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玉佩风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潜爱成瘾,帝君的小毒妻118 玉佩风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请收藏

  这一连串的打击,晋安王爷便一病不起,这才想起送出去多年的儿子。m.eskjk.com皇上心疼他,便直接册封了宫羽翔为世子,宫羽燕为郡主,还为宫羽燕找了一个体面的婆家,风风光光的将她嫁了出去。

  刚才他们说话间,夏沐绾也将他打量了一个透彻,他手指间有层很厚的茧子,看来是常年握剑或者是刀所留下来的。他身形飘逸,脚步轻盈,怕是武艺不凡。眼神里恭谨却不怯懦,的确是一个深藏不露之人。

  这样的人,怕是不简单呢!

  “你今日既然来了,不如就将她带回去吧。她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倒还叫她受了不少委屈。”宫羽泽说着回头看了夏沐绾一眼,这话就像是对着她说的一般。

  宫羽翔一听,急忙谢恩道:“那就要多谢殿下了,臣改日一定登门致谢。”

  “好,我还有事要办,你随他们进去就好。”宫羽泽拉过夏沐绾的手便绕过他直接走了。

  夏沐绾有些郁闷,宫羽泽说的要事,就是送她回东宫,一起用膳。

  “你案子都查完了?”

  “还没有。”宫羽泽自顾自的吃着,时而看她几眼,见她秀眉微皱,像是有心事。

  “那你还有闲情在这里陪我吃饭?”夏沐绾不解。

  “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的,更何况是陪你吃呢!”宫羽泽嘴角一弯,故意挑逗了一下她。

  “还真是太子爷一个,我本来还担心你会被为难呢!看来是我白担心了!”看着这么棘手的案子,本以为他会忙的顾不上她呢!可这几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成日里陪着她,她都有些心虚了。

  可她明明记得刚刚在天牢里他说他还有正事要去做的,怎么现在却赖着不走了?

  “见你吃的不多,怎么,是没胃口,还是,这些菜不合你意?”

  夏沐绾咬着筷子摇了摇头:“太清淡了,我想吃肉。”

  “呵。”宫羽泽不禁笑出声,“这鱼汤里有肉,你多吃些。”

  夏沐绾翻了一个白眼哭丧着脸道:“我想吃除了鱼以外的肉。”

  “你昨晚不是已经吃过了嘛?”

  “所以,现在为什么这么清淡呢?”夏沐绾不解的询问着,这一早起来喝点米粥就算了,可这大中午的,却给她吃这些清汤寡水的,她着实有些想不通。

  “你不是生病了,在吃药嘛,不能吃油腻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吗?”明知故犯,怕才是她了!

  这时,瑾瑜进来附在宫羽泽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宫羽泽便放下了筷子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慢慢吃。”

  夏沐绾点点头,目送着他们离开。

  “小姐,那个人查到了,是北姜天师,李暮归。”见暗门已经关好,珊珊便上前在夏沐绾耳边说道。

  “李暮归?”夏沐绾轻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这个李暮归她是知道一些的。

  李暮归是一个少年天才,痴迷武学到如痴如狂,以至于走火入魔,一夜便少年白发。可即便是这样,他也还是成功了。不满二十五岁的他,便已经是这个九州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强者。

  只是,代价就是,他不及少年白发,就连他的皮肤也逐渐衰老,如今的他,不过三十来岁,却形容枯槁,如古稀老者一般。

  这也难怪,他听见自己叫他老人家,会不高兴了。

  虽说他付出的代价比较大,可在北姜,他却是最厉害的那一个。北姜皇帝为了拉拢他,便将他奉为天师,在北姜,除了北姜皇帝,便只有他的威望是最高的了。北姜三皇子的母妃是李暮归的表妹,因着这一层亲戚关系,他便成了三皇子的老师。

  只是,这么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来了金都,却不声不响的藏在长公主府里,这是不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长公主突然中毒,不知道是否和他又关系?

  还有,那天晚上他进宫去见太后做什么?

  北環玥又是否知道这一切呢?

  穿过暗门,从书房而出时,宫羽泽突然问道:“瑾瑜,你可有看过太子妃喝的是什么药?”

