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锋芒毕现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为正义?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神迹降临第二卷 锋芒毕现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为正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话说刘默这边,在离开了那个十字路口后,三人便很快都感受到了不对劲,周围多出了一股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气息的主人想必已经是尽力在进行掩藏了,但是在s级血统的刘默和苏樱面前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更别谈血统高出天际,曾经被q博士誉为“史上最强”的唐燕了。m.ygdzr.com

  唐燕的嘴角扯起了一抹讥讽笑意,眼神示意刘默和苏樱从前面不远处右侧的那条岔路拐进去,那条路是通往银座后方的酒吧、夜总会区域的,晚上七点才开始陆续营业,所以大白天的人烟寥寥,最适合动手。

  三人于是消失在了四丁目的街道上,闪身进入了那条岔路之中。

  果不其然,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名穿着黑丝高跟鞋、黑色办公裙打扮的戴眼镜女子也紧接着来到了原先三人站立的地方。

  女子眼神游移,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摸进了岔路,走了一段路,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所跟踪的那三个家伙的踪迹,那三个人好像就此消失在了这个区域一般。

  “憎らしい、彼らはどうやって消えましたか(可恶,跟丢了吗)?”皮肤白皙、长相端庄的女子扶了扶自己的眼睛,暗自埋怨了一句,悻悻然转过身准备离去。

  女子转身后却突然神色一变,自己方才跟踪的那三个人居然已经拦住了出口,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唐燕不再压制身上的杀气,步步上前,逼得那名女子连连后退,凝为实质的杀气就如同无数把刀尖都对着女子的利刃,光是那种窒息感和压迫感可以直接震慑死对方。

  女子就感觉自己如同被山岳压顶一般,不敢有任何动作,她方才想要现出真身逃离,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么做的话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她干脆站在了原地。

  女子的额头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慌忙开口说道“悪意はないです(我并无恶意)!”

  唐燕的眉头挑了挑,眼中有些疑惑。

  然后唐燕露出了玩味笑容,求饶吗?这种把戏她可见得多了,那些个死在她手上的使徒,即使是在求饶后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对于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从未放弃了人类的身份,和伪神做交易成为使徒的人类,根本不需要怜悯,正是有这些人类的存在,才大大增加了这场人对神之战的难度。

  女子继续说道“あなたの後ろの男の子とその女の子を探しに来ました。彼らに助けてもらいたいです(我是来找你身后的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的,想要他们帮我一个忙)。”

  刘默放下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和苏樱一同走上前去,二人对于女子的声音有些熟悉,片刻之后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果不其然,女子在确信面前那个杀气满满到凝为实质的中年女人不会突然下杀手之后,便摘掉了自己的眼睛,大大方方现出了自己的真身,她的全身缓缓隆起,衣物、丝袜和高跟鞋被膨胀的肉体挤得破裂开来,散落一地,赫然就是那天被刘默和苏樱共同追逐的蜥蜴使徒。

  苏樱神色一变,就要冲上前去,却被刘默给拦了下来,“听她解释一下吧,她逃不掉的。”

  苏樱点了点头,“嗯,听你的。”

  刘默对着苏樱微微一笑,然后看向了那个本来死里逃生却又送上门来的蜥蜴使徒,“言ってください。あなたは一体何を考えていますか(说吧,你究竟想做什么)?”

  蜥蜴使徒观察了一下唐燕的神色,然后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它五体投地,朝着地面重重一跪,磕了一个头。

  唐燕双臂环胸,慵懒地斜靠在一根路灯旁,觉得有些无趣,自己所斩杀的使徒数不胜数、各种各样,像这样作出类似举动求饶,希望自己大发善心或者是想要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又或者是希望自己放松警惕发动袭击等等的使徒可多了去了,在绝对压制性的力量面前,这些肮脏的家伙为了活命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刘默则是走上前去,期间看了眼母亲,得到母亲的眼神同意后才继续前行,一直来到了那个蜥蜴使徒的面前。

  刘默蹲下身去搀扶起了蜥蜴使徒,唐燕和苏樱的视线则是一直死死盯住那只举止怪异的使徒,只要对方有任何想要暴起发难的念头,那么绝对逃不掉一个死字。

  刘默之所以胆敢在没有带上盘龙黑棍,手无寸铁地这么近距离接近对方,一个原因是自信自己s级血统所带来的身体硬度不会被对方一击秒杀,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刘默先前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真情实感的人类,而不是那种化身使徒的形象之后,就充满冰冷、血腥和杀戮的感觉,而且刘默知道对方当初只是想要杀掉那个犯了刑事案件却没有被绳之以法的胖子三井良,对自己和苏樱其实并没有恶意。

  蜥蜴使徒彻底表明了自己的使徒身份后,开口说道“三井良を除去してくれるようにお願いします(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除掉三井良)。”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一种沉默。

