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腹黑大人娇憨妻 > 第106章 刘佳1

第106章 刘佳1

进入新版阅读   下午时分,太阳虽然没有那么刺眼了,但照在身上,还是热的不行。

  李轩指了指前面阴凉的地方,两个人就走了过去。

  羽甜上身一件白色t恤,下身一件紧身牛仔短裤,两个手交缠在一起:“那个……那个……”

  李轩疑惑地看向羽甜:“什么?”

  “我……我那天……”

  李轩看羽甜吞吞吐吐的样子,也猜不到是什么事。

  羽甜深吸一口气:“那天刘玉婷说我……裤子,是假的。”

  李轩没有想到羽甜会说这件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羽甜扭捏的模样,好气又好笑。

  “你笑什么,难道你还信那样的话吗?”

  “不是我信,是你信。”李轩真不知道羽甜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女生每个月来大姨妈的事,李轩怎么会不知道呢?

  哪怕初二的生物课上,老师一带而过,很避讳的没有讲,他也是知道的。

  在荷尔蒙爆棚的年纪,男生们迫切想要了解,关于异性的一切事物。

  羽甜觉得自己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我先走了。”

  李轩就看羽甜一路小跑,走远了。

  看着羽甜的背影,李轩俊美的脸上露出好看的弧度。

  羽甜到了左小雅家,两个人说了会话,羽甜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在羽甜家的餐厅。

  羽金生喝了口粥:“甜甜,暑假有想去旅游的地方吗?”

  “嗯……我想去水上乐园。”

  “好啊,等爸爸安排好剩下的工作,就带你去,好不好?”

  羽甜笑着正想说好的时候,就听爸爸的手机响了。

  “喂……”

  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哭声。

  “你别哭,到底出了什么事?”

  羽甜只见爸爸羽金生原本舒展的脸上,皱紧了眉。

  “混小子,不找事就不是他了。”

  张梅放下筷子,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咬了咬下唇。

  一会儿羽金生挂了电话,把手机摔在了桌子上:“做出这种混事来,小王八羔子的。”

  说完气鼓鼓地拿起手机,去了卧室,张梅赶紧跟了上去。

  进到卧室里,看羽金生正在换衣服:“怎么了,金生?”

  “刘佳,出事了,把人家小姑娘qiáng jiān了。”

  “而且不是一个人,是四个。”

  “我都想把这几个小兔崽子活剥了。”

  张梅给羽金生整理了一下衣领:“现在,刘佳在哪?”

  “本来跑了,让便衣给抓住了。”

  “那你现在去哪?”

  “先去金荣家,商量怎么办。”

  张梅点了点头,虽然羽金荣有些油嘴滑舌,但刘佳这孩子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都显得很有礼貌,羽乐在学校被人欺负,还是刘佳去学校给羽乐出了气。

  羽金生坐车来到羽金荣家,进到屋里,还没有坐下来,就看到羽金荣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躺着。

  看到大哥羽金生来了以后,哭的更大声了:“大哥,佳佳可怎么办啊?大哥。”

  羽金生点燃一支烟,打火机在手里倒来倒去。

  羽金义坐到大姐羽金荣身边:“别哭了,行了,行了。”

  说完拿来纸巾,递到羽金荣手里。

  羽金生开口说:“到底怎么回事?”

  羽金荣哽咽着说:“佳佳一整天没有回家,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才回来,我刚开门,就看到几个便衣警察把佳佳烤了起来,才知道佳佳闯了祸,那个女孩家人报了警。”

  “女孩是哪的人啊?”羽金生问。

  “她父母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开饭店的,父亲叫刘保平。”

  “在魏征路上开饭店的刘保平?”

  “哥,你认识他。”

  “认识,不熟,先找个中间人,探探口风。”羽金生说完,就给认识刘保平的人打电话。

  ……

  昏暗的屋子里,满地狼籍,梳妆台上的玻璃被打的粉碎,只留下边缘几个带刺的玻璃锯齿。

  从被子传来女孩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有人敲门:“婷婷,一天没有吃饭了,打开门,吃点饭,好不好?”

  回应他的还是女孩的哭泣声。

  男人拿着饭又走回屋里,把饭放到了桌子上。

  女人从卧室里走出来,蓬头散发:“怎么,还是不吃?”

  男人双手握拳:“没吃。”

  女人还想说些什么,只见儿子刘玉虎跑到了院子里,推开摩托车,开始打火。

  屋里的两个人赶紧跑了出去,女人一把抓住了刘玉虎的胳膊:“你要去干什么?”

  刘玉虎脖子上的青筋暴露吼道:“有活的抓活的,没活的把他们家都给砸了。”

  刘玉虎几次想挣脱开母亲,但被死死拦住了:“玉虎,你现在别添乱,行不行?”

  “你把他打死了,还陪上自己一条命,你觉的那种人配吗?”

  “我们已经报警了,估计这会儿他们几个,早被警察抓住了。”

  “你这样去了,也是犯法的知不知道?”

  刘玉虎挣扎的手放了下来,刘玉虎的母亲赶紧抢过了摩托车钥匙。

  拉着刘玉虎回了屋里。

  几个人刚进屋里,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保平,在屋里吗?”

  原本红火的饭店已经关了两天门了,今天这是谁来了:“对不住了,今天不开门,去别的地方吃饭吧。”

  “保平,是我,你堂哥。”

  刘保平猛地回过神来,是当村主任的堂哥刘保顺。

  刘保平加快了几步,打开了饭店的大门:“堂哥,你来了。”

  没等刘保平说什么,刘保顺直接去了屋里。

  刘玉虎的母亲看到刘保顺后,没有说什么,心里大概猜到了他来的目的。

  刘保平:“坐吧,坐吧。”

  刘保顺递给刘保平一根烟:“唉,出了这么大的事,保平啊,你说吧怎么办,只要你开口,大哥跟着你,把那几个狗x的孩子都给他阉了,王八羔子的。”

  刘玉虎的母亲:“大哥,已经报警了,让警察去管就行了。

  “弟妹啊,你做的对,就该这么办,现在是什么社会?法制社会了,就该相信法律的。”刘保顺说。

  “几个有人生没人管的玩意儿,没人管是吧,就交到监狱里,让政府去管吧。”

  刘保顺吸了口烟,没有答话,缓缓吐了口烟:“弟妹啊,交给监狱是肯定的,必须让他们受到严惩。”

  “只是,光让他们坐牢就便宜他们了。”

  刘玉虎的母亲:“你这话什么意思?”

  刘保顺说:“他们坐牢是这么些年,赔了钱再坐牢,还是这么些年,为什么不给他们多要些钱呢?”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