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那就开战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朝仙道第六百九十四章 那就开战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黑龙君话音落下,洪州城内顿时一片哗然,尽管早就知道黑龙君来者不善,但黑龙君口中的事情,很多人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

  “真的假的,居然有人掳走了水族公主,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啊?”

  “黑龙君的话你们也信,他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有人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把水族公主掳走,这肯定是想要发动大战,故意找的借口而已!”

  “可是看黑龙君的反应,也不像是说假话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

  洪州城内,众人都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而城头上,陈宗羲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情他显然并不知情

  “黑龙君,本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官从未派出过任何人进入水族腹地,也从未掳走什么水族公主。”

  “有些麻烦了,黑龙君是冲着你来的。”

  大后方,秦芷坞扭过头来,望了一眼身边的陈少君,眼中满是忧虑。

  陈少君其实是应她的要求进入的水族腹地,虽然洪州城和黑龙君之间必有一战,但陈少君显然也无意中被卷入到了风暴的中心。

  想到这里,秦芷坞满是愧疚。

  “呵呵,秦姑娘为何如此拘泥,不管有没有这件事情,黑龙君都是要对我们动手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更何况,这本身就是我自己要求的,又与姑娘有什么关系。”

  陈少君只是看了一眼,立即知道秦芷坞心中在想什么,淡然道。

  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是总理江南事务的钦差大臣,如果江南的事情处理不掉,搞砸了,特别是如果黑龙君真的水淹洪州城,死伤数百万的黎明百姓,那陈宗羲恐怕也难逃被处死的命运。

  陈少君说完这句话,很快望向了对面,他的目光掠过重重虚空,望向了整个洪州城防线的最前端。

  “黑龙君,你不要强词夺理,你说的那件事情和其他人无关,是我干的!”

  那声音宛如一记雷霆在平地炸开,声音未落,陈少君带着小蜗陡然拔地而起,宛如一条蛟龙般穿过重重空间,没入浓浓的夜色之中,一路朝着城头而去。

  “秦姑娘,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去看住阎辛陌阎姑娘,她才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无论如何不能让她落入黑龙君的手里,——不然就真的完了。”

  小雍王和黑龙君勾结,赠送给黑龙君的那件宝物已经被送入水界之中,如果让黑龙君找回阎辛陌,那才是灾难真正的开始。

  而后方,秦芷邬满脸的错愕,她万万没有想到,陈少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自我暴露,将所有的压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毫无疑问,这会迎来黑龙君和整个水族的憎恨,那样的压力超出想象。

  不过很快,秦芷邬就回过神来,咬了咬牙,转过身来,没入夜色之中,朝着阎辛陌的方向而去。

  陈少君说的不错,当务之急就是保护阎辛陌,这才是最重要的,很快,秦芷邬就消失不见了。

  ——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合作了,陈少君突然这么做必有其缘由,这方面秦芷邬完全相信。

  而另一侧,密密麻麻,人头攒动,城头上,轰,陈少君乘风雨而下,如同一根巨锥般猛地落在城头上,双脚落在城头上的刹那,似乎整个洪州城都颤动了一下。

  一刹那间,陈少君所在的那方寸之间,立即成了整个天地的中心。

  四面八方,无数的水族大军,天空中的水族众强者,以及更高处,如一座山峦般绵延起伏的黑龙君,齐齐看了过来,就连四周的大商军队,以及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都齐齐望向了陈少君。

  “君儿?”

  在第一时间发现是陈少君之后,陈宗羲的脸上明显露出一丝错愕,很显然,陈少君的很多行动他并不知情。

  有那么一刹那,万籁俱静,天地无声,整个天地间一片死寂。

  “陈宗羲,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是你们先背信弃义的,就不要怪本座屠尽你们洪州城的百姓了。”

  轰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雷霆闪烁,黑龙君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狠狠盯着下方的陈少君,厉声道。

  一刹那间,陈少君立即成了众矢之的,四面八方所有人都盯着他,重重的压力如同山峦般席卷而来,如果真的因为陈少君一人而引得黑龙君屠城,那陈少君恐怕就是真正的罪人了。

  然而此时的陈少君立在城头上,即便正面承受着黑龙君那山峦般的威压,也一样夷然无惧。

  “父亲大人,此事说来话长。”

