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回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龙象第二百八十五章 回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殷咒脸上的笑意盎然,他盯着李丹青,就像是一位酒客在等待着台上的说书先生给他讲出精彩的桥段一般,眉宇间满是期待。

  当然,这样的期待对于殷咒而言,并不是因为他多么需要李丹青的加入,又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爱才之人。

  他的宏图霸业,自然不可能靠他一人就能完成,不可否认,他或许确实需要那么一些帮手,来完成他的目的,但只要他掌控了那股黑暗力量,想要控制旁人,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李丹青虽然有些本事,但对于殷咒来说,依然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的期待也并不是因为多么渴望李丹青能够加入它们,而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着这个与他作对了百年的儿子的后代,能够如狗一般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一出胸中的恶气,也才能证明自己的选择从来都是对的!

  但李丹青却在这时选择了沉默,他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脚下殷无疆已经冰冷的尸体。

  他的双拳握紧,心底的愤怒开始汹涌。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殷咒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丹青,并未有露出半点恻隐之色,反倒似乎很享受此刻李丹青这副模样。

  “你看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李丹青低着头沉声道。

  他的声音被压得很低,一如他低着的头,让人难以揣摩清楚此刻他的心思。

  “哦?”殷咒面露古怪之色:“方才你不是还让你的手下和你一起逃跑吗?怎么忽然就不怕死了呢?”

  李丹青抬头看向对方,看着殷咒那张狰狞的脸:“每个人都怕死,你和我都一样。”

  “但逃却不是因为怕,只是因为不想去辜负。”

  “你不懂这逻辑,就像你永远不会明白,对于百姓而言,什么才是盛世一样,你不过是个鼠辈!”

  李丹青的语气没有想象中的暴怒,也没有歇斯底里的指责,他只是用一种平静得近乎笃定的语气说着自己的话。

  但不知是不是李丹青这样的态度刺痛到了殷咒心头的某些痛楚,殷咒的眉头猛然皱起,脸上的狞笑着之色变作了怒意,他怒声言道:“胡说!本王励精图治,隐忍百年,才得今日之造化,古往今来,哪位帝王有朕的雄心壮志,又有谁能与朕比肩?朕如果都是鼠辈的话,天下何来英雄!?”

  李丹青却神情轻蔑,他看向对方的目光中不再有恐惧,也不再有绝望,反倒只是怜悯。

  “我承认在这之前,你们的阴谋方才显现时,我确实感到了绝望,也确实感到了害怕,但现在我想明白了,你……”李丹青说着目光一顿,又侧头看向一旁始终选择作壁上观,并不参与此事,反倒沉下心神不断吸收着那从姬师妃体内转化而来的黑暗力量的周珏。

  “还有你。”李丹青将目光落在周珏身上,目光依然怜悯,就像是在看一个可怜的乞儿。

  似乎没有想到,落到这般地步的李丹青还能侃侃而谈,周珏不免挑了挑眉头,在这时看向李丹青。

  “古往今来,帝王无数,他们中有残暴愚钝之辈,也有贤良济世之人,但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在面对家国之事时,他们所能想到的办法,都是靠自己亦或者臣子去解决,而二位呢?大商行将就木之时,你们想的却是将希望寄托在这虚无缥缈的神灵身上,然后遁入人间如阴沟中的老鼠一样躲藏百年,再用一些阴谋诡计,求得今日之事。”

  “此番行径,其一不敢面对现实,将所谓的大局当做逃避的借口,其二不敢以人力而行人事,求助于虚无缥缈的神灵,其三,嘴里说着要建立让天下人永世太平的神国,且不说你们能不能驾驭这神灵之力,就二位一路上的行径,天下人如何可能对你们心悦诚服?你们能怎么建立你们的神国,无非就是暴力,无非就是你们得到的力量。”

  “可先生说过,手中刀剑只能治乱世,却开不了盛世,先生觉得靠着邪神的力量,天下人就会心悦诚服?总有反抗,总有人会揭竿而起,你们可以一直杀下去,直到天下只剩你们二位,那时倒也算得上是永世太平了!”

  “二位说到底,根本就没有想到什么盛世太平,也不在意百姓生死,你们不过是借着大义之名,在满足你们的私欲,连自己的本心都不敢承认,二位何以称英雄,不过懦夫而已!”

  “我李丹青,武阳世子,白狼军少主,如何会怕你们!”

  “说得好听,不过靠你这三寸不烂之舌可改变不了你们的处境。”殷咒冷笑着言道,他的笑容依然狰狞可怖,可却不再有之前那般的得意,或者说,他此刻脸上的得意,不再如之前那般的由衷,而更像是为了掩盖些什么而挂在脸上的神情,显得刻意与僵硬。

  而这样的话,却并未有让李丹青的心在动摇半分。

  他确实有过恐惧与绝望,但这一切都随着殷无疆死而烟消云散。

  这确实是一场必败的战斗,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人可以一直赢下去。

  既然逃不掉,那就再打上一场,哪怕是死,也得从敌人的身上要下一块肉来,让他疼,让他怕!

  李丹青的心意一定,他看向周围的众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李丹青的决意,众人也纷纷在这时站起身子,他们有些人已经受伤严重,浑身上下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伤口,但在李丹青的鼓舞下,他们都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立了起来,提起了自己的刀剑,来到了李丹青的身后。

  那一刻,众人与李丹青一般,眉宇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恐惧,李丹青侧头看向众人,脸上的神情有几分动容。

  “能与诸君并肩而战,于最后一刻,是我李丹青的荣幸。”

  李丹青如此说道。

  诸人也在这时看向李丹青,应道:“能与世子同行,我等亦死而无憾!”

  李丹青点了点头,他再次看向前方,从地上捡起一把染血的长剑将之举起。

  身后的众人纷纷效仿。

  “阳山弟子!”鹤非白举起了手中的剑朗声言道。

  “在!”千位尚且存活的阳山弟子高声应道。

  “神虎军!”莽窟也朗声道。

  仅存的数百位神虎军甲士,也同样高声应道。

  方厚土以及刘自在也在这时走上前来,二人的面色潮红,似乎愤怒,又似乎激动。

  “白狼军!”他们高举手臂,用尽浑身的气力如此言道,那一声的怒吼高亢如龙吟,就仿佛是要将这十余年的隐忍在这一刻完全宣泄出来一般。

  黑水军与那万人江湖人士,都纷纷高声应是。

  众人集结完毕,而身处其首的李丹青犹如福至心灵一般,也在这时高声言道:“白狼入阵!”

  那一声高呼仿佛唤醒了某些东西。

  “生人避让!”

  回应声随即响起,却不是来自李丹青身后的众人,而是来自这凶阴山的深处。

  凶阴山在那时颤抖,某些东西从这座死去的圣山之中苏醒了过来……

  他们在那时,用自己残留的意志,回应了这句被镌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的战吼……

  一如生前那般。

龙象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9142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