陈东缓慢笨拙的雕刻起来。

  雕刻注重精细。

  木头坚硬。

  这也造就了在雕刻过程中,既要把握力道,又要注重线条纹路,力道稍微一失衡,刀下线条就彻底走样。

  以陈东的力量,执刀雕刻,犹如削泥一般轻松,但依旧逃不过力道失衡这一难点。

  接连废掉三块木头后,动作才渐渐地熟稔起来。

  不过,雕刻过程中,对他而言,依旧难度极大。

  仅仅在雕刻头部的过程中,他额头上就已经渗出细密汗珠。

  很快,他的眼神就飘忽不定。

  口鼻中也不停地发出急促犹如扯风箱一般的呼吸声。

  这一幕,落到旁边阿狼眼里,却是满腔迷惑。

  雕刻而已,不至于这种反应吧?

  疑惑归疑惑,阿狼却没有出声阻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啷啷!

  突然,陈东身躯一颤,手中的刻刀和木头同时掉落在地上。

  他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屁股顺势从门槛上滑落,摔坐在地上。

  原本镇定专注的神色,也变成了惊恐。

  明明只是平静的雕刻过程,却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大惊吓一般。

  “阿狗!”

  阿狼吓了一大跳。

  房间里,正在生火做饭的老妪和狗娃子也惊了一下。

  “没,没事。”

  陈东满头大汗的摇摇头,眼球上覆盖着红血色,惊恐地看着阿狼“阿狼哥,我,我刻不出来,就好像,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阻止我,把她雕刻出来一样!”

  确认陈东没事,阿狼这才松了一口气。

  紧跟着,他柔声劝说道“不着急,雕刻需要心平气和,六神专注,越是心急迫切越难以成功,当初我雕刻狗娃子母亲的时候,一开始也和你差不多。”

  “真的吗?”

  陈东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些不确定。

  “这事我至于骗你?”

  阿狼笑着说,拍了拍陈东肩膀“这可是个精细活,欲速则不达,先吃午饭吧,往后慢慢来。”

  “好。”

  陈东点点头,起身的同时,却是将木头和刻刀捡了起来,放进了兜里。

  而阿狼看着怔怔失神进屋的陈东,神色却凝重不堪。

  他骗了陈东!

  当初经历了狗娃子母亲惨死后,他一开始学雕刻时,确实难以雕刻出妻子的音容相貌,可那是和他技艺有关,也确实与他当时的心境有关。

  可再严重,也不可能像陈东刚才那般!

  那种惊恐模样,分明是在雕刻过程中,遭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亦或者冲击!

  恍惚间。

  阿狼深沉的凝视着陈东。

  “将他留下来,到底是福是祸?”

  这是他心中的想法。

  但他不敢直言出口。

  母亲的决定,他更改不了,更遑论,野蛮子进村的时候,也确确实实是眼前这个“怪胎”以一己之力,救下了全村。

  而今日的狩猎大丰收,也全都依靠着陈东。

  至少,目前来看,是福!

  更往后,阿狼不敢揣测!

  一场狩猎大丰收,让全村的粮库都充盈了起来。

  家家户户生火做饭,煮肉庆祝,日上三竿,村里的空气中都飘荡起浓郁的肉香。

  ……

  日子一天天过去。

  除了隔三差五随着村民们外出狩猎。

  每天陈东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枯燥的坐在堂屋门槛上,雕刻着木雕。

  这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

  哪怕每次雕刻,对他而言,都无比艰难,甚至要承受莫名的惊恐冲击。

  偏偏,陈东脑海中似乎形成了执念。

  那个女孩一直住在他的脑海里。

  他就必须将那个女孩雕刻出来。

  他想看看,到底是谁!

  一次次雕刻,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又重新再来。

  每次雕刻失败过后,陈东都会变得极度虚弱,满头大汗的回到屋中坐着发呆。

  这样的场景,一开始阿狼一家三口还颇为担忧。

  随着时间推移,确定陈东并不会有大碍后,渐渐地也就释然了。

  夜深人静。

  在这极端残酷的雪原上,度过极昼极夜后,昼夜交替只存在极少数的日子里。

  白天本就枯寂冷清。

  一到夜晚,更是远远过之。

  星月之下,风哭学嚎。

  小小村落,坐落雪原中,彻底被风雪和夜色掩盖。

  远处。

  周遭不断传来狼啸声,还有一些其他不知名的野兽咆哮。

  震耳欲聋,让人头皮发麻。

  陈东枯坐在火炕上,篝火和火炕,让房间里并不寒冷,温暖如阳春三月。

  他毫无睡意。

  四面八方传来的兽吼声,颇为烦人。

  昏黄灯火下,他的双手中,握着木头和刻刀。

  一动不动,宛若雕塑。

  唯独眉头不时的紧皱,又舒展开。

  半晌。

  咔哧……

  陈东落下了第一刀,精巧的力道掌握,让刻刀在木头上行云流水,刨出的木屑,簌簌落地。

  他没有停下。

  一道道线条雕刻着。

  一点点木屑掉落在地。

  神色专注,眼睛一眨不眨。

  渐渐地,四面八方烦人的兽吼声和风雪声都消失不见。

  脑海中,那个女孩的音容相貌浮现着,随着陈东雕刻,渐渐清晰起来。

  在这种诡异状态下。

  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了陈东一人。

  而随着雕刻进行,往日无数次出现的惊恐冲击,这次却罕见的没有在陈东身上显现。

  反倒是。

  陈东冷峻专注的面庞上,渐渐地浮现出了悲戚痛哭之色。

  黑白相间的眸子,渐渐地攀附上了红血色,诡异的噙泪。

  这一幕,若是被阿狼他们看到,势必会惊得瞠目结舌。

  但这房间内,只有陈东一人。

  无人发现陈东在雕刻过程中这诡异的变化。

  每一刀都很缓慢,却很清晰地留下了道道线条。

  笔直的一截木头,其中一头,很快就在陈东的刻刀下,显现出了一个人物头像。

  女孩的头像,丝丝发丝可见,无比清晰,扎着一个青春靓丽的马尾。

  但面庞,却只是有五官的模糊轮廓。

  陈东的刻刀,一点点的在五官上雕琢着,每次下刀都很轻,点到即止。

  一刀接着一刀,看似快速精巧的落刀。

  实际上五官轮廓,却显现的格外缓慢。

  偏偏,在这个过程中,仿佛陈东的消耗极大,专注冷峻的面庞上,疲惫之色越来越浓。

  双眸眼皮,更像是坠了两块铁,止不住的想要闭合。

  疲惫倦怠。

  随着刻刀落下,山呼海啸的冲击而来。

  陈东的意识渐渐也变得模糊。

  突然。

  他毫无征兆的闭上了眼睛,身体顺势倒在了火炕上。

  手中的刻刀和木头掉落在地。

  就在他昏睡过去的时候,他疲惫的张合了下嘴唇,无意识的悲戚呢喃了一声“老婆……等我……”

  ()

胜者为王陈东王楠楠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918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