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随我破阵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黑暗血时代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随我破阵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灵阵前,止战后留下的战场残骸早已被清理干净,只剩一条极为稀薄的氢带环绕星系。

  战舰数量密集的星空种族阵营,与数量稀少的灵阵营,分在环绕星系轨道的两个相距不算太远的方向上。

  两大阵营若即若离,联系很少,也不是一点没有。

  楚云升在逗号战舰休息了片刻,一次性触动大量的气泡,佯攻一个个灵气泡,对他自己影响也不小,接下来他还有规模更大的气泡世界行动,需在此之前调整恢复到最好最佳的状态。

  新神国九灵之阵最远覆盖两个光年,但被挡在外面的生命都基本集中在相距不远的两大阵营中,其他位置上的生命数量零星。

  即便是新神国的九灵,于灵阵运转中,也始终保持至少有两到三个灵主正好覆盖两大阵营这片区域。

  但即使两大阵营相互之间的距离相对两个光年再近,以光速奔跑的信号要做到全阵营全覆盖,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即时性效果基本不存在。

  当两大阵营内部悄悄联系,发现它们感觉到异常的时间竟然几乎位于同一时间点时,便像是见了鬼一样。

  要么是它们集体在同一时间出现了幻觉,要么是宇宙的物理基础在这里出了问题。

  后者显然不可能,而前者又太不可思议。

  逗号战舰躲在星空种族阵营中,也被其他生命询问过。

  虽然因为楚云升为了减少负担,在气泡世界忽略了他所熟悉的自己战舰中的生命气泡,舰内压根什么感觉都没有,却仍装作发现了异常。

  在交流中,楚云升发现他这次气泡佯攻效果和禁地时略有不同,同样的方式,它们经过惊觉之后,注意力却渐渐转移到时间点的问题上。

  这也是在星空中大家相互距离跨度过远所导致的结果,信息交流即时性基本不存在,从而突出“自己发现异常”和“别人告诉自己发现异常”的两个时间点上所产出的一系列冲突。

  楚云升等不到它们相互确认完毕的时候,那可能需要近十个多个地球日的时间。

  凭借逗号战舰领先周围星空种族的技术能力,加上火虫自己的本事,一条涟漪波动悄悄地避开舰群监测,到达两大阵营约中间的位置。

  对面远处就是新神国九灵之阵,楚云升从涟漪中浮现,随即涟漪以近光速撤走,以造成楚云升忽然毫无征兆地便出现在了这里的假象。

  他幽暗的身影静静漂浮在那里,仿佛冷冷地凝视九灵之阵。

  实际上,那其实已经只是一个供其他人观看的躯壳罢了,他已经再度从那里“消失”,而他离开后,躯壳便按照自动设定向着九灵之阵开始冲锋!

  不过,这一次消失不是进入气泡世界,他在刚刚出现的一瞬,便接连打出老神尊剑式,以再现神性,于神性迅速扩张的范围内,掠过一个个生命。

  有过了两次的经验,尤其与愔灵主试验的经验,楚云升不深涉之前未探索的领域,只在自己两次经验范围之内行动,并拿着雷很早前就准备好的稿子,每掠过一个生命,便照本宣科一遍

  “……愿从我号令者,从我战旗者,随我破阵!”

  虽说躯壳那里已经被卓尔人在躯壳中做了一个广播,正在向周围星空广播同样的话,但神性下这种神秘的方式效果更好一点。

  愔灵主当时都曾被惊住了。

  不用灵蕴,不用广播,仿佛直接从什么地方响起,却又不知道是哪里,发声者又是谁?

  对星空生命也还罢了,这种效果和灵蕴对它们产生的效果区别不大,但对灵而言便是震撼了。

  因而楚云升主要掠过的方向也正是灵阵营方向,星空种族这边,只是随机地掠过不同类型的气泡。

  当他返回躯壳,躯壳正在加速地冲锋之中,经过再一次的休息调整后,广播也随之扩散开来。

  楚云升没有去看到底有多少战舰多少生命跟随他去破阵,哪怕一个都没有也无所谓,只要“破”了九灵之阵,它们终究还是要跟来。

  楚云升变化躯壳战斗形态,越过中间带,加速冲锋。

  在他的后方,每个战舰每个生命的行动都需要时间才能被观察到。

  时间一点点推移,第一艘战舰出现了。

  不是逗号战舰,逗号战舰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躲在舰群里假装等待自己制作的广播中。

