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 绿茶七十九步(二更+三更...)

绿茶七十九步(二更+三更...)

进入新版阅读   064:

  六个高大健壮的土著与苏沉鱼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近到她都可以闻到他们身上无法忽略的血腥味,他们开始呈扇形左中右三路围上来。m.458880.com

  苏沉鱼再度停下来。

  “等等,我们没有恶意。”她回过身,把行李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上去。刚才一番急跑,非旦没让她脸上回血,反而一片惨白,不过人在惊吓状态中,脸吓白是很正常的情况。

  她摆出不逃、并坐下的投降姿态,六位土著跟着停下,眼神闪烁地看着她。其中那个差点被她一箭射中的土著卖力的叽哩哇拉起来,虽然听不懂,但看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各位大哥哥,我的话你们能听懂不?”苏沉鱼把散了的头发拢在耳后,巴掌大的惨白小脸盈盈浴泣,只要是男人,面对这样的脸,都会下意识生起保护欲。

  可对面的不是正常男人,而是土著,不过,大概是她这个样子实在不具备什么攻击力,六个土著没有立刻动手,像是在认真听她说话。

  “这样,我们聊聊,好不好嘛。”苏沉鱼小心翼翼地说,“咱们都是文明人,身处同一片天空,暴力不好的。”

  她小小一团坐在那里,可怜兮兮的。

  “你们,闯入,惩罚!”中间那个约莫是小头头的土著用低沉古怪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苏沉鱼微微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们闯入你们的领地,所以你们要惩罚我们?”

  小头头土著缓缓点头。

  “可是,我们不是故意的呀。”她急急地说,“我们是误闯入进来的,并不知道这是你们的领地,我们可以马上离开。”

  “惩罚!”小头头重重地重复这个词,瞪着苏沉鱼,眼中有凶光透出。

  苏沉鱼被吓得缩了缩肩膀,脸更白了,其他五个土著学着小头头那样,开始不停高喊“惩罚”,一声高过一声,气氛顿时变得危险紧绷。

  “惩、惩罚是什么?”她惊恐地问,仿佛已经被吓得无法思考。

  小头头“哼”了一声:“亵渎,神灵,放血,生祭!”

  苏沉鱼:“……”

  她在脑海里问喇叭:【这些真的是土著?】

  ――这会儿停下来和土著交流,她的大脑得到片刻休息,顿时从刚才发生的一切中找到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在参加《极限逃生》之前,节目组放话,已经将整座岛都探了个遍,如果山上有土著,节目组发现不了?

  退一万步,岛上这么大,节目组可能有地方没有探到,那么藏着一群土著,倒也说得过去。

  可节目组后方轻而易举被土著击倒,还死了两个人,节目组会不会太没用了点?

  最重要的,是杰米希的反应――

  他居然让他们跑向丛林,他当时做的决定确实没问题,桥上的他们身处旷地,这种情况下,跑向丛林,可以找到掩护的地方。可是,他让所有人放弃行李,甚至没有提一句,让大家把军刀带在身上。

  对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来说,这样的行为,是情况紧急忘了提醒,还是故意不提醒,让他们手无寸铁地进入丛林,成为一群土著的猎物?

  当然,以她对杰米希的了解,他们和他之间又没有血海深仇,不至于把他们往死坑里带,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在配合。

  配合谁?

  当然是节目组了。

  假如这一切都是假的,或者说,是节目组的安排,一切就说得通了。

  刚才情况虽然危急,身后箭矢不断,他们的箭术准头均不错,却没有一支射在她身上,虽然她跑动的范围并非直线,一直有躲避,可细细一想,总有种他们在收着、担心真正射伤她的错觉。

  以上只是苏沉鱼的个人猜测。

  还有一个结论,一切确实是真的,土著要活捉他们回去放血生祭,所以不敢伤到他们――人体内的血就那么点,万一伤到血流不止,不就浪费了吗。

  她站在土著那头想。

  至于杰米希的反常表现,他并不知道危险来自土著,而且嘉宾都是没有经历过危险的普通人,让他们带上刀,很可能反伤到自己,再者进入丛林后,以他的本事,自信能护住大家。

  两种情况,各有可能。

  喇叭:【我也不知道。】

  苏沉鱼:【要你何用。】

  平时还能测个天气之类,这会儿什么都不会了?

