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演戏的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锦衣十里不如你第七百五十一章 演戏的来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启动新域名输入:第七百五十一章 演戏的来了

  瑶山圣母正要说话,忽地却有人断喝道:“血魔人,在这里!就是她,就是她伤了这么多人!”

  瑶山圣母一惊,慌忙将敷面的黑布重又覆在面上,却是惊慌失措地摆手道:“素儿,我没有伤人,我一次都没有伤人,每一回我都是用盅毒强行压制魔血之毒的,伤人的不是我……”

  良素忙抱住母亲,轻声安慰道:“母亲,我知道,不必怕,有我在!”

  中了魔血之毒,要吸取旁人修为,必定时常伤人,那传说中的血魔人便是时常出来伤人,瑶山与附近部族常有人被伤。m.wallvo.com上一回高山族族长之子便是被血魔人所伤。

  但母亲说她没有伤过人!

  良素冷眸看向来人。

  却见来的不只一个人,却是一群人,竟是各个部族的人都来了,其中高山族族长也在其中。

  而那领头之人……良素一眼见到,眼眸中却是如寒冰一般冷。

  那领头之人,竟是良白!

  没错,便是昔年良贤作乱之事中,被赶出了瑶山的良白!

  昔年良白竟暗中喜欢上了莒生,被莒生拒绝后,连亲生老父良德都弃之不顾。

  却没想到竟在此时此地现身了。

  良白蓦然用手一指瑶山圣母大声道:“不是你是谁?你就是那血魔人,被捉住了还敢抵赖?”说着,却是对身后诸多族人挥手道:“伤你们族人的血魔人就在此地,你们还不动手。”

  立时便有许多修仙部族之人涌了上来,却听许多人嘴里都嚷嚷着:“血魔人,这回终于抓到你了!”

  有人道:“血魔人,我家哥哥就是被你伤了,如今变成了那行尸走肉一般魔人,你还我哥哥来!”

  有人泣不成声道:“我夫君便是被你所伤,虽经瑶山大长老救助,如今却只能躺在床上,我与孩子却要如何是好?”

  那高山族族长亦带了族中人冲到最前面,道:“血魔人,我儿子也被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你还我儿子来!”说罢带了高山族人就要动手。

  此刻的瑶山圣母,用厚厚的黑布覆了面庞,不敢露出半分面容,却是躲在良素身后颤抖着,只轻声不住地道:“不是我,不是我,都不是我,我没有伤任何人,素儿,我没有。”

  良素侧身将母亲抱住,问道:“母亲,不要怕,有我在,你与我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瑶山圣母看了看良素,终于说道:“素儿,伤人的不是我,是良白。”

  良素眼眸一收。

  却听瑶山圣母续道:“素儿,我在魔界遇见良白,她为了增长修为,甘愿变成魔血之毒的宿主。我离开魔界之时念她是瑶山一脉,才将她带了出来,却不想她竟在此地伤人。原本,我还能制住她,但奈何我丹田中了毒,修为日益不如以前,这两年来竟治不住她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变成血魔人出来吸人修为。”

  原来如此,原来从一开始就有两个“血魔人”,难怪第一回遇见的血魔人用尽一切办法都要置良素于死地,那个血魔人必是良白无疑,而伤人无数的血魔人也是她。

  而瑶山圣母却是用尽法子压制良白,否则瑶山一带早已如昔年的洛南一般,魔人遍野了。

  如今,良白竟跳了出来反咬瑶山圣母一口。

  良素冷冷看向良白。

  却在此刻,那高山族族长却道:“血魔人,今儿你必须将命留下!”

  良素看向那族长,心中却心念电转。

  母亲每回现身,都以黑色厚布覆面,只因不愿有人识出她乃瑶山圣母,母亲身中魔血之毒,她不愿被人认出来,尤其不愿被瑶山的族人认出来,便是将可以压制魔血之毒的母盅送到瑶山时,都不愿说出真相,母亲骄傲一生,如何舍得一生建立的声名?那良白便是利用这一条,每回亦装扮得与母亲一样,却是四处害人。

  而如今,母亲却是百口莫辩。

  便在此刻,又有许多其他修仙部族之人问讯赶来,一时瑶山周边十九寨族长都悉数现身了。

  那高山族族长见人越来越多,便更加有恃无恐,用手一指良素道:“良素,你抓住了这血魔人,乃是大功一件,剩下的事,就不劳你了,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说罢便上来伸手要抓“血魔人”。

  “慢着!”良素却是挡在了母亲身前。

  云沁亦上前一步,道:“高山族族长,还请后退一步。”

  那高山族族长一愣,挑眉看向良素云沁二人,道:“怎么,二位有什么异议?”

  “你怎知道就是她伤了人?”良素亦挑眉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她就是血魔人,血魔人就是她,不是她伤人是谁?”高山族族长立时道。

  这话一出,十九寨的族人纷纷点头。

  有人道:“就是她,我见过她,就是这副装扮。”

  又有人道:“可不是,我妹妹被她伤时,她也是这般黑布覆面。”

  “同样装扮的人多了去了,怎知就是一个人?”良素又挑眉道。

  这一回高山族族长的面上却变了面色,他定定看了良素一阵,忽地道:“良素,你该不是要护着血魔人罢?”说罢,又看向云沁,道:“云公子,你出来说句公道话?”

  云沁的语调却淡淡的,只道:“事情未弄清楚之前,族长不要妄动得好。”

  高山族族长这才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看身周,不知几时起,身周竟现出许多一叶梅花车来,他悄悄数了数,竟有足足十六座!

  而那一叶梅花车的布局也精妙得很,竟是将良素并那“血魔人”牢牢护住了。

  昔年天魔大战,一叶梅花车一战成名,威力天下皆知,如今却又整整十六座一叶梅花车。

  高山族族长心中一凛,这洛南云公子果然不好惹。

  忽地,却有一道凛冽的女声响起:“良素,事到如今,你还敢护着她?”

  说话的却是良白。

  “良白!真正的血魔人是谁,你心里没数?”良素冷冷看向良白,“你敢说你没有身中魔血之毒?你敢说你没有伤人?”

  良白听了这话,却是冷冷一笑,只下一刻,转头看向十九寨部族诸人,竟落下泪来,却见她若做戏一般哀婉道:“没错,我也中了魔血之毒,便是拜血魔人所赐,我亦是被她害了啊!我……我……好苦啊……”

  良素暗暗咬牙,怎么忘了良白极善于演戏?如今她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这些人如何不信她?

  “胡说,分明伤人的是你!分明你是自己中的魔血之毒!”良素情急之下大声道。

  “良素,你胡说什么?你说伤人的是我,可有证据?你说我是自己中的魔血之毒?良素,你好生毒辣,昔年你害死我爹爹,将我这无依无靠的孤女赶出瑶山,如今……如今……竟还这样诬赖与我……我……我好苦啊……”说罢良白又假惺惺地哭了起来,竟是哭得泪水涟涟,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

  果然,在场十九寨许多人都议论起来:“昔年瑶山巨变,良贤良德两位大长老殒命,听说就与良素有关。”

  “确有此事,没想到良白竟是被赶出来的,太可怜了。”

  “可不是嘛,如今还中了魔血之毒,孤零零一个人。”

  “那良素看着不似坏人啊,怎这般心狠。”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她如今还护着那血魔人呢。”

  “莫非她是魔界之人?”;和!,,。,

锦衣十里不如你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7398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