  瑾瑜低头作答:“回殿下,太子妃都是服用的药丸,这些药丸都是洛川王府那边遣人送过来的,属下着实不知道她吃的是何药。”

  她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问道:“可否要查查?”

  “不必了。”宫羽泽想了想,还是算了。

  那天的血腥味,还有衣袖上的血迹,都足够表明夏沐绾是受了伤的。她既然百般掩饰,必然是不想让他知道。他若让瑾瑜去查,以她的聪明,定然会发现的。

  “你去多派点人,事无巨细,好好盯着她,有什么及时来报,切记不可打草惊蛇。”既然她想瞒,那他就当做不知道好了。只是,不难猜测,她受伤那夜,长公主府里刚好进了贼人,其中有一个便是女子。他不清楚她为何要去闯长公主府,可同她一起去的还有一个男子,那这人又是谁呢?

  这一次,他倒要好好看看,她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落珈带着东西,跟着宫羽泽进了天牢,与黎昕,卢生二人站在一处。宫羽泽翻看着宫里查出来的一应消息,问道:“可查出毒害长公主之人了?”

  落珈赶忙回禀道:“回殿下,查出一个长公主的贴身丫鬟,只是,她已经畏罪自杀了,只留下了一封遗书,说是她给长公主下的毒。”

  “这连高太医都查不出来的毒药,一个丫鬟上何处得来的?”宫羽泽冷笑了一声,这么大一口黑锅,就算这丫鬟有天大的本事也背不起来吧?

  “怕是这丫鬟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瑾瑜也嗤鼻,这么明显的漏洞,也亏他们想的出来。

  “瑾瑜说的也不无道理。”卢生也附和道:“只是,给这个丫鬟定罪之人,怕就藏在长公主府里,怕事情败露,只能草草推一个人出来顶罪。若真是这样,长公主性命堪忧啊!”

  “会不会是驸马?”瑾瑜突然提议道:“这青罗的案子若和他有关系,怕长公主发现了什么,长驸马便对她起了杀心,却被长公主的贴身丫鬟发现,所以他才杀人灭口,还将下毒之事推给了她。”

  “长驸马很有可疑,只是,青罗大人的事,还没有证据能够直接证明和他有关。你这猜测怕只能先验证他杀了青罗大人才能成立。”卢生突然叹气道:“只是有一点,属下有些想不通。如果这一切都是长驸马做的,那他做这一切是为何呢?他贵为长驸马,里外都吃香,活的也自在安逸。这些年,我也没得罪过他,他为何要布如此大的局来害我?”

  “还有,长公主是他的妻子,即便他设局害我,长公主知晓了,也会全力帮他才是。这般,他就更没有理由毒害长公主了。而且,若他真的要杀害长公主,为何不直接一刀杀了来的直接,为何还要选折这般迂回的法子?他就不怕长公主会醒过来指证他吗?”

  黎昕蹙眉道:“他就是一个文弱书生,让他亲手杀人这事,怕是不敢干的。”就他映像里的朱峥,真的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而已吧!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关于这一点,卢生自然也是同意的。

  “不管事情的真相为何,我们现在都应该先查清楚你的事情。”这一切到底和长驸马有什么关系,都要先弄清楚卢生的事情才能知道。

  “连夜查了几日,都查不出有用的证据,足可见这背后之人为陷害我,密谋了多久,也着实是下了血本的。”卢生感慨。

  “唉!如今一点进展都没有,朝堂之上那些有心之人,怕是要坐不住了!”黎昕突然问道:“殿下,这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

  “既然有人精心设局,这证据难以找到,也是自然。”宫羽泽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找不到证据,那不如就让证据来找我们,也懒得我们被人牵着鼻子走。”

  “殿下有主意了?”见他这么说,黎昕急忙附和道,在这天牢里都待了好几日了,真的有些待不住了,若能借机出去透透气也好。

  外面突然来了一名侍卫,与落珈交耳了几句,落珈将他打发走以后才上前对宫羽泽道:“殿下,宫里刚刚传出消息,老王爷和洛川王爷进宫面圣,将北疆的兵权交了出来。”

  “你说什么?”宫羽泽不可置信的再次询问了一遍。

  “皇上将兵权收回来了。”落珈也觉得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这几日突发的事情太多,都有些惊人。

  洛川王爷为何选折在这个时候将北疆的兵权交了出来,难道是夏沐绾?

