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吞噬魔鬼 巫王石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御兽诸天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吞噬魔鬼 巫王石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守护巫王大人!”

  一尊巫师强者飞了过来,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状态明显不对的噩梦巫王,实在没敢凑过去,唯恐被噩梦巫王身上不断散发出的诡异诅咒和噩梦法则给影响到。

  所以绕了半圈来到守护巫王近前,请示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派强者去追杀那些逃处世界的魔鬼强者?”

  “唉……”

  守护巫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头四顾,望着满目疮痍的巫师界,忍不住悲从中来:“身为守护者,却没能守护住自己的世界,没能护住界内族群,以至于巫师界成了这副样子,就连世界之心都受损严重,我哪里还有资格做守护巫王?”

  “巫王大人切莫如此!”

  那尊永恒巫师忙道:“若非您与噩梦巫王拼死搏杀,挡住了入侵的碧落大世界的强者和地狱第七君主,只怕我们巫师界遭受的损失将会更加严重!”

  “你不必说了!”

  守护巫王摇了摇头:“未能御敌于外,已经是我这个守护者的失职,让世界本源受创,更是我守护不利,这番过错我自会承担!”

  他抬手制止了永恒巫师欲要出口的话语,继续说道:“如今碧落强者已经撤离,地狱第七君主虽然已经身陨,但除了逃离出去的那十几个强者以外,还有一些并没有被斩杀,依旧在界内逃窜作乱,另外还有不少的地狱魔神潜伏在各处。

  你们不必分出力量去追杀那些已经逃离的家伙,就算追出去了也很难追上他们,还是去和守护巫师联手去将还在界内的地狱魔鬼全部找出来斩杀掉,免得他们隐藏起来作乱!”

  “……是,大人!”

  那尊永恒巫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将准备请两位巫王出手尽快解决其他地狱强者的话语说出口,点头应了下来。

  守护巫王看了一眼噩梦巫王,叹息道:“你此时状态虽差,但还不能直接返回噩梦之源闭关驱除身上的邪恶诅咒,为了防止意外,还要在界内坐镇几天。

  元素巫王他们已经察觉到了界内的动静,正在迅速返回,你再支撑一下,免得碧落大世界的强者还没死心,又或者还有其他大世界的强者在暗中窥伺,说不定就会趁你我不在的时候再度入侵巫师界,还是等元素巫王他们回来后,你再想办法驱逐身上诅咒吧!”

  噩梦巫王苍老如同半枯的老树皮一般的脸庞上微微抽动了几下,那双看不到瞳孔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死死的盯了守护巫王看了半晌。

  良久,她才从那张老掉牙的干瘪嘴巴中发出了沙哑难听的声响:“放心,我会散发出巫王气息震慑外敌,定然不会让碧落大世界的强者在这个时候再次入侵。”

  “那就好!”

  守护巫王点点头,再次同心的看了看被接连大战摧毁了无数城池和建筑的巫师界,随后收起眼中所有情绪,迈步朝远处走去。

  “守护巫王大人,您要去哪里?”

  那尊永恒巫师连忙追问。

  噩梦巫王被地狱第七君主临死前反噬受伤,但是守护巫王可没有丝毫受损,甚至在世界意志的加持下,他若是愿意出手,以至强者的战力轻易就能帮他们解决战斗,将还在逃窜的那些地狱强者斩杀一空!

  只不过守护巫王明显没有参与战斗的意思,反而吩咐噩梦巫王拖着重伤之躯看守世界,他这是要去哪里?

  难道还想追出界外,去追杀入侵巫师界的强敌不成?

  “我要去弥补我犯下的过失!”

  守护巫王平淡的声音中似乎包含着无尽的悲痛,只是他语气平静,脸上神色波澜不惊,让那尊永恒巫师弄不清这尊巫王到底心中在想些什么。

  正当他还想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噩梦巫王挥了挥干枯的手掌,止住了他的话语。

  伴随着她的动作,身周那色彩斑斓却又诡异扭曲的波动往外扩散了好几圈,让那尊永恒巫师的身形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一截。

  “不用问了!”

