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剑道狂魔 > 第六十六章 各自修行

第六十六章 各自修行

进入新版阅读   从短暂的震惊中缓过神来,陆离对这道天魔真意已大致有了两个猜测。m.huanjian.me

  一是这斩断河流的一剑,代表着一种逆势而为,一剑之下无物不断的霸道之感。

  二是那承载着众多生灵的长河在诸多帮助下,仍是被一剑斩断后,那些河中生灵所体现出的绝望感。

  “且试着将这两种感觉带入进那式剑招。”

  陆离俯下身子,将石剑【镇嶽】重新握住,高举过顶。

  闭上双眼,陆离于脑海内反复构想出那条承载众多生命的奔涌之河、构想出那一道道背生洁白羽翼的小小人影、构想出正有一条条光芒凝聚而成的锁链正缠绕在自己的身躯之上。

  他的额角有汗水缓缓滑落,握剑的手臂也忍不住轻微颤抖起来。

  陆离已完全沉浸于自己构想出来的那幅场景中。

  不知过了多久,陆离忽然睁开眼睛,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眸里无喜无悲,只有纯粹的毁灭欲望充斥其中。

  然后他出剑了。

  一剑劈下,他面前的青色石板当即迸裂出一条竖形裂痕。陆离呼出一口浊气,眼中的毁灭欲望已消散的无踪无影,而他脑海内那道蝠翼天魔的身形似乎多了几分真实,但当陆离仔细探究之下却没发现有任何变化,反而惹得两道天魔真意又在他脑海里大打出手起来。

  针刺般的头痛中,陆离鼻端忽的淌下了两道殷红血液,他伸手抹去鼻血,知道自己的精神已有些不堪重负了。

  “第九百层的功法,修行起来果然没那么容易。我得循序渐进的修行,千万不可莽进。”

  陆离于心中告诫了自己一句,随即盘膝坐下,缓缓恢复起自己的状态。

  ……

  “继续。”

  听到凝霜剑圣冰冷淡漠的嗓音,上官听雪皓齿紧咬,进一步压榨起体内剑元,让一道道蕴含风雪气息的剑气,顺着手中通体霜白的【寒血剑】冲天而起。

  在上官听雪上方,有轰鸣之声不断传来,那是一道从天幕高处垂落而来的汹涌瀑布,那瀑布带着万钧威势,向着上官听雪的头顶悍然砸落,却被后者不断激发出的风雪剑气冻结成冰屑,根本到不了上官听雪近前,就四散飞溅开来。

  瀑布的源头是一只大如屋舍的银白葫芦,一头纯白长发、面容冷峻的凝霜剑圣坐在葫芦上。

  凝霜剑圣一边轻拍身下葫芦,让倾泻而下的水流愈发急促,一边以清冷的嗓音对上官听雪道:“继续。”

  长达数十丈的瀑布继续汹涌落下,一次次被上官听雪的风雪剑气冻结成冰,又一次次冲碎冰块,锲而不舍。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凝霜剑圣不断的“继续”声中,上官听雪气海内的剑元已所剩无几,但未得凝霜剑圣允许,她不敢放松丝毫。

  忽然,上官听雪只觉眼前一黑,身子忍不住摇晃了一下。

  上官听雪心中一紧,随即恢复过来,但也就是这一刹那的失神,那道瀑布已汹涌砸落至她的眼前。

  “收。”

  凝霜剑圣轻拍身下葫芦,那奔涌而下的瀑布瞬间为之一滞,随即倒流回了银白葫芦内。

  上官听雪脚步有些虚浮,只得柱剑而立。凝霜剑圣落至她的身旁,淡然问道:“你觉得,这次修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为了突破【气量】?”上官听雪猜测道。

  凝霜剑圣摇了摇头,他也没多做解释,只是开口道:“休息一会,然后继续。”

  ……

  一片荒芜的天地中,背负【奔雷剑】的叶胜青看着逐渐远去而不可见的跨界渡船,将遥望向暗红天幕的视线收了回来。

  叶胜青打量四周,只见视线可及处皆是一片暗红的沙砾,和同样呈暗红色、看不见星辰日月的天幕共同组成了一片红色的荒芜世界。

  叶胜青的面前是一座类似驿站的建筑,此时和叶胜青一同乘坐跨界渡船而来的外门修士中,多数人已迈步走进了驿站,只留叶胜青等少数几人还在欣赏这方天地的奇特。

  “据说这【下界】之中,并不止我们剑宗一方势力,每一方势力都可以在【下界】修建驿站,来宣示自己的领地。”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自叶胜青身旁响起,叶胜青转头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眼眸碧绿、耳朵尖尖,有着一头柔顺绿发的精灵族女子。

  之前在跨界渡船上这些外门修士已互通过姓名,叶胜青知道这名身材在精灵族中不算高挑、但相貌极其出众的精灵族女子名叫汐月·逐风,貌似和内门那位古莲·逐风有些联系。

  叶胜青顺着汐月·逐风的话语,微笑回应道:“我们剑宗的驿站,在整个【下界】中也算是较多的了。”

  汐月·逐风碧绿的眼眸望向远方的暗红天幕,侧脸的轮廓显得十分柔和,她道:“其实我哥哥是不建议我来【下界】修行的,嗯,就像你猜的那样,我哥哥就是古莲·逐风。”

  叶胜青对着方面早有猜测,于是问道:“为什么不建议你来,而你为什么还是来了呢?”

  汐月·逐风道:“我哥哥说,【下界】灵气稀薄,虽然时间流速数倍慢于剑宗,但耗费的终究是自己的岁月,从长久看来还是不划算的。”

  她说到这顿了顿,碧绿如湖水般的眼眸看了一眼叶胜青,轻笑道:“至于为什么我还是来了……呵呵,因为我想看看你。”

  “看我?”叶胜青一阵疑惑。

  汐月·逐风道:“对呀,你之前在演武场上斩出那一剑的风姿,我可是尽收眼底了呢。从那个时候我就好奇,这叶胜青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听闻这露骨至极的话语,特别是这话还是由一名容貌出众的精灵族女子所说,饶是叶胜青这般百转灵活的心性也不由得思绪一滞,好一会不知该说些什么。

  见到叶胜青的窘态,汐月·逐风莞尔一笑,“好啦,跟你开玩笑的。”说罢她莲步轻移,当先走向那驿站。

  叶胜青摇了摇头,跟随其后走进了那座属于剑宗的下界驿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