  唐燕眼神微眯,苏樱则是秀美微蹙。

  蜥蜴使徒安安静静地站立在原地,心里头也是一阵打鼓惴惴不安。它之所以会作出这等令人不解的举动,是因为上次的那场追杀,其实成功脱险之后它还是有些担心这两个噬神者的,毕竟他们是擅长对付它这类怪物般的存在,而不是对付人类,人心的险恶和恐怖可比它厉害得多,更不用说那些视人命如草芥、手段凶残的黑帮分子了,况且它只是为了逃命才进入了那个散发着黑帮气味的废弃工厂,迫不得已才让刘默和苏樱陷入了险境,可并不是想要他们的命。于是在它成功脱险之后便重新收敛了气息,化作人形,赶到了发出巨大动静的银座2丁目附近,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便超出了它的想象和认知,这对男孩女孩和身边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普通中年男人,只是将那几十个气势汹汹想要置人于死地的黑帮分子打趴下了而已,并没有伤害他们其中任何一人的性命,那么就说明他们本身还是比较“善良”的,不同于在日本的这些噬神者,这些个脾气火爆的噬神者可是从不介意杀人的,而且之后赶来的那些噬神者的举动似乎也表明了她们一方与这对男孩女孩之间有些不对付,看着就是要狠狠打一场的架势,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打起来,但是这就更加坚定了这个蜥蜴使徒之前的那个念头——赌一把,就赌这对男孩和女孩是好人,是站在正义的一边,不会对真正的恶——杀人凶手三井良袖手旁观。

  即使这个念头是要拿命去做试探,得出结果,蜥蜴使徒也觉得值得一试,因为她觉得正义永远不会迟到,而自己虽然通过和神明的交易变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模样,但是终究是为了执掌正义的利剑,去执行正义的制裁。

  但是如果这对男孩女孩觉得还是应该击杀自己,那么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吧,毕竟活着也再难以对那个已经里里外外升级了安保系统,警惕意识大幅度提高的三井良再下手了,而且日益增长的杀戮意志和凶残气息也再难以压制下去了,说不定某天就会对无辜的平明百姓动手,那时候自己一定会后悔死的,绝对要自尽,那么在死之前就只能祈祷那个作恶多端的家伙多行不义必自毙,恶有恶报了。

  唐燕的神色变了变,三井良她自然知道,东京某个大财阀的儿子,她与其因为生意关系所以是会过面的,只不过对于那个长相龌龊、思想变态的胖子第一印象就不好,之后的几次接触更是增加了内心的厌恶,所以在心里便否定了与那个财阀的长久合作,在自己的帮派杀神组的生意进入正轨之后便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基本断绝了和那个财阀之间的联系,对方倒也没有作出什么报复行为,而且前段时间引起了日本社会巨大反响的那个新闻她当然也是通过电视和报纸有所了解的。

  唐燕金抿嘴唇,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化为使徒就只是为了伸张正义,而且最令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个使徒会主动现身找屠神者来帮忙,难道脑子进水了不成?双方之间可从来都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对立关系。

  苏樱也觉得荒唐至极,气笑道“頭に何か問題がありますか?なぜ私たちが助けてくれると思いますか(你的脑袋是出了什么问题?凭什么觉得我们会帮你)?”

  “あなたたちは正義の味方だと信じていますから(我相信你们是正义的伙伴)。”

  蜥蜴使徒鼓起了胆子,继续说道“当初の訴訟は,私が原告側の弁護士だった,私がこのような姿になったのは、法律でこのでたらめな社会の障害を解消したいと思ったら、三井良にしかるべき懲罰を与えられないということを知っていたからです。(当初的那场官司,我就是原告一方的律师。我之所以变成这副模样,就是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想要用法律的手段去消除这个荒唐社会的阻碍,从而让三井良得到应有的惩罚是不可能了)。”

  “あいつは死ぬべきだったのに、なぜ死ななかったのですか?直接に人を殺す必要はありません。しつこい用心棒を遮ればいいです。私はここであなた達に承諾します。今回を助けてくれれば、三井良を殺すことができたかどうかに関わらず、あなた達は私を殺すことができます(那个家伙本来就应该去死,最后为什么却没死?我并不是要你们直接出手杀人,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帮我拖住那些难缠的保镖。我在此对你们做出承诺,只要能够帮我这一次,那么不管结果如何,我的这条命你们都只管拿去)。”

  话语之间,蜥蜴使徒的那对黄褐色动物眼珠中出现了一些晶莹的液体划过脸庞。

  声泪俱下,悲愤交加。

  苏樱和唐燕隐隐被打动了,内心的阴霾逐渐散去,多出了一些同情和怜悯,她们确实并不觉得一个擅长杀戮、长相丑陋的使徒在自己面前谈论正义有何不妥。

  不顾结果是否能够如愿,也要以命换命,这个家伙对于三井良到底痛恨到了何种地步?