  “我有事先回去一趟。落珈,你去将那个小乞丐放了,暗中跟着他,看看有谁接触过他。”他说完便急忙出了天牢,回了东宫。

  夏沐绾刚刚睡了一觉,精神了不少,此刻正坐在亭子里喂鱼。

  宫羽泽站在远处静静的看了她许久,这副岁月静好的模样,他第一次觉得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至洛川再见开始,这女子便左右了多少他的事情,他都有些数不过来了。而这一次,她竟不动声色的又破坏了他的计划。

  是她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是凑巧而已?

  这么久了,他又一次看不透她,也不明白,这般聪颖的女子,在他身边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他渐渐走进她,轻声说道:“宫里传出消息,洛川王爷主动请辞,将北疆的兵权交了出来。”

  “夏沐绾,你早就知道了对吗?”见她一点都不吃惊,他心下便是一沉。

  “舅父常年征战沙场,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伤。如今北疆局势已稳,天下太平,他也该歇息一下,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颐养天年了。”夏沐绾将手里的饵料都扔进了水里,拍了拍手,站起身子,看向宫羽泽问道:“难道殿下是觉得我舅父不配享受一下平常人都能享受到的安稳吗?”

  “我何时有这个意思了?”被她莫名其妙的质问,他显然是十分不高兴的。

  夏沐绾冷笑了一声:“既然殿下不反对,那我便替上官家谢恩了。”她说着便朝他行了一礼,便准备离开。

  “你刚刚从洛川王府回来,他们便进宫请辞。说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应该没有人会相信吧?”宫羽泽一把拉住她,话还没说完,怎么就急着要走呢?

  夏沐绾往后退了两步,挣脱出他的魔爪,扯了扯嘴角道:“这事和我有没有关系都不重要,殿下如今该想的是这北疆的军权,到底该交给谁好呢?如今我这几位哥哥怕是没有一人能够胜任,倒是要辜负皇家对他们上官家的期望了!”她朝他行了一礼,便抬脚从他身边走过,一路回了院子。

  宫羽泽只觉得胸口一阵闷气,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她说的没错,上官信然请辞了,那北疆的兵权就会轮空,而他的几个儿子,要嘛是没上过战场如上官逸,上官宁二人。要嘛便是像上官景一般因为娶了他国和亲公主,不能再掌兵权。唯一剩下一个上官宣,却偏偏是他东宫的侍卫,若将兵权交由他,朝臣们一定会给他扣上一个居心叵测的罪名的。

  为了避嫌,最不能选的便是上官宣。

  如今上官家的四子,没一个能执掌北疆兵权的。可这北疆兵权落于旁人,那他后面的计划必然是难以实现的。

  夏沐绾这一手棋,当真是打的漂亮啊!

  他看着夏沐绾越走越远的身影,不知道为何,明明才过了几个时辰,他们之间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阻断了。刚刚她对自己的冷漠,他明显感觉到了。

  这又是为何?

  夏沐绾回到房间,看见还躺在梳妆台上的一叠资料,她心里就更加堵的慌:“瑶瑶,将这东西烧了。”眼不见为净。

  “那这个玉佩呢?”瑶瑶拿起一旁的玉佩问道:“这东西看起来价值不菲,也不知为何会一起送来。”

  “先好生收起来,过两日我要用的。”她接过玉佩,上好的白玉雕刻成了龙形,样式简单却并不常见,还隐隐有金光流串。这东西据说是北姜太子的贴身之物,北姜太子战死沙场时,这玉佩也不知去向。直到前段时间,不夜城里放话说有这枚玉佩,愿将其拍卖出手。

  她本没什么在意的,不过白小贤觉得她可能会用的着,便去了不夜城,将玉佩给她带了回来,还带回了一个关于顾离的消息。

  不夜城,是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小城。据说,百年前,这座小城出了一名道行颇高的仙人,他为了感恩家乡人对他的帮助,为了让这里的百姓能够安然度日,他便施法将这个小城给笼罩了起来,进入这里的人都不能随意打架。若有人忍不住出手伤人,他自己也会受同样的伤害。久而久之,这座小城便开始独立起来。