  喇叭弱弱的不敢吭声。

  苏沉鱼一副被小头头说的话吓得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放、放血,生祭?那、那会死、死吗?”

  观众有点缓不过神来,几分钟前鱼哥还神勇无比地甩出一箭差点射中一个土著,这会儿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子?

  【这不是我印象中的鱼哥。】

  【苏沉鱼胆子怎么这么小?我他妈还压了她能逃走!】

  【我以为苏沉鱼会表现不同,结果一下子就被吓成这样,无语。】

  【肯定是鱼哥的战术。】

  【其实苏沉鱼的反应已经很好了呀,她都没有尖叫,林宿迁都快吓晕过去了。】

  【我要是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吓得不知该怎么办了,哪敢和土著交谈。】

  ……

  土著小头头不再回答苏沉鱼,一挥手,其他几个围上来,想将苏沉鱼直接擒住。

  “再等一下!”苏沉鱼抬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土著们小头头瞪她。

  苏沉鱼:“这不公平!你们每个人都这么厉害,为什么要一起来抓我?”

  这显然是个傻问题,土著怎么可能知道“公平”,他们不再搭理苏沉鱼,纷纷伸出大掌――

  结果下一秒,一个土著忽然挥拳,揍向身边那个土著。

  被打的那个土著懵了,打人的那个土著明显也懵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打同伴。

  面面相觑。

  观众更是一头雾水,只见眨眼间,六个土著互相打了起来!而且打得甚为精彩,仿佛他们之间有着深仇大恨。

  ???!

  这、这也是剧本?

  【不对劲吧?】

  【感觉是在故意放水。】

  【我也觉得是在放水,故意这样做,给苏沉鱼逃跑的机会。】

  【我去,这放水放得太刻意了,生怕我们看不出来吗!】

  【可是……放水的话……会打得这么凶吗?】

  【大概是为了情节逼真?】

  ……

  在观众看来,土著是节目组安排的专业演员,他们的任务是抓住嘉宾,这个时候明显快抓到苏沉鱼,却忽然互相打起来,不是放水是什么?

  瞅瞅,演得还挺用力,互相打得多真实,拳拳到肉,他们厮打起来,眼中只能剩彼此,哪里还顾得下苏沉鱼。

  诅咒完的苏沉鱼轻轻舒了口气,她坐下来和土著“聊聊”,一是刚才确实跑不动,二是,这样才有机会分出心神一边思考现在的情况,一边应付土著,一边在脑海里完成诅咒。

  好在只是让他们互相看不顺眼打起来,这样的诅咒范围成功,给她争取了离开的时间。

  她露出震惊、茫然、无措等真实表情,完全不明白他们怎么突然打起来,赶紧背起行:“那,那你们慢慢打哈,我先走了。”

  其中一位土著,鼻血都打出来了。

  ――万一真是节目组搞的鬼呢?

  苏沉鱼很快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转身就跑,脚步刚动,一把弓突然被甩过来――原来是一位土著身上的弓被打飞,正好飞到她跟前,苏沉鱼想也不想地捡起弓往身上一挎,闷头往前跑。

  大范围的诅咒时间不会太长,趁这个机会跑远一点。

  丛林中难辨方向,苏沉鱼跑了一会儿,脚下慢起来,观众听着她急喘的呼吸,不约而同越来越代入,感同身受地累起来,精神愈发紧张。

  他们是全局视角,眼看着苏沉鱼一通跑,居然和抓住林宿迁的土著遇上。

  ――抓林宿迁的有两个土著,林宿迁反抗了一会儿才被抓住,这会儿双手被反绑住,老老实实地跟着土著走。

  只见苏沉鱼看到前方有土著,并且林宿迁被抓住后,她像是怕自己被发现似的,在草丛中蹲下,掩盖身形,静静地看着――嘉宾们不会知道,在这片丛林里,藏着更为细小、肉眼难辨的摄像头。哪怕嘉宾自己的摄像头不见了,观众依然可以看到屏幕。