  第一个跟随者总是会被历史记住,然而它第一的名头并没有保持多久,便被以灵蕴加速而来的灵从另外一边超越。

  随后第二艘战舰,第三战舰……纷纷出现,犹如星光洪流一样随楚云升冲锋的身影之后,冲向九灵之阵。

  星空种族阵营与灵阵营两条线,一条如滔滔洪水,一条如稀少流星,仍旧一分为而,始终不合流,却同随楚云升之后,兵指同一方向。

  它们不知道楚云升要怎么破阵,这么冲过去就像是儿戏,没有这么打的星空之战。

  没有布置,没有分配,没有协调,大家跟在后面就行了。

  仿佛不是要去破阵,不是要去流血拼杀,而是直接航行入星系。

  可是楚云升冲锋前的两次现象实在太惊人太吓人,谁也不会认为能够达到那种程度的生命,会儿戏一样地这样直接什么也不做的直冲过去。

  它们认定了楚云升的身份,这便是唯一的生存希望。

  没有楚云升,它们纵使死也冲不过九灵之阵,现在楚云升出现了,至于怎么冲过去,最低限度也还是死而已。

  终于,逗号战舰等到了自己做的广播,本想要装一下犹犹豫豫的样子,结果看到周围战舰纷纷起航冲阵,只好放弃假装犹豫,跟随众舰加入冲向灵阵的洪流中。

  星际之间,弥漫大战的气息。

  这个时候,对面的九灵之阵中,距离楚云升最近的一个新神国灵主刚刚监听到楚云升的广播,它们对楚云升到来的身份已无怀疑。

  虽说在它们的诸多预案中的确存在它此时眼见的这种情况,但没想到楚云升什么都不谈,竟然真的就这么直接想以武力解决?

  它刚才也的确被楚云升的出现前的现象弄得有些“紧张”,但根据自己一方曾与楚云升合作过的情报来看,楚云升绝不可能冲破己方灵阵——为了万无一失,本阵动用了九个灵,几乎是它们此时的组织极限了。

  它不知道楚云升要怎么破阵,本阵战力计算高于情报中楚云升战力百倍都不止,即便加上外面的那些乌合之众,也不够本阵绞杀。

  然而,楚云升笔直而来,杀气腾腾,信心十足,让它很是困惑。

  楚云升一骑绝尘地冲来,速度之快,将他身后追来的战舰洪流远远地抛下。

  最近楚云升的这位灵,先看监听到广播,再看到独自一人冲来的楚云升,最后才看到纷纷跟随楚云升杀来的众战舰诸灵。

  它真的有些发懵了,完全不知道楚云升到底想要怎么破阵?

  就这么傻乎乎地冲过来?不是送死吗?

  就算明知道自己一方不是真想杀它,但本阵也完全有能力将它活捉,那岂不是更加羞辱?

  在追随楚云升的众星空种族与诸灵面前被活捉,这要多么地丢人?

  根据情报,这位新神国灵主它知道楚云升近战威力很强,但在本阵面前,楚云升几乎没有机会逼近它们的本体,即便出现了万一,它们也有预防措施,再万一中的万一,每个运转到这个位置上的灵都早已做好牺牲的准备,以命换胜,换取谈判优势!

  不管楚云升要搞什么玄机,这位灵仍旧按照计划做好一切准备,它都不需要主动出击,只要楚云升一触本阵覆盖范围,便是被活捉的下场。

  至于楚云升后面的追随者们,看着气势宏大,磅礴决死,实则从不放在九灵眼中,它们不过都是历史尘埃罢了。

  楚云升越来越近,他与后面的跟随者们拉开的距离越拉越大。

  不仅新神国的灵主懵了,跟在他后面的一个个星空种族以及灵主们,也都发懵了,虽说楚云升主动与它们拉开距离,像是要以他自己一己之力承受新神国灵阵所有攻击,为后面的生命打开通道。

  可是这仗没有这么打的,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事到如此,也只有硬下心来当作送死一般地跟着冲了。

  至少,左旋神储冲在最前面,没将它们当作炮灰。

  终于,楚云升冲至阵前!