  因为,小城的特殊性,有人便在这里寻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机会,那就是做黑市生意。他们找来世间有名的宝贝,然后进行拍卖,或者你有宝贝也可以借助他们进行拍卖。随着时间的发展,不夜城也开始做起了消息的买卖,甚至还可以在这里雇佣杀手。

  之所以叫不夜城,是因为这里的拍卖都是在晚上进行的,夜里比较神秘,也难以看清楚买卖双方的真容,更加有保密性。

  顾离去了不夜城这事,她是不知道的,不过,她也不太关心他到底去了哪里,去做什么。

  只是,白小贤说,顾离去不夜城也是为了北姜太子的这枚玉佩。这玉佩本被顾离拍下,可白小贤是神偷,不夜城只是不能动武,却可以行窃。

  他去偷玉佩的时候,偷听到顾离与一女子的对话。大概是说,这枚玉佩是宫羽泽对北環玥的承诺,也是他们合作的报酬之一。这玉佩本是一对,他们兄妹一人一个,自幼戴着,是二人感情的象征,对北環玥来讲十分重要。

  夏沐绾直到看见这玉佩才算是想明白了,为何北環玥谁都不选,偏偏选了她的杀兄仇人,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是宫羽泽的授意。她与宫羽泽在密谋些什么,她不得而知。可直觉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想起刚刚宫羽泽过来对她的质问,怕是她舅父请辞这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生气了。

  所以,让北環玥嫁进上官家,是准备和北環玥一起对付上官家了吗?

  可为什么呢?

  上官家几代人为了凌霄国拼死拼活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为何他要对付上官家呢?

  还是,自己想错了?

  她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她将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都想了一遍,实在是找不出一个能让宫羽泽对付上官家的理由来。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无论如何,即便婚前失贞了也要娶她进门,即便上官景和北環玥二人是仇人也要撮合在一起,这么多的难以理解,这么一解释,她突然就好像懂了。

  都说,最伪善的便是在皇宫里长大的孩子,因为他们从小便要学着隐藏自己的喜怒,如履薄冰,步步为营才能够平安长大。

  那他宫羽泽呢?

  若这段时间的一切,都是在骗她,那他真的是影帝中的影帝了!

  “小姐,小姐?殿下来了。”瑶瑶站在一边,有些着急的小声唤着她,知道她在想事情,却没想到她竟想的如此出神,就连宫羽泽来了许久都不见她有所发现的。

  夏沐绾这才回头,刚好与他目光相撞,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是她,在无形之中掉进了他的温柔里,以至于都忘记了他的凶狠。

  当初那个差一点一掌打死她的人,那个眼里只剩下冰冷的杀意的人,她怎么就忘记了呢?

  若他和北環玥联手,那上官家的命便是给北環玥最好的报酬。他虽然常年不在金都,可他身边的人各个都是良才,更何况,他还手握缥缈军呢!

  如今北疆战局已定,那上官家对他来说便没了用武之处,所以,这就是要弃上官家的理由?!

  这一瞬间,夏沐绾终于想通了一切,可这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她必须试一试才能下结论。

  “我竟不知夜已经深了,殿下忙碌了一天,怕是累了。不如早些休息,我来为殿下更衣可好?”夏沐绾放下书,走到他身边,说着便上手去脱他的外衣。

  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扯到了他面前,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夏沐绾,道:“下去。”

  瑶瑶虽然担忧,却也只能听话的退了下去。

  夏沐绾嘴角一扬,问道:“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宫羽泽并没有回答她,只冷声问道:“白小贤在哪里?”

  夏沐绾一愣,突然笑道:“他是个自由自在的人,又不是我的奴仆,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啊?”

  宫羽泽放开她道:“他在不夜城里偷了东西,一路朝金都而来,你真的会不知道他在哪里吗?”