  她道:“守护巫王……要去守护世界之心了!”

  “守护世界之心?!”

  那尊永恒巫师微微一怔,随即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也对,世界之心受损那般严重,直到他们离开地下空间的时候都还在向外流逝本源之气,自然需要守护巫王这等强者将世界之心的破损处封印起来才行。

  否则若是一直任由世界之心流逝本源之力,虽然会在短时间内让世界能量飙升,但随着时间推移,定然会让巫师大世界加速衰弱下去,缩短整个大世界的寿命,让世界提前迈入衰老的阶段!

  “不错!”

  噩梦巫王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这尊永恒巫师听,还是在喃喃自语,用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世界之心破损严重,需要强者守护才行。

  他是巫师界的守护者,对于守护世界自然是责无旁贷,又觉得这次劫难跟他守护不利有关,所以就去守护世界之心了,就如……远古时期巫祖守护世界之心一样!”

  她这番话同样语气平静异常,没有半点波动,就好像在陈述一件与己无关且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但是在那平静的语气下,却是无尽的悲凉!

  因为,远古浩劫过后,巫祖深入地下核心空间前去守护世界之心,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过。

  直到这次被碧落和地狱强者入侵,意外的被碧落修士闯入其中,触动了巫祖镇压世界之心的封印,这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才见到了巫祖的真身,知道了巫祖的状态!

  可惜,最终也以此将战场都给挪到了世界之心所在的那片空间,给世界之心带去了还要超过远古浩劫的伤害!

  其实世界之心若是原本没有受损的话,还不至于会这样,即便鬼祖再如何强横,也不可能在抗衡至强者状态的守护巫王的时候,还能将完好无损的世界之心打坏。

  只可惜世界之心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被强敌打伤,这才给了鬼祖可乘之机,甚至就连碧落和地狱的永恒境强者竟然都能趁机占些便宜,从世界之心上分到了一杯羹!

  旁边,那尊永恒巫师听了噩梦巫王的这番话语,顿时愣住了。

  作为以智慧著称的巫师,虽然他们的智慧往往只会用在他们自身最感兴趣的事情上,但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又如何会听不懂噩梦巫王的话中含义。

  可是,令他不解的是,远古浩劫后巫祖是在受创严重,自身本源近乎耗尽的情况下强行镇压世界之心,这才出现了意外。

  而守护巫王可没有受到重创,他此时状态正处于巅峰,绝对能够将其当成一尊至强者来看待,噩梦巫王为何说守护巫王会跟巫祖一样有去无回?

  噩梦巫王看了他一眼,轻轻叹息一声,却已经没有了再解释下去的欲望。

  她轻轻转身,朝着远处的一座巫师塔落去,虽然身上诅咒缠身,让她实力大降,但却依旧散发出了强大骇人的气势。

  独属于巫师王的强大气息辐射整个巫师界,甚至透出界壁威慑界外生灵,让几尊刚刚逃出巫师界还没有远离的地狱大魔鬼以为巫师王要亲自追杀他们,一个个吓得不惜消耗本源之力疯狂逃窜,瞬间就远离了巫师界,逃向了星空深处!

  只不过,其中一尊侥幸逃脱的不朽境地狱魔鬼飞着飞着,身上突然涌现出了一股诡异的气息,随即他整个身躯一颤,停住了身形。

  因为,他感觉自己心脏中突然多出了一股异样的气息,就好像一颗种子在他的心脏中生根发芽,汲取他心脏中的能量正在迅速成长,不过片刻竟然已经扩散到了心脏以外的地方。

  “不……”

  他眼中透露出了极致的惊恐神色,将自身力量疯狂运转起来,试图压制体内的异常。

  只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力量非但没有起到任何压制的作用,反而就好像给体内那颗种子输送养料一般,让种子迅速强大起来。

  同时,他也感觉对体内那股力量的异常熟悉,那是……他的主上,地狱第七君主的气息!

  “不……主上饶命,我愿护送主上返回地狱,为主上寻找更加强大的身躯!”