  阵中最近的这位新神国灵主也调整到这个位置上,它几乎可以看到楚云升此时的完整形态,每一个细节。

  它在最后一刻的时间里,反复地确认,以楚云升可见的形态与力量,就是送死,冲来就是被活捉。

  它很想在这个时候向楚云升问一句

  “真的不谈吗?”

  在内心里,它并不想活捉楚云升,对新神国而言,这并不是最好的结果,反而很糟糕。

  新神国不需要靠活捉左旋神储来显示武力,此时此地此形势下,它们更想维持好楚云升在其他生命心中的神储形象,为此,如果一旦谈判成功,它们不惜表现出对它最大的敬意。

  但是楚云升这个打法,不活捉也不行了。

  这位灵不得不根据原计划中认为极小概率才会出现的情况预备案,想办法处理即便是活捉楚云升,也让他被活捉的体面一些,不至于让楚云升丢人太大。

  它着实想不通,楚云升哪里来的自信,胆敢独自一人直冲本阵?

  下一刻,楚云升笔直地、毫无减速地、毫无犹豫地撞击上九灵之阵。

  最近的这位新神国灵马上准备着手处理善后事宜,但它刚准备行动,猛地发现,冲上来的楚云升竟然“粉身碎骨”,被本阵绞杀得连影子都没有了!

  死了?

  不会吧?

  这么快?

  这位新神国灵住大惊,都有些害怕了!

  楚云升要是就这么死了,它们自己的问题怎么办?

  不应该的,绝不应该!

  它慌乱地给自己找回一点信心,根据情报,楚云升不可能这么脆弱,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然而,阵前什么都没有,只有此时还不知道情况的楚云升跟随者们继续冲来的光影辐射。

  它搜遍附近也一无所获,真的是有些慌了,在所有的计划中,从没有一条是楚云升真被它们杀了啊。

  楚云升绝不能现在就死,这简直……它感觉自己都要疯了,怎么会是这个结果?它赶紧向靠近的自己另外一位灵主联系,通知这里悲惨的情况。

  那位灵主已经在调整阵位,争取尽快赶来的途中了,听到它的消息,马上震惊地调阵检查,结果也被吓住了,如果冲上来的真的是楚云升,那么它肯定死了!

  除非这不是楚云升,是个假象。

  这是两灵最后的期望了,而且似乎也能说得通,楚云升不会这么简单送死的。

  然而,随后,在楚云升的跟随者们快要到达阵前时,第三位附近的灵主——主阵的灵主,传来的灵音,不但将它们两个的期望击个粉碎,还将它们的自信心从一个极端狠狠地砸向另外一个极端!

  “它已经进去了,弃阵吧!”

  仿佛是在验证主阵之灵的话,在本阵封锁的星系内,正向这里飞来一艘战舰外,出现了一个如刚才外面一模一样的“楚云升”,正似乎鄙视地看着它们的这个方向。

  送死?活捉?

  一瞬间成了最大的笑话!

  曾最靠近楚云升的那位灵主不敢置信地看着星系里的楚云升,像是出现了幻觉一样。

  接着,星系里的楚云升又消失了,下一刻,竟然像是将它们九灵之阵狠狠地践踏在脚下一样,出现在了阵外——楚云升之前“死”掉的地方。

  然后,楚云升又消失了,摧残它们自信一般地再度出现在灵阵封锁的星系内部,冷冷地看着它们。

  简直视它们九灵之阵如若无物!

  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

  当楚云升再一次挑衅般地回到阵外,最靠近他的两个新神国灵主除了原本强大自信被蹂躏成渣外,只有深深的耻辱,或许还有一丝恐慌——楚云升是如何做到的?

  虽说罕见的追溯之法似乎可以做到,但它们已经搜索了星系内所有已知生命,并没有特殊的情况,而且即便是追溯之法,也没见过这么嚣张反复横跳的。

  虽然它们知道,楚云升来回藐视般地随意进出九灵之阵,并不真是为了挑衅与羞辱它们,他是为了展现给跟随他的那些生命看的。

  展现他的神奇,展现他的强大,展现他的不可一世。

  这才是左旋神储要的效果,而不是为了羞辱它们。

  它们能想象得出,此时那些本怀着送死之心跟着左旋神储来的一众生命,看到此景,会爆发多么兴奋的欢呼!

黑暗血时代 https://www.hxxs8.com/html/book/49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