  【苏沉鱼会不会救林宿迁?】

  【怎么可能会救,逃都来不及。】

  【她吓成这样,会救林宿迁才怪。再说,她怎么救?】

  【林宿迁好惨。他是第一个被抓住的吧。】

  【哈哈哈哈谁让他倒霉,大公鸡跟着他一起跑,暴露了他的行踪,现在大公鸡自己跑了,他被抓了。讲真,那鸡真的好聪明,坑人一把好手。】

  ……

  “你们要带我去哪?我告诉你们,我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有人看着,很快就会有警察过来……”

  林宿迁本来藏在一个树洞里好好的,只要坚持到救援到来就行,结果那只该死的鸡一路嗷嗷叫,居然跑到他跟前来。

  就这样他被土著抓了。

  其中一个他印象深刻,先前有个插满箭死了的工作人员被这个土著拎在手里,可见那个工作人员就是他杀的。现在,这个土著来找他了。

  林宿迁闻到对主身上传来浓浓的血腥味,看着他的目光透着凶残。

  他会死在这里。

  被这个土著用箭射杀。

  而他在刚才逃跑的过程中,摄像头已经掉了,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就在林宿迁的恐惧到达的话,但从他们做出的动作,是让他跟着他们走。

  他们要带他去老巢。

  得出这个结论的林宿迁心里稍松,至少现在他没有生命危险,而在去老巢的途中,他可以找机会逃跑!

  否则,真去了老巢,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些土著和野人没有区别,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他脑海里出现恐怖的食人画面,那个被吃的,是倒霉的自己。

  光是想想,他就快疯了!

  所以,林宿迁一边跟他们说话,想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一边注意周围,寻找逃跑的机会。

  他的心神绷至极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视线一瞥,他突然看到一双极黑极亮的眼睛,在草丛的缝隙之中。

  天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

  是她,苏沉鱼!!!

  林宿迁心中狂跳,差一点蹦起来。

  自己有救了。

  可是,那抹喜极而泣的惊喜刚刚升起,林宿迁忽然想起,土著有武器,射箭极准,他们身材粗壮,力量巨大,他刚才想和他们周旋,结果几乎没怎么反抗就被抓住,苏沉鱼怎么可能从他们手中救走自己?

  她如果来救他,说不定还会搭上她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不喜欢苏沉鱼,却觉得苏沉鱼一定会救他。

  观众激动起来,他们通过林宿迁刚才的动作,知道他发现了苏沉鱼蹲在草丛后面――这种仿佛看电影一样的感觉让他们心提起来。

  接下来林宿迁会怎么做?苏沉鱼又会怎么做?

  几秒后,林宿迁将脸转向苏沉鱼所在方向,不知道她看不看得到,他对她做了个口型。

  【他在说什么?】

  【那个口型……说的是快跑吧?】

  【绝对是‘快跑’。】

  【他让苏哥快跑!】

  【突然对林宿迁路转粉,之前不怎么喜欢他来着。】

  【林宿迁这一下有点帅啊。】

  ……

  苏沉鱼没动,她打量着林宿迁,后者看起来十分狼狈,衣服凌乱,脸上沾了许多泥土,但是,一处伤都没有。而且,绑住他双手的藤绳,虽然缠得紧,却是覆盖在衣服上绑的。

  看起来像是保护林宿迁的手不被绳子磨破似的。

  ――真正的绑人,会将袖子撩开,绳子直接与手腕上的皮肤相触,被绑的人一旦挣扎,绳子会磨破皮肤,带来剧痛。

  苏沉鱼眉梢轻轻挑了起来。

  林宿迁见苏沉鱼没有反应,有些放心又有些失落。

  让苏沉鱼快跑,是担心苏沉鱼万一冲出来救他,会被土著一并抓了。

  他们倒霉的遇到土著,能逃一个是一个。

  失落的是,没人来救他,假如他没跑掉,到了土著的老巢,他死定了。

  “……那里!苏沉鱼在那里!”这时,安静的密林中,忽然响起一道颤抖的女声。

  苏沉鱼回头,远处几个土著靠近,楚欣然被一个土著推着跌跌撞撞地往前。

  楚欣然激动地对身旁的土著道:“我说了看到她往这里跑的,没有骗你们!”

  林宿迁:“?”

  姓楚的什么时候回来的?!

  等等,她这话什么意思?

  她看到苏沉鱼往这边跑,所以给土著指方向,好让土著连苏沉鱼一起抓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