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腹黑大人娇憨妻 > 第35章 小婉跑了

第35章 小婉跑了

进入新版阅读   阿兰几句抱怨的话,却让小婉倍感亲切,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是我不好,我们来了广州以后,过的并不好,所以……所以我没脸给你打电话。”

  “我是那么势力眼的人吗?过的不好,我玩笑你几句能怎么着,你当我是朋友吗?”阿兰说道。

  “对不起,是我的错,这不才知道谁才跟我最亲吗?”小婉说道。

  阿兰顿了顿,才说道:“听你的意思,你们在那儿过的不好,汪国栋不是很有钱吗?”

  “之前是很有钱,但卖假酒被罚了几次,还欠着外面的钱呢,他跑出来把家里仅剩的钱都拿来了,可那些钱不够我们两个人花。”

  “阿兰,我跟你说吧,这些日子我过的很压抑,包包、化妆品、保养品我很久没换新的了,我快受不了了。”小婉愁眉苦脸地说道。

  阿兰劝道:“那你先在有什么想法吗?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回来了?”

  小婉叹了口气说道:“我在犹豫呢,国栋对我也不错,把他扔下我自己走,他能承受的住吗?”

  阿兰轻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拖泥带水的了,你现在还年轻,等你跟他耗几年,人老珠黄,想回来赚钱,都没人要你。”

  “那你的意思……”小婉犹豫没有说出口。

  “问问你自己,在他身边过苦日子开心,还是有大把钱花着开心?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阿兰说道。

  “阿兰,你新换的地方怎么样?”小婉问道。

  “这里比娱乐城好太多了,这里老板背景强大,是个高端会所,如果你来了,肯定是头牌,我在这里不过是第二个等级的,挣钱是娱乐城的两倍。”说到钱,阿兰声音里都带着兴奋。

  “好,我好好想想,下次再给你打。”小婉又嘱咐阿兰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今天和阿兰通过电话后,更坚定了小婉要离开的心,她确定自己不想过现在的穷日子。

  她把兜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买了些汪国栋爱吃的熟食,便回家去了。

  汪国栋回家后,便看到了一桌的菜,还有酒。汪国栋十分差异的看向了还在厨房里忙活的小婉,说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很生气吗?”

  “生气也有个头啊,你在外面那么累,我心疼你啊,就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不过还是花了一些钱。”

  “我们好多天没有改善伙食了,今天就当是改善伙食了吧,高兴点,好不好?”小婉搂住了汪国栋的腰,把头埋在汪国栋的胸前。

  汪国栋见小婉今天特别通情达理,进门前还阴郁的心情,现在陡然变的高兴起来:“好啊,还吃些好吃的了。”

  两人边喝酒边回忆两人认识的经过,他们有过美好的回忆,但没有了物质基础的爱情,变得一文不值。

  小婉今天变得格外温柔,又很主动,她的热情带起了汪国栋的强烈yu wàng,于是密集的吻落在了小婉的嘴唇脖颈上,并一路向下,直至那最柔软的地方。

  伴随着汪国栋的一阵碰撞加速后,小婉又吻了吻满头大汗的男人一下,男人瘫软在了小婉的脖颈边,呼吸变的平稳起来。

  小婉把汪国栋轻轻推到一边,起身拿纸给自己擦了擦,又给汪国栋擦了擦,看着汪国栋快要熟睡的脸,小婉觉得他们两不相欠了。

  第二天汪国栋做了早饭,就去上班了。小婉听到关门声后,就拿出行李箱,把自己的衣物尽数放到了箱子里。

  小婉把事先写给汪国栋的信放到了餐桌上,抬眼便看到了汪国栋给她准备的早餐,她喉头有些发紧,汪国栋宠爱她的一幕幕又回荡在她脑子里,尽管汪国栋对她很好,但她还是要离开,她不想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于是转头拉着行李箱,离开了这个房子。

  汪国栋回家后,就看到了餐桌上的这封信。

  “国栋,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生活,尽管你对我很好。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让你背上了骂名,你家里有母亲孩子,那才是你的归宿,我走了。”

  看完这封信,汪国栋顿时感觉气血上涌,他双手抱住头,重重地低了下去,这段时间在广州的生活像是一场梦,今天梦终于醒了。

  汪国栋走到阳台上深深地吸着气,让后坐下点燃了一根烟,就这样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接连几天汪国栋都没有去上班,一直躺在床上睡觉,他就想一直这样睡下去,醒来的时候是他最烦躁的时候,只能通过烟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终于在三天没有吃饭以后,他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简单穿了件衣服,便去楼下的餐馆里吃饭了。

  要了一碗面,一瓶二锅头,面只吃了几口,一瓶二锅头就喝完了,他招呼服务员又要了一瓶。

  下午时间,店里只有他这一位客人,老板看了汪国栋有一会了,他喝酒好像喝水一样,这会他又要一瓶,老板不放心地走上前去,说道:“这么喝法伤身啊,小伙子,我跟你喝两口怎么样?”

  汪国栋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行啊,喝吧!”

  老板又端来了一盘花生米,自己吃了些花生米,就把眼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了。

  “是外地人吧?以前见你总跟着一位小姐一起来,今天她怎么没来?吵架了?”老板说道。

  汪国栋说道:“人跑了,嫌我穷!”

  “这是好事啊,值得庆祝啊!”老板说道。

  “您看我这样,像是在庆祝吗?庆祝的都是开心的事,我这是丢人的事。”汪国栋说道。

  “小伙子,不该是你的,强留也留不住,打起精神来,干出一番事业,让她看看你比谁都强。”劝人的话,谁都会说,这个老板是个粗人,说出的话也没高明到哪里去,但汪国栋却感觉一阵暖流在胸中流淌,异地他乡,能有一个陌生人这样说说话,汪国栋很是感激。

  “但我做错了事,我和这个女人出来的时候,家里人根本不同意,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这样如果回去了,怎么面对家里的人。”这些天的心事一直缠绕着他,他急需要向人倾诉,只不过让汪国栋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是一位自己不相识的人。

  “家人无非想让你好,如果你在这里过的很好,或者能多赚些钱,他们会原谅你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浪子回头金不换嘛!”老板说道。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