  夏沐绾像是听道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无辜的笑问道:“殿下这是在和我说笑吗?他来金都,我就必须知道他在哪里?呵!他又不是我相公,我那么关心他干什么?”她好气的撇过头去,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那你可有办法找到他?”被她这么一噎,宫羽泽半晌接不上话来,可对于她下午态度的转变,他总觉得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恰巧收到消息说白小贤偷了玉佩,一路来了金都。想起他们二人相熟,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她。

  她真的会不知道吗?

  “殿下如此神通广大,找个人还用的着我来?”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悠闲自得的揶揄着他。

  宫羽泽看着她,终究还是软了话:“白小贤不是普通人,这金都如此之大,一时半刻很难找到他。那东西对我很重要,我想尽早拿回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夏沐绾冷笑道:“殿下抬爱了!我如今不过是这东宫里,殿下您豢养的金丝雀,哪里有那本事,找到殿下都找不到的人呢?”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说话都阴阳怪气的。”还金丝雀呢?她若真是他豢养的金丝雀就好了,那就省大麻烦了!

  “有吗?”夏沐绾无辜的耸了耸肩,“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殿下身边卧虎藏龙的,与其在我这里耗费时间和精力,倒不如好好将这金都搜搜,说不定他就藏在哪个美娇娥的房间里呢!”她浅笑着看着他,这话如换做从前,宫羽泽定是要嘲讽她不知羞耻的。可眼下,宫羽泽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夏沐绾重重舒了一口气,只愿如今的白小贤已经离开了金都才好,若给他抓住了,怕只有九死一生的命。

  白小贤此刻倒不急着逃离金都,他反而如夏沐绾所说的一般,正躲在花楼里喝着酒。

  倒不是他不听夏沐绾的话,而是走之前被人约来了这一处。约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席梦辰。

  席梦辰饮下一杯薄酒,问道:“我们也有段时间不见了吧?”

  “是啊,快一年了吧!”白小贤一杯一杯的自己喝着,只斜着眼睛瞟了他几眼。

  “自从让你跟着大小姐以后,我们兄弟二人想见一面都有些困难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语气里竟多出了一些难得的伤感之情。

  “你贵人事忙,自然是难以见到的。”白小贤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席梦辰不做反驳,放下酒杯,看着他,问道:“我虽然一直在瀚天,却也时刻关注着你的消息,这两年,你基本都在凌霄国,可是大小姐就在这里?”

  白小贤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连着这酒也失去了些许该有的味道:“大小姐身份特殊,不该说的,我是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她是谁,我并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你而已!”席梦辰脸色有些担忧,继续说道:“你是出了名的神偷,却总是出入金都,这金都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官兵,你如此招摇,就不怕被人抓住吗?”

  白小贤好笑的反问道:“就金都这些虾兵蟹将,我何曾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你太自负了!金都可是卧虎藏龙之地,就连我,都时刻警惕着。”

  “杀手榜排名第一的金凤凰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呵呵,开玩笑呢?”白小贤凑近他,不可思议的小声问道。

  “话说,你不在瀚天好好待着,跑金都来做什么?”他重新坐好,开始对他的盘问。

  “我自然有我的任务,只是你实在不该到金都来。”他垂眸避开了他的问题。

  白小贤冷笑了一声,便起身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该待在这里。如此刚好,这酒也喝了,旧也叙了,便就此别过吧!咱们山高水远,有缘再会。”他说着便推开了窗户,一跃而出,一点也不留恋。

  席梦辰见他就这般走了,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却也没机会再说。他想了片刻,留下了银钱,拿起扇子便追了出去。

  终究是多年的兄弟,他不见他平安出城,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的。

  一路追了出来,却见有人将白小贤拦住,来人正是宫羽泽,他不好妄动,只得寻了一处地方,先藏了起来。

  只听宫羽泽道:“这样的烟花之地,竟然真的能寻的到你。白小贤,交出玉佩,我可放你一条生路。”

  白小贤扯扯嘴角,这当真是流年不利,随便走几步,就能撞上不想见的人:“太子殿下说的玉佩是何物?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你在不夜城里偷的顾离的玉佩,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可能不记得吧?”宫羽泽的声音十分的冷和不耐烦,许是今日在夏沐绾那处受了气,整个人都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哦,太子殿下说的是那块玉佩啊!我刚刚喝了些酒,头脑有些不清醒,不好意思,多担待,多担待哈。”他就势还打了一个酒嗝,就刚刚那点酒,怕是塞牙缝都不够的,哪里会头脑不清醒啊?

