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腹黑大人娇憨妻 > 第107章 刘佳2

第107章 刘佳2

进入新版阅读   刘玉虎的母亲气道:“那不等于是卖女儿吗?”

  刘保顺吸了口烟:“弟妹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刘保顺还没有说完,刘保平就打断了他:“哥,现在家里都很乱,也不能好好招待你了。”

  刘保顺也是有眼力价的人,不然也做不了村里的书记,便站了起来:“行,行,那我先走,我的意思你也知道了,想明白了,再给我打电话。”

  “诶,诶。”刘保平把堂哥刘保顺送出了门外。

  回到屋里的时候,只见刘玉虎的母亲破口大骂:“他也是有女儿的人,如果他遇到这样的事,会收钱了事吗?”

  “算了,在村里办事,以后用到他的时候还很多,不爱听,这不就把他赶出去了嘛!”

  刘玉虎的母亲看到外人坐着说话不腰疼的模样,更加觉得自己的女儿委屈:“我不管,我一定要告到底,让那几个人都去坐牢。”

  刘玉虎的父亲刘保平吸着烟,没有说话。

  ……

  刘玉婷躲在被子里,蒙着头,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一天可怕的一切。

  那一天,刘佳约她去网吧,她觉得和刘佳出去这几次,刘佳还算可靠,没有对她动手动脚过,于是就答应了。

  不知怎么看着电脑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沉,眼前的画面变的模糊不清。

  她四肢无力,趴在了电脑桌上,就感觉有两个人把她架了起来。

  直到身上感觉有撕裂般的疼痛,双腿已经麻木酸疼,她才稍微有了意识。

  只见眼前有几个男孩轮流对她做着最屈辱的事,她想挣扎,但身体好像已经不听使唤。

  只有嗓子发出了轻微的呜咽声,但这些并没有阻挡住几个男孩的龌龊行为。

  她至今还能回想起那几个人肮脏的嘴脸,嘴里发出好爽时的表情,刘玉婷只感觉自己受不了了,再这样想下去她会死的。

  求生欲让她从被子里使劲爬了出来:“妈,妈,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刘玉婷的母亲听到了女儿痛苦的呼喊声:“唉,唉,妈在这呢。”

  刘玉婷打开门,让妈妈走了进来。

  “妈,把门关上,谁也不能让他们进来。”

  刘玉婷的母亲赶紧关上门,搂住了女儿:“妈妈在呢,不用害怕,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妈,我怎么办?我被别人这样了,是不是以后别人看到我,都会笑话我?”

  刘玉婷的母亲哽咽了,颤抖着说:“妈妈带你去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就没事了,那里不会有人知道的。”

  “真的吗?”

  “没你想的这么可怕,那些坏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妈妈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刘玉婷在妈妈怀里痛哭出声,把委屈和恐惧都哭了出来,然后就沉沉睡去了。

  刘玉婷做了个梦,自己一向喜欢疯跑着出去玩,每次跟别人打了架回来,都会被妈妈一顿训斥,有时候还会使劲打她的后背几下。

  但这次自己做了很大的错事,把一栋楼给拆了,妈妈却只笑了笑,没有吵自己,她觉得自己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

  ……

  羽金生来到书记刘保顺的家里:“怎么样?他们说什么?”

  “我看难办,我刚要提,就把我轰出来了,搁我以前的脾气,早发飙了。”

  “但是呢,要分事,这等于是把人家孩子一辈子给毁了,我也于心不忍啊。”刘保顺说。

  羽金生递过去一根烟:“我知道,我知道,这事落在谁头上,都是耻辱啊。”

  刘保顺:“而且,据我所知,还不是你家外甥一个人,这等于是轮x,性质可不一样。”

  羽金生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答话。

  羽金生知道,一般人家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大事化小,尽量不要声张。

  但刘玉婷的家人既然选择了报警,那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于是开始找公安局和fǎ yuàn的人帮忙,希望少判两年。

  这几天羽金生推掉手上的工作,一直开车带着羽金荣四处求人,送礼请客。

  最后,刘佳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

  自从刘佳被警察带走以后,羽金荣就没有再看到过儿子。

  判决书下来以后,终于有了探视的机会。

  羽金荣坐在窗口前,铁门打开,隔着厚厚的透明玻璃,看到已经剃光头的刘佳,戴着手铐走了进来。

  一向在家娇生惯养的宝贝儿子,如今却成了如此模样,羽金荣不禁痛哭失声:“儿子啊,你说你,怎么闯了,这么大的祸啊你!”

  “妈,妈,你想办法把我捞出去吧,里边不是人待的地方啊妈!”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刘佳却只摇头,一直在哭,哭的像个孩子。

  在监狱这个黑暗的角落,也是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最低级的就是小偷,比小偷还低级的就是qiáng jiān犯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qiáng jiān犯大多会和终身监禁的人关在一起。

  那些老油条,监狱基本已经成了他们的家了,遥遥无期的监狱生活,有新来的囚犯后,就成了他们戏耍开心的对象。

  刘佳也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等到两年之后。

  在羽金荣身后,刘佳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站着大舅羽金生和监狱长。

  他根本听不到大舅和那人的对话,只能看到大舅拿着,一个鼓囊囊的黄皮信纸往监狱长手里塞。

  两人互相推诿,监狱长几次推回纸封。

  大舅还是执意放在了监狱长的衣袋里。

  刘佳:“妈,大舅在给监狱长东西,是你让给的吗?”

  “什么东西?”羽金荣双眼婆娑地看向刘佳。

  刘佳比划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羽金荣摇了摇头:“我来的时候没有带钱,只想赶快能看到你。”

  刘佳没有说什么,在自己落难的时候,对自己最好的还是自己的亲人。

  平时看到大舅都是对自己很严厉的模样,没有想到,大舅对自己原来这样好。

  刘佳又交代了一些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还有打点狱友需要的香烟和钱后,就被看管的人带了出去。

  羽金荣看着刘佳颓败的背影,心里凄苦不已。

  她真想坐牢的是自己,如果可以交换,她愿意用所有来换取儿子的自由。

  导致今天一切的,能怪那个女孩吗?羽金荣就是再不讲理,她也是个传统观念很强的人。

  女孩有了这样的遭遇,还报了警,她以后在陶安是混不下去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