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腹黑大人娇憨妻 > 第108章 羽甜的体重1

第108章 羽甜的体重1

进入新版阅读   暑假开学的第一天,左小雅刚放下书包,就回过头来,看四下没什么人:“羽甜,你表哥刘佳被判了几年?”

  “我不是很清楚。”羽甜并没有隐瞒,这件事总归不是好事,爸妈在羽甜羽乐面前,很忌讳谈这个话题。

  “你表哥怎么是这种人啊?”

  左小雅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是啊,羽甜,我不是说你,是你表哥做的这事……”

  羽甜叹了口气:“小时候只知道表哥很顽皮,长大了很爱打架,那些都是小打小闹,这次没想到闯下这么大的祸。”

  左小雅看羽甜伤心的样子,也知道自己不该多说什么,刘佳怎么坏,也是羽甜的表哥啊。

  “不过,这事很多人都说不能怨一个,刘玉婷经常和他们混在一起,跑的太疯了。”

  “刘玉婷?”

  “对啊,你还不知道?”

  羽甜有些吃惊地摇了摇头:“怎么会是她呢?”

  羽甜想到上次刘玉婷骗自己的事,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但知道表哥伤害的女孩是刘玉婷后,羽甜心里也很惋惜。

  她和刘玉婷没有见过几次面,仅有的几次见面,刘玉婷对羽甜都是怒目而视,只有看到羽甜身边的李轩时,才会露出女孩羞涩的笑容。

  刘玉婷是个漂亮的女孩,跟羽甜一样的年纪,却遇到了这么大的伤害,羽甜想到这些,心情就变得有些低落。

  羽甜想,如果大姑妈对表哥严加管教,而不总是溺爱,那是不是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

  ……

  走了杨中杰他们那一届最混乱的毕业生,再加上刘佳的坐牢,陶安实验二中的校园里变的安静了许多。

  原本每个星期一的时候,羽甜都能看到李轩升国旗的身影,现在却看不到了,羽甜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没有像以前那么想到星期一了。

  李轩去上了职中,和杨中杰刘兵他们在一个班。

  左小雅有些失落:“也不知道杨中杰现在,在干什么?”

  羽甜笑着看向左小雅:“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左小雅羞涩地白了羽甜一眼:“那是谁啊?不是秦苗吗?”

  羽甜看了过去:“是秦苗。”

  秦苗的身边永远站着刘玉婷,现在却只有秦苗一个人,左小雅说:“我听刘玉婷班里的人说,刘玉婷已经转学了,还有他的哥哥,去了外地上学。”

  羽甜点了点头:“这件事出在谁的身上,都没有办法承受别人的指指点点。”

  羽甜想到妈妈说的一句话,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羽甜现在才意识到,这句话的重要性。

  ……

  时间像水一样,会冲淡一切,经过了学校里沸沸扬扬的议论后,刘佳的事已经被人忘在了脑后,不再提起。

  羽甜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自从摘掉牙套后,羽甜吃什么都很香,对美食没有一点抵抗能力。

  尤其是例假来的那几天,羽甜就特别想吃甜食,巧克力,奶茶,鬼脸嘟嘟饼干,都是羽甜的最爱。

  而且羽金生晚上,应酬回来以后,总会给羽甜带两样夜宵。

  羽甜只要听到爸爸关车门的声音,就会飞快地从楼上下来,打开爸爸为她带的夜宵。

  张梅看女儿狼吞虎咽的样子:“金生,不要每次都给甜甜带夜宵了。”

  “我也没有每次都带嘛,有时候忘了就不带了。”

  “一个月了,你哪一天忘了?不是麻花,馄饨,牛肉水饺,就是猪蹄,板面,烤串。”

  很多食物张梅都忘了它们的名字了,几乎每天不重样。

  听张梅这样说,羽金生只是笑,然后就看向吃的很香的女儿,笑得更开心了。

  张梅看羽金生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甜甜如果养成了吃夜宵的习惯,肯定要长胖的,到时候想减就困难了。”

  “甜甜不是正长身体吗?”

  “身体已经长得差不多了,比我都高,再长只能横向的长了。”

  羽金生脸色微一沉:“每次看甜甜这么吃,我都很有成就感,我羽金生干的不错,老婆孩子住着大房子,想吃什么吃什么,”

  “不用再向我们小时候一样,挨饿受冻了。”

  张梅听了鼻子一酸,眼圈有些发红,挨饿的那种感觉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时候怀着羽甜,羽金生因为盖房欠了一屁债,两个人就省吃俭用,把省下来的钱,用来还债。

  羽金生给张梅买的营养品,张梅总舍不得吃,因为张梅只要一吃完,羽金生就会花钱买新的。

  回忆这些往事,再看到现在的生活,张梅把头靠向了羽金生的肩膀:“金生,我没有看错你,你是一个好男人,有能力,有责任心。”

  羽金生揽住妻子的肩膀:“你也不错啊,为我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还有一个儿子,行了这就够了。”

  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看着厨房里的羽甜一口一口吃着东西。

  ……

  羽甜背着单肩粉色书包,进了教室,走到许连诚旁边。

  看到许连诚正在写作业,她不想打扰许连诚,就又走了几步,想从许连诚的身后走过去。

  羽甜试了试,许连诚和后面书桌的距离,应该能过的去。

  羽甜就踮起脚尖,收了收肚子,正对着许连诚,打算从他的身后过去。

  马上要过去的时候,踮起的脚尖一个不稳,猛地朝许连诚的背上趴了下去。

  许连诚受到冲击,身体也向前倒去,书桌发出了响亮地碰撞声。

  如果不是许连诚眼疾手快,书桌发出的声音就是震耳欲聋地倒地声。

  羽甜赶紧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帮着许连诚收拾快要掉下去的书本。

  “对不起,对不起。”羽甜一副十分愧疚的表情。

  “没事,我自己收拾就行。”

  “对不起啊许连诚,我本来不想打扰你写作业的,但还是打扰了。”说完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许连诚也笑了笑,没有接话。刚才羽甜撞过来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是两个软软的东西,对,是两个软软的东西。

  许连诚咽了咽口水,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变的炙热起来。

  羽甜拿出来课本,看着许连诚,许连诚的耳朵在白净的皮肤下,衬托的更加红了。

  “许连诚,你耳朵怎么这么红啊?”

  “可能,可能是你刚才撞到了我的耳朵。”

  “有吗?我明明撞的是你的后背。”

  “十指连心,你听说过吗?这和那个道理是一样的。”

  “你是说,后背连着耳朵。”

  “对啊!”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