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搞死自己的99种方法 > 17、那就是仙人

17、那就是仙人

进入新版阅读   少顷,柳慕白拉着王毕,大步朝着来时的街市狂奔而去。www.458880.com

  “慕白兄,你真的可以肯定,刚才那道白影就是仙人吗?”王毕累喘吁吁,作为书生,如此狂奔,本就身子虚的他如何能承受得住。

  “我确定,刚才我虽然未曾看清他的脸,但给我的感觉,却是和石像一模一样的。”柳慕白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只要想到刚才自己就与仙人擦肩而过,他竟然没认出来,心里就略微有些懊恼。

  仙人应该还没走远,跑快点应该还有机会追上。

  一刻钟后,两人终于是追跑不动了,没办法,太虚了,就这点耐力想要持久是不可能的。

  “算了,别追了。”王毕抱着肚子,大汗淋漓,又累又饿。

  柳慕白望着行人匆匆的街市,虽有不甘,但还是点了点头,“回客栈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

  “包子,热乎乎的包子,刚出笼的包子……”

  “豆浆,好喝的豆浆,好好喝的豆浆……”

  “炊饼,又甜又热的炊饼喽,卖炊饼……”

  随着时间流逝,温和的阳光渐渐变得灼热,街市上愈加热闹,出行的马车,寻常百姓,鳞次栉比的商铺,叫卖的摊贩……

  秦南漫无目的走着,偶尔停下脚步,举目四望,二十万年过去了,王城已然不复当年景象。

  虽然王城明显扩建过了,但繁华程度远不及当初他在位之时的盛世景象。

  当然了,刚经历过一场战役的王城,还处在修养生息阶段,眼前这番景象,是可以理解的。

  秦南在一家客栈前停下,鼻头轻轻一嗅,空气中飘荡的若有若无的肉香味被吸入鼻中,味道好像还不错。

  秦南扭头一望,是一家客栈,名叫福来客栈。

  客栈内客人挺多的,秦南摸了摸肚子,一点都不饿,但心里还是生出些许想吃的念头。

  只是嘛,他没钱了,很穷,特别穷,可懂?

  所以,闻闻就好了,就别奢望能进客栈去品尝散发出这股肉香味的佳肴了。

  “你想进去吃东西?”

  忽然身后响起一道女子声音,秦南转身,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讶色。

  当然了,他惊讶的原因不是这名女子长得漂亮,虽然对方肤若凝脂,五官精致,的确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

  但真正让他惊讶的是,这女子一身素白长衣的打扮,一汪黑发散披身后,垂至细腰处。

  这身打扮,与他完全一致。

  并且这女子气质清冷,显然是个孤僻的性格,竟然主动与一名陌生男子说话。

  “你是不是想进去吃东西?”红唇轻启,女子再次开口问了句。

  “嗯。”秦南轻轻点头。

  “进去吧。”白衣女子从他身旁掠过,径直踏上台阶,进入客栈。

  秦南想了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迈步跟了进去。

  秦南终于知道刚才那肉香味来自何处,乃是这家客栈的特色菜肴,十里百香鸭,因为做法独特,味道奇佳,所以在很多桌上都能见到这道菜肴。

  秦南就要了一份十里百香鸭,而白衣女子则就要了一份白粥,一壶白酒。

  早上就喝酒,对身体是不是不太好?

  秦南微微疑惑,但也没多问。

  “事先说好,你付钱。”秦南淡淡地说道。

  “好。”女子惜字如金,也仅仅只是轻轻回了一个字,果然是孤僻的性格,想来从小就应该没什么朋友。

  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一直到酒菜上桌后。

  秦南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夹起一块被深黄色汤汁包裹、色泽诱人的鸭肉吃着,鸭肉的皮有些脆,显然烤过,之后又细火慢炖,香味浓郁,鸡肉酥而不烂,是难得的美味。

  果然是这个香味!

  秦南满足了,他只是想尝尝这个味道,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

  “我叫洛知。”女子开口了,依然惜字如金,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或许只是想告知秦南,她的名字。

  秦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洛知忽然拿起酒壶,倒了一碗酒,放在秦南桌前,又给自己的碗满上,而后放下酒壶。

  她端起盛满白酒的碗,“这一碗,我敬你,你可以不喝,但我不能不敬。”

  秦南没有喝,就这样看着她将一大碗酒仰头喝下。

  她抬起衣袖擦擦嘴角,又给自己满上“这第二碗,我敬你。”

  话音刚落,咕嘟咕嘟,又是一碗酒下肚。

  这女子有些彪啊!

  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往死里灌!

  秦南没有说话,眼睁睁的看着她再一次把酒倒满,端着大碗“这一杯,我还敬你。”

  扬起脖子,咕嘟咕嘟……

  秦南忽然觉着这女子甚是有趣,很明显,她平时真的很少与人相处,所以在跟秦南相处的这短短一刻钟里,表现得十分不自在,让气氛十分僵硬。

  不过,平白无故的敬酒,这其中定是有原因的。

  果不其然,三碗酒下肚后,洛知轻轻打了个饱嗝,她也不在乎这个饱嗝影没影响自己的形象,自顾自的说道。

  “我爹叫洛齐,是正一品的太傅,是我娘叫张素贞,两个月前,他们死了,在周兵侵占王宫的时候,死在了乱战之中。”

  “我虽然手刃了杀害我爹娘的那名周兵,但真正的真凶,却是大周皇帝周渊,若不是他下旨出兵侵占我大秦,我爹妈怎会惨死?”

  洛知双眼有些湿润,直直地望着秦南,声音哽咽“谢谢你,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显然,在客栈门口时,她便认出了秦南的身份。

  秦南笑了笑,端起碗将酒一饮而尽,“不客气。”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洛知擦掉眼泪后,便安静地小口喝粥,而秦南则是慢慢地品尝十里百香鸭。

  正吃着,忽然一楼的其他几桌客人,都时不时看向了秦南这桌,彼此间附耳小声交谈着。

  这些交谈声自然都被秦南听在了耳里,他摇了摇头,颇为无奈。

  “你想像不像?”

  “像,太像了,像极了!”

  “嗯,我常常去瞻仰仙人的石像,这人的气度,容貌,简直与仙人相差无几!”

  “可仙人早在三剑震慑诸国后,便离开了我大秦,再说了,仙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会与你等粗鄙不堪之人一同在这客栈内喝酒吃肉?”

  “也对啊,可实在太像了呀!”

  “要不你去问问?”

  “别,我不敢,我怕他打我。”

  “我教你个办法,你上去直接帮他们把账结了,他们定会感谢与你,你们一交谈,他必定会自报身份。”

  “不错不错!”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