  陈少君没有理会天空中的黑龙君,而是望向了身旁的父亲陈宗羲,一边说着,一边躬身行了一礼

  “孩儿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黑龙君阴险狡诈,凶狠残暴,他之所以给出我们三天的宽限时间,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而是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是水淹江南,而是要趁这段时间在水界布局,救出水族远古时期的水祖巫支祈,将水界的洪水导入人间界,再现远古时期的大洪灾。他不只是要水淹江南,更是要借那水祖巫支祈的力量摧毁整个人间界,将大洪水充斥人间界,将人间界彻底的变化成为水族生存的地方。——黑龙君,我说的对吗?”

  最后一句,陈少君目光如电,猛然穿过重重暴风雨,望向了雷云深处那威压重重,如同山峦般矗立的黑龙君。

  轰,听到陈少君的话,人群一片哄然。

  “巫支祈?什么是巫支祈?”

  “远古大洪水重现,这可能吗?”

  “那少年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消息,他说的可信吗?”

  “没听到他叫钦差大人父亲吗?”

  ……

  众人看着陈少君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人?黑龙君给的资料里可并没有这号人物啊。”

  与此同时,天空中,海族七太子也注意到城头上一身白衣,鹤立鸡群,与众不同的陈少君,心中大为好奇。

  对于洪州城的许多将士和百姓来说,陈少君的这张年轻面孔是绝对陌生的,大多数人甚至之前根本不知道有这号人的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最快作出反应的还是天空中的黑龙君。

  “哈哈哈,陈宗羲,你听到了吗?你养的好儿子!他都已经自己承认了,你还有何话可说?”

  黑龙君的怒啸声响彻天地,一股股庞大的压力如同巨浪般从天空袭来,简直令人窒息。

  然而此时此刻陈宗羲却并没有理会天空中的黑龙君,而是转头望向了身旁的陈少君,目光严肃,神情肃穆无比,陈少君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严肃的样子。

  陈少君心中不由一凛,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恭声道

  “父亲,孩儿所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万籁俱静,天地无声,随着陈少君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位钦差大臣身上,同时也是整个洪州城名义上现在的最高统帅,而且身为儒道的宗师,陈宗羲的名望不只是在京师,即便是在江南地域这种地方,也颇为受人尊重,名望极高。

  然而仅仅只是片刻,陈宗羲就再次开口,打破了平静。

  “黑龙君,你应该已经听到了,现在不是我们应该给你一个交代,而是你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和谈,人无信不立,水族应该同样如此,大商和朝廷只是顾念着和水族往昔的一份情面,所以才一直迟迟不愿动手,步步退让,只是……陛下恐怕要失望了!”

  陈宗羲说话的时候,转过身来,抬头望着天空中那宛如神祗一般的巨大的黑龙君,尽管两个人身形相差巨大,宛如蝼蚁之于巨人一般,但陈宗羲屹立墙头,身上的气势却毫不逊色。

  “既然黑龙君一心想要开战,那就开战吧!”

  陈宗羲最后几句话有如雷霆震彻虚空,震荡人心。

  “父亲!”

  此言一出,就连陈少君都怔了怔,一脸震撼的看着眼前的父亲。

  文人不同于武者,说到底终归会给人一种柔弱,温和,以和为贵,不愿与人交恶作战的印象,陈宗羲此言一出,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陈宗羲,你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城墙上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这尖锐的声音顿时宛如一柄利剑划过虚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刹那间,所有人纷纷看过去。

  陈少君也是眉头一皱,同样循声望了过去。

  就在重重的人群之中,陈少君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在水犀背照过一面的洪波,他的脸色苍白,神情激动,看起来既愤怒又恐惧。

  “你们父子都疯了吗?仔细看看城外的水族大军,这是我们可以应对的吗?以卵击石,这是真正的以卵击石!”

  “还有你,陈少君,你们父子二人惹下滔天大祸,你们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推进死路吗?”

  洪波整个人显得有些歇斯底里,这可是倾巢出动的水族大军,整个江南又被淹没在滚滚的洪水之中,完全是最有利于水族的环境,如今暴雨倾盆,洪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漫过洪州城。

朝仙道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8924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