  宫羽泽的耐心实在有限,见白小贤如此姿态,怕他是不想乖乖就范的了,便危险道:“你交出玉佩,我放你一马,不然,今夜,你怕是走不掉了。”

  “呵呵。”白小贤大笑道:“那玉佩早就不在我身上了,太子让我交,我也交不出来啊!”

  “白小贤?”宫羽泽怒斥了一声。

  “您别这样,我说的可是真的,那玉佩真的已经不在我手里了。”白小贤无辜的看着他,他是神偷,又不是骗子,怎么就不能相信一下他说的话呢?

  “好,那玉佩如今在何处?”

  “恩”白小贤突然有些纠结,这该如何说他才能相信呢?

  “快说。”

  “太子殿下怎么凶做什么?”对于宫羽泽的怒火,白小贤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想当初,在白云山上,我好歹也救过你一命,对你来说也是有救命之恩的吧?如今你这般持剑相向,是不是不太好啊?”

  宫羽泽眉头一紧,问道:“你今日去见过夏沐绾了?”

  从洛川接到夏沐绾以后,他就派人暗中观察着她。而这几个月来,白小贤也并未出现在金都过。他确信,这几个月来,她是没有接触过白小贤的。

  除了今日,早上都还好好的,下午回去以后她就阴阳怪气的。刚好又赶上白小贤来了金都,这思前想后的,他总觉得和她有什么关系。

  刚刚又听白小贤讲起了白云山的事情,他就更加确定他见过夏沐绾了,毕竟这件事情只有夏沐绾和他知道,白小贤没有接触过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白小贤有些诧然,这怎么就说到夏沐绾身上去了呢?

  见他诧异,他心里就更加笃定他的确去见夏沐绾了,便追问道:“你将玉佩给她了?”

  白小贤不答,只听见不远处一女子说道:“是,玉佩,他给我看。”

  宫羽泽回头,只见夏沐绾从黑暗里走了过来,“他当真给你了?”

  夏沐绾好笑的反问道:“殿下早都怀疑我了,此时又何必一再追问呢?”

  “唉!我给你的那些银子,怕是还没被你捂热,就交给里面那些姑娘了吧?”夏沐绾看着白小贤,一副失望的表情,继续问道:“知道你素来爱酒,不曾想,最爱的却是那姑娘房里的酒!就是搭上了命,也甘之如饴,是吧?”

  “呵呵,天气渐凉,喝杯薄酒,暖暖身子,人之常情嘛!”白小贤呵呵解释道。

  “嗯!”夏沐绾点点头,打趣道:“不知我给你的那点钱,够花几次啊?”

  “还剩不少呢!”白小贤呲着嘴角,有问必答的乖乖模样,让一直躲着的席梦辰都是一惊。

  他这次来金都居然是为夏沐绾办事的,却不下心得罪了宫羽泽?

  夏沐绾点点头,不再追问了,回头看向宫羽泽,说道:“那玉佩如今在我手里,他不过是为了我办事而已,还望殿下看在他曾经救过你性命的份上,今夜能放他一条性命。”

  宫羽泽一直看着她,看她与白小贤侃侃而谈,看她为白小贤求情。她的一颦一笑,他都看进了心里。

  “好,只要你将玉佩交于我,我会放了他的。”

  “玉佩在房间里,回去就交给你。而他,还请殿下高抬贵手,就此放过吧!”夏沐绾正面直视着他,一点怯懦之感也没有。

  宫羽泽最终妥协,抬手一挥道:“好,放他走的。”

  夏沐绾看向白小贤道:“手里的银子紧着点花,这次逃过了,下次可不一定还有命可逃。记着,你又欠了我一个救命之恩啊!”

  “话多。”白小贤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夏沐绾见他走远了,心才算安定了下来,她看向宫羽泽道:“今夜月朗风清的,殿下不如一路与我赏赏风景可好?”