  他口中惊恐的叫道。

  “没有时间让我浪费了!”

  他的心脏中传出了地狱第七君主含糊不清的声音:“此次落败,不仅让我麾下强者折损大半,就连我的本体也被摧毁,永恒之魂能量耗尽,若是就这样返回地狱,肯定会遭到其他大君主的觊觎。

  他们肯定会贪图我等力量法则和领地,若是让你带我返回地狱慢慢恢复势力,不等我重新成长起来他们就会掠夺我的一切,将我所有能够瓜分的东西彻底瓜分一空!

  所以,我只能抓住一切机会迅速变强,最起码也得做出一副只是受到重创,并没有跌落境界的迹象。

  唯有这样,才能在第一君主的压制下,让其他大君主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出手,才能让我拥有更多的时间去恢复实力。

  只要我恢复了大君主的实力,就算他们发现了我最初欺骗了他们,也已经于事无补!

  我说这些,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

  这尊魔鬼强者连忙说道:“我明白主上的苦衷,只是我对主上忠心耿耿,如今主上麾下强者伤亡大半,何须在让属下去死?

  主上想要复活,却也没有必要非得将属下弄死,还请留属下一条性命,也好继续为主上效力!”

  “你还是不懂!”

  地狱第七君主幽幽叹道:“既然你对我如此忠心,那就为了我能够平安返回地狱再尽一份力吧!

  吞噬了你的不朽之魂和所有力量,才能让我临时伪装成境界还在的样子。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让我平安无事,所以,乖乖的莫要反抗,让我将你体内能量尽数吸收了吧!”

  “不,不,不……”

  这尊大魔鬼感受着力量流失越来越多,心脏出那不属于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顿时再也忍受不住对死亡的恐惧,猛然大叫一声,伸出魔爪狠狠的往心脏处抓去。

  他试图掏出自己的心脏,将第七君主从自己体内驱离出去。

  就算因此的罪了第七君主,大不了以后自己不回地狱就是了,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去魔界,也可以去深渊厮混,总比彻底丢了性命强。

  只是还没等他尖锐的魔爪碰触到自己的心脏,身形就是一僵!

  因为,当一道奇特的能量从他心脏中散发出来后,他的身上突然浮现出无数诡异的符文,化作道道禁制将他禁锢起来,再也动弹不得,只能惊恐的感受着自己所有的气血和能量全都疯狂的往心脏处流逝,甚至就连他的不朽之魂也一点点的被吞噬,最终意识在无尽惊恐和痛苦中陷入了黑暗,失去了所有知觉!

  噗嗤一声,两只带着锋利指甲的魔爪从这尊魔鬼强者胸前探了出来,随后用力往外一挣,撕破了魔鬼强者的身体,从里面钻出了一只湿漉漉的狰狞头颅!

  看模样,正是地狱第七君主。

  他从魔鬼强者体内钻了出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望了望已经能量耗尽的魔鬼残躯,不由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他这具新生的身躯还是太过孱弱,不仅是因为刚刚复生,还因为这尊魔鬼的实力相对于他的境界来说相差太多,所以这具新生的肉身让习惯了以往强大魔躯的他感到极不适应。

  他微微皱眉沉吟片刻,挥手打碎了旁边的残躯,抹除了对方在这里的一切痕迹,随后发出一道灵魂波动,召唤麾下一尊强者跟他会合!

  很快就有一尊永恒境的大魔鬼循着他的召唤飞了过来。

  只是,还没等他欣喜自家大主君平安逃离出来,才刚刚恭维了两句,就被第七君主轻飘飘的在肩膀上拍了拍。

  这尊永恒境的大魔鬼还以为自家主上在勉励他的忠诚,刚想继续奉承几句,突然发现体内升起了道道禁制将他禁锢起来,随后在惊恐错愕和不甘中被第七君主将他体内力量吸取一空!

  直到此时,地狱第七君主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有了这尊永恒境麾下的力量打底,总算让他有了几分伪装的底气,这才真正的召唤自己所有逃离出来的麾下会合,护着他朝地狱大世界飞去!