  刘默一直沉默不语,他方才陷入了沉思当中,究竟何为正义?

  正义,粗略来说是社会道德的基本要求,通常指人们按一定道德标准所应当做的事,也指一种道德评价,即公正,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伪神和使徒充斥着整个世界的情况而言,用这个来释义肯定是不太合适的,已经完全超出了定义的范畴。

  那么什么样的署名才能解释“正义”两个字呢?

  赛博坦、耶梦加得、千手观音、战神阿瑞斯、金身如来、死神塔纳托斯、各种各样的使徒,都是丝毫不顾及人类性命的存在,人类在这些实力强大的伪神面前显得是如此渺小和无助,人类明显是处于弱势一方,只能被屠戮,那么它们必定就不是正义。

  而斗战胜佛和“玄”,前者是因为被穆念慈的母亲所救,所以要以命报恩,当然这之中肯定也对穆念慈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的,这点毋庸置疑,而后者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和原因,当时都拯救了自己和苏樱,以及诺亚号上许多人的生命,所以这两位都代表着神明中善良一面的存在,它们绝对就是正义。

  天行者死神,她的身上肯定发生过许多不好的事情,也许是一个悲惨的童年,但是她的所作所为绝对是邪恶的。

  那位真主,曾经一直隐藏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愚蠢到没有察觉半分,这半年来通过和苏樱的交流,加上了苏樱给出的一些想法,刘默才终于仔细思考出了真主的真实身份就是班长安拉!它充当着伪神们的领导者,是属于绝对的邪恶!

  不过还有那位随意玩弄自己和苏樱于梦境之中的修普诺斯,不知道他是否随性杀过人,姑且也不好评判是否为正义。

  最后就是张晋的父亲,还有着张晋,由人类化为使徒和伪神的存在,虽然内心一直对他们充满着愧疚、歉意,甚至是懊悔,但是他们终究杀了无辜的人,那么就是错的。

  人类有好有坏,伪神和使徒同样如此。

  要先分辨是非,然后惩治罪恶。

  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既然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那么就理应去死,三井良虽然身为人类,但是这并不是偏袒他的理由。

  这才是正确。

  正义,就是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那么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是否就是正义,是否就是正确呢?

  也许是的吧,自己一直是在为弱势的一方在做斗争,可是这场所谓的战争,真的有正邪之分吗?就如同人类千百年来之间的互相战争,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而且胜者为王,不是吗?

  不,不能够这样想,这是思想的禁区,自己既然身为人类,那就要对于这些外来的“侵略”进行反抗!

  现在刘默能够得到那个答案了,什么是神明?

  不过是比人类更加高等的物种,远比人类强大的存在,但是哪怕是更高维度的生命,举手投足可以随手蹂躏一切,既然作出了要毁灭人类的举动,那么人类就不能束手待毙!

  刘默理清了自己的思绪,解决了“何谓神明”这个从某个时刻起就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问题之后,他突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使徒になってから今まで、罪のない人を殺し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か(你从成为使徒到现在,有没有过滥杀无辜)?”

  蜥蜴使徒眼神坚定,语气同样坚定,“まだ誰も殺したことがない(还没有杀过任何人)。”

  刘默的眉头微皱,对方能在人和使徒形态之间转换自如这一点说明对方确实没有被杀戮的意志所完全吞噬,那么所杀过的人、手上所沾染的鲜血就并不算多,但是这个家伙并没有说出实情,因为遇见三井良那天分明是有几个保镖葬身了的。

  蜥蜴使徒似乎察觉到了刘默心中所想,立马反应过来,解释说道“その日の用心棒たちは稲村会所属の会社です。普段は他人を守る用心棒ですが、保護されているのはいい人でも悪い人でも、お金が与えられたらいいです。しかし、会社から派遣された仕事がない時、彼らは高利貸しや麻薬の販売などの違法行為をしているヤクザです。しかもそのいくつかの用心棒は全部人を殺しました。(那天的那些保镖都是隶属于稻村会名下的公司,公司派遣任务时就是保护他人的保镖,无论所保护之人是好是坏,只要钱给到位就行。但是公司没有派遣任务的时候,他们可就是干着放高利贷、卖毒品等违法行为的黑帮分子,而且那几个保镖的手上可都有过人命)。”

  刘默松了口气,眉头舒展,看来面前的这个使徒确实还有着人性。

  刘默看向了苏樱和唐燕,苏樱点了点头,唐燕则是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由你决定。”

  刘默深呼吸一口气,眼神中充满了坚毅,“はい、同意します(好的,我同意)。”

神迹降临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8160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