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腹黑大人娇憨妻 > 第71章 留言

第71章 留言

进入新版阅读   羽甜带牙套有一段时间了,她每天都很认真的刷两次牙,但还是时不时地出现口腔溃疡。

  而且每次至少是两个地方,这把羽甜折磨地真够呛。

  张梅给羽甜买了一些粉末,涂在了溃疡上,羽甜唅着,粉末带着微微的苦味。

  过了一会,用水漱了口。

  羽甜坐到张梅身边,皱着眉说:“带牙套好辛苦啊,妈妈。”

  张梅笑着安慰道:“想要美,都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羽甜想到左小雅连水果都要计较着吃,心里觉得自己这点事也不算什么了。

  这时羽甜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羽甜猜到是爸爸,便跑了过去,她已经好些天没有看到爸爸了,所以连听到爸爸上楼的声音都那么兴奋。

  羽金生刚一上楼,就看羽甜猛地从门后窜出来:“得。”

  羽金生怎么会不记得上楼前的这个把戏呢。

  但还是很配合地,一捂心口:“吓我一跳!”

  羽甜扎进爸爸怀里撒娇道:“爸爸,我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羽金生看着怀里的女儿,柔声道:“是啊,我们女儿上初中了,每天都那么忙,爸爸想见你一面都很难啊。”

  羽甜哭笑不得道:“爸爸,你反咬一口。”

  羽金生搂着女儿哈哈大笑起来说:“我还记得,你最后一个儿童节的时候说想要台电脑,还记得吗?”

  羽甜坐直身体,使劲朝着爸爸点了点头。

  羽金生又对张梅说:“乐乐呢,写完作业没有?”

  张梅说:“写完了,在看书呢。”

  羽金生拉着女儿的手,站起来说:“走,看看你的新电脑去。”

  羽乐也从屋里跑了出来,和羽甜欢呼着上了羽金生的车。

  车子开到温泉花园别墅区停了下来,羽甜一下车便看到了一排排整齐的三层别墅区。

  房子坐北朝南,南面是一个公园,有几条小路交错其中。

  打开铁栅栏门,院子里有一小片草坪,羽金生掏出钥匙开了门。

  只见客厅里有一个大型的水晶吊灯挂在直通三楼的房顶上,空间看上去格外大。

  地上铺的是大理石,几人换上拖鞋到了沙发处,沙发都是皮质沙发,看上去大气又有质感,沙发和茶几下铺的是地毯。

  羽甜看到这一切,都觉得美的不真实,她问爸爸道:“爸爸,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吗?”

  羽金生笑着点了点头说:“傻丫头,还不相信呢?去二楼看看你自己房间,看能不能找到。”

  羽甜和羽乐快速跑上了二楼,羽甜推开一个房门,看到里面的床品和窗帘都是蓝色的,就喊羽乐道:“弟弟,这是你的房间。”

  羽乐跑了过来,羽甜又去找下一个房间,打开门的一瞬间,她就不自觉地“哇”了一声。

  只见屋内的装修风格是欧式少女风,屋内家具以白色为主,羽甜走到落地窗前,落地窗下面做了一圈的沙发,沙发上放着几个靠背。

  在落地窗旁边是梳妆台,梳妆台北面便是一张一米八的大床,床品是粉色小花图案的设计,羽甜一下就扑到了床上,她太爱这张大床了。

  原来家里她睡的就是一张小单人床,跟这张床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了。

  羽甜侧头一看,就看到了新书桌,书桌上就是自己的电脑了。

  羽甜起身坐到电脑前,按了下主机上的按钮,便打开了电脑。

  羽甜在网吧上过网,所以对电脑的操作还是很熟悉的,她下载了qq,然后登了上去。

  只听有吱吱吱几声响,她知道有新信息了。

  她看到上面显示的是,有人请求加她为好友,备注是李轩。

  她果断点了同意,两个人就成了好友。

  她点进李轩的空间里,却发现李轩写的日志很少,而且只有一条:“今天很开心,还以为不会再遇到了。”

  羽甜看向下面的日期4月10号,距离现在都过去半年了,看来他平时不爱上qq。

  她点开李轩的头像,在聊天框里写到:“在忙些什么呢?我是羽甜。”

  羽甜写好后,又点开左小雅和汪玥儿的,给她们留了言,还有她认为关系比较好的小学同学,都打了声招呼。

  但这个时候家里有电脑的还是少数,所以一时间没有人给她回复。

  她又发了条日志:“很开心,马上要搬新家了。”

  听到妈妈在楼下喊她和羽乐,羽甜便关了电脑,和羽乐下楼去了。

  坐在回家的车上,羽甜迫不及待地问:“爸爸,新房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搬家呢?”

  羽金生笑着答道:“下个星期日。”

  搬家都是要讲黄道吉日的,羽金生找人算过了,下周日是个好日子。

  张梅这个星期可忙坏了,虽然旧家具一个也不要了,但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和四季的衣服却很多。

  这大概就是不搬家不知道东西多吧,羽甜一下学就帮妈妈收拾东西,终于在搬家的前一天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星期日这一天,羽金生安排了一辆货车,把所有的东西都拉走了。

  要离开前,张梅和羽金生去周围邻居的家里道了别。

  羽金生锁上了房门,张梅在上车前,又看了眼这个房子。

  羽甜看着妈妈有些湿润的眼睛,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难受。

  羽甜在这里生活了六年,她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都留在了这里,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出来的时候,羽甜还是忍住了。

  一家人上了车,坐在前排的羽金生沉默不语,他也很不舍。

  这是他从朝不保夕,变的腰缠万贯的地方,虽然现在比当年的自己,挣的还要多,但走过来的苦日子,最让人难忘。

  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都规整好以后,羽金生又给家里请了位保姆。

  这位保姆大概50岁的样子,手脚都很麻利,还是经过专业保姆学校培训过的,在一位局长家里待过五年,最后是因为那位局长调到别的地方工作,才又找了下家,羽金生知道后,就把人请了过来。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于是家里连续好几天都在“温锅”,就是搬了新家以后,都要请亲戚朋友来新家里吃饭,也是认门。

  这一天请的是羽甜奶奶这一家子的人。

  天快黑的时候,羽金荣一家,羽金义一家,羽金冬一家,还有羽甜的爷爷奶奶,都来了。

  进到客厅的时候,众人和羽甜第一次进来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只是他们是大人,明显带有克制。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