  …………

  巫师大世界,位于地下深处世界之心所处的那片空间,空间界壁再次震荡起来,破开了一条通道。

  守护巫王的身影出现在通道中,他眼神复杂的一步踏出,再次进入了这片独特的空间当中。

  原本即便他是巫师大世界的守护者,但自从他成为守护巫王以来却也没有感应到过世界之心所处的空间到底在何处。

  但是现在不同,他不仅轻轻松松的就察觉到了世界之心的所在,还非常轻易的破开壁障走了进来!

  他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之处,只是眼神复杂的望向了四周一片狼藉的场景。

  灰蒙蒙的地面上散落着许多残肢断臂,残缺的强者尸体和碎裂的神器!

  那些尸体有巫师的,也有魔鬼的,甚至还有碧落修士大能的,只不过碧落修士的残缺肢体相对更少,若不仔细查找根本就看不到。

  毕竟总共也才陨落了两尊金仙,还都是身体被打爆的那种,其他各派强者即便在战斗中重伤被斩断了肢体,也会迅速将肢体收回或者彻底摧毁,以免被擅长诅咒的巫师得了去。

  守护巫王对四周那些惨烈的战场遗留的尸体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转而将目光看向了满是裂痕的世界之心。

  无论尸体还是其他残破的神器,在这方空间中都会逐渐转化为最本源的能量,最终什么都不会剩下。

  他们既然死在了这里,就都让他们跟巫师大世界化为一体吧,想来那些战死的巫师强者也愿意在死后采用这样的葬礼。

  至于入侵的强者,就让他们的残躯为巫师界提供一些能量,也算赎罪了!

  守护巫王一步步迈过地上残尸断臂,眼中满是痛惜的朝世界之心走去。

  随着他的走进,他身上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强,身形越来越大,手中真理法杖也化作了擎天巨柱一般,同样释放出了无尽的法则波动,朝着满是裂痕的世界之心镇压了下去。

  只不过,此时的世界之心破损的地方实在太多,比远古浩劫时期损伤还要严重百倍,所以守护巫王即便手持真理法杖这件巫师界的第一巫器,却也镇压的异常艰难。

  好在还有源源不断的世界意志加持,庞大的世界意志不断灌注进他的体内,让他的力量强横到了极致,满心思的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哪怕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要将世界之心的破损处镇压下去。

  在浩荡的世界意志灌注下,他的实力简直达到了至强者的极限,这才以真理法杖勉强中封印了世界之心的所有裂痕,使得世界之心不再有本源之气外泄。

  只不过到了此时,他依旧不敢有半分松懈,否则一旦有所懈怠,就有可能动摇封印,让世界之心再次本源外泄。

  于是,心中再无半分杂念的守护巫王就这样全力以赴的守护在了这里,静静的拄着真理法杖,看模样跟曾经的巫祖似乎极其相像。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巫祖还保留着完整的肉身,若非碰到了碧落的修士,先被秦风夺走了至关重要的心脏,再被鬼祖半路横插一手,将他的尸身当做了炼尸驱使,又镇压下了他所有复苏的残念,巫师之祖还真有复活的可能!

  可惜现在就连尸身都已经被鬼祖抢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化作了一场空!

  而现在的守护巫王,虽然肉身依旧存在,但是他跟巫祖不同。

  巫祖是凭借自身实力生生镇压下了世界之心的破损,而守护巫王却是依靠世界意志的大量灌输才勉强做到这一步。

  再加上他以往修炼的时候太过依靠世界意志,甚至就连晋级巫王都是依靠世界意志的强行提拔,以至于此时的他与其说是守护巫王,还不如说是世界意志的载体。

  甚至,就连他此刻的身躯,都在海量的世界意志灌注下渐渐僵硬起来,朝着石像的方向转变!

  等他的身体彻底化为石像后,将再也没有复苏的可能,只能永久的镇压在世界之心的前方,化作一尊永恒的石像!

御兽诸天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7973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