  宫羽泽手一挥,那些人便都退了下去,只留落珈跟着。

  夏沐绾悠哉悠哉的一路闲逛着往东宫的方向走,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在夜里出来逛过街了,想起从前自由自在的日子,如今却恍如隔世一般。

  她突然看见一个买糖人的老伯,见他正为一个孩童画兔子,她一时兴起,便回头朝宫羽泽道:“我也想要一个。”

  宫羽泽不答,却上前一步与她站在了一起。

  老伯将她打量了一番问道:“姑娘想要画个什么?”

  “恩,画只野!”她想了想,总算是想到了一个。

  老伯被她逗笑了,说道:“一般女子都是画龙画凤,或者画点小兔。从未见人要画一只野鸡的。姑娘可想好了?”

  夏沐绾笑道:“您都说了,那是一般女子要的,我可不是一般女子。您就画吧!银钱绝对少不了您的。”

  老者听罢也不再多说,只是笑着给她画了一个鸡的模样。夏沐绾接过道了声谢便对宫羽泽讲道:“你瞧瞧这只鸡,画的可真像。这俗话说的好,鸡就是鸡,永远也飞不上枝头,做不了凤凰的。所以,安安稳稳的做一只鸡,不好吗?”

  宫羽泽蹙眉,这又在阴阳怪气的说什么呢?

  “付钱吧。”她丢了一句,便转身走了。

  宫羽泽掏出荷包上前将银钱付了,便朝她追了上去。

  “你要了这糖人,怎么不吃?”见她拿着糖人一路把玩着,却不吃一口,便好奇的问道。

  “这么好看的一只野鸡,就这么吃了多可惜啊!至少也得要在正确的时间吃了它,才有意思啊。”

  宫羽泽无语,吃个糖人还要看时辰的吗?

  一路回到东宫,夏沐绾见到瑾瑜之后便恍然大悟道:“哎呀,这一路高兴的,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今日太子良娣亲自做了一盒桂花糕送来,我本想着上街给她寻一个回礼的。这来来回回居然给忘了,这脑子还真是不中用啊!”

  她敲了敲自己的头,突然看见手里的糖人,有道:“这上街一趟,就买了一个这个回来。算了,我就忍痛割爱一次。”

  她说着便看向瑾瑜对她说道:“瑾瑜,瑶瑶和珊珊此时不在。你不如就帮我跑一趟,将这糖人送去给良娣,就说这是我的回礼。她送的桂花糕我很是喜欢,明日,我要去佛寺上香,请她再为我做上一盒,我刚好带着路上吃。”

  她将糖人递了过去,瑾瑜看了一眼宫羽泽便伸手接了过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有些担忧的说道:“太子妃,这夜已经深了,怕是良娣已经睡下了,这东西要不明日一早再送过去吧?”

  夏沐绾冷哼道:“这糖人是不是我的回礼,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糖人可是你们太子殿下亲自付钱买的。就这恩典,送过去迟了,你就不怕良娣她伤心?”

  瑾瑜自然知道说不过她,也不再与她争论,转而将目光看向宫羽泽,这东西真要现在就送过去吗?

  可这画的是什么啊?

  “既然是太子妃的回礼,哪有耽搁的道理,送去吧!”宫羽泽算是听出来了,这糖人夏沐绾一开始就打算要送给凉依瑶的,所以,她一路都不曾吃一口。

  只是,为何要画一只野鸡呢?

  还有她说的那段话又是什么意思?

  今日凉依瑶给她送糕点时又发生了什么,要她如今报复于她?

  “对了,这可是太子殿下亲自买的,一定要叫她吃干净,千万别浪费啊!”见宫羽泽同意了,夏沐绾又补充了一句。

  瑾瑜颔首退了出去,一路不曾耽搁半分,直接敲开了凉依瑶的院门,将凉依瑶从床榻上唤醒,将糖人送给了她,并将夏沐绾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与她听。

  最后,还告诉她这是太子亲自付钱买的,还望她珍惜,一定要吃掉,一口也不要浪费。说完,她便走了。

  凉依瑶看着丽儿手里的糖人,第一眼,她就认出来这画的是一只鸡,又听是夏沐绾让瑾瑜送来的,她心里一下午的好心情顿时没了。

  可恶的夏沐绾!

潜爱成瘾,帝君的小毒妻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570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