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港乐时代 > 第492章 你当我什么

第492章 你当我什么

进入新版阅读   五时半,下班的时刻。m.udcig.com

  糜雪低头匆匆往家走,猛不觉横街转角的地方有人出来,让她差点撞在他怀里。

  插播: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咪咪阅读\\\\i\r\e\a\d\\。

  她第一反应是遇到了那种为非作歹的「箍颈党」,下意识地往后退,做出防范的姿势。

  当她抬起头来的视线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后,知道是虚惊一场,松了口气。

  卢东杰不禁微笑起来,“你走这么急做什么,后面又没有记者在追你。”

  糜雪猛然想起那件事事来,不由冷起脸,“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叫她又爱又恨的可恶男人,终于露面了吗,她恨不得好好打他一顿。

  卢东杰轻轻俯身过来,态度诚恳地说:“来负荆请罪呀。”

  糜雪听见自己的声音很冷淡地答:“你来请什么罪,跟我有什么关系?”

  卢东杰依然是一脸的笑,轻轻握住她的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

  糜雪假意地挣扎了一下,便乖乖地由他牵着手走,看他要怎么交代。

  两人到了公园处,在长凳子坐下。

  卢东杰轻轻按着她的细眉,爱怜地说:“这几天很忙吧,看你瘦到了不少了。”

  糜雪毫不领情,冷冷地出言讽刺他,“哪及你忙,今日是林妹妹,明天又是哪位妹妹的。”

  卢东杰伸手碰一碰她的面孔,“我有你说得这么不堪,你当我是什么人。”

  糜雪的坏脾气上来,抬起头来瞪他一眼,“那你当我是什么人,可有可无吗?”

  卢东杰熟练地接了上去,“当然是女朋友呀,还是亲密无间的那种呢。”

  糜雪脸色微微缓和了下来,“哼,那你在做那些事之前,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卢东杰伸手把拥了过来,“这是不专登过来道歉赔罪了,你不要生气了。”

  糜雪顺势轻轻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虽然不抗拒他的温柔,但还是不回答他。

  其实他不必解释什么,只要他爱她,哪还有什么不可原谅呢。

  她当初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男人,可是她还是奋不顾身地爱上了他。

  以往关于他的那些绯闻?既然没当面看见?就当作不知道,也不想去管。

  但就是这一次,她内心感到十分的委屈,这个男人实在伤到了她的心。

  爱一个人很难,但是放弃爱的人更难,她根本做不到?甚至想也没想过。

  这是她自己选的男人?能怪谁呢。

  卢东杰轻轻地唱了起来?“若沉默似金?还谈什么恋爱?宁愿在发声机器笑着忙”

  糜雪动了动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的甜言蜜语留给别人吧?没一点诚意。”

  卢东杰温柔地拨弄她的秀发?“我对你是真心的,从来没有故意说谎去骗你,此情日月可鉴。”

  糜雪轻轻呵一声,“但是你这个人太狡猾了,有事总是偷偷隐瞒我。”

  卢东杰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彼此还不够了解吗,你知道我长短,我知道你深浅。”

  糜雪气恼地用力掐他,没好气地站了起来,“不跟你这个无赖说了,我要回家了。”

  卢东杰提起一个袋子,往前递给她,“这是我出海亲手钓的石斑鱼,你拿回去给伯母清蒸。”

  糜雪抱起了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是又是跟哪位妹妹一起出海了。”

  卢东杰暗道不好,连忙顾左右而言他,“下次天气情况好的时候,我带你去。”

  糜雪见他那个样子,哪还不明白,轻哼了声,一手抢过袋子别转身就走。

  卢东杰冲她的背影喊了一声,“记得明晚八点,我准时来接你。”

  糜雪头也不回,用敬告的口吻道:“你如果敢失约或者迟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卢东杰终于松了口气,其他女孩都是好哄,唯独糜雪是有点难以把握的。

  她可不是那些十几岁的无知少女,性子聪明伶俐得很,哪有那么容易哄得住呢。

  不过慢慢哄几天,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早已找到了通往她心里的路。

  卢东杰驾车赶往下一站,不过经过花墟球场的时候,中途被人截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制服的交通差走过来,面露惊喜地说:“卢生,你也是来撑我们的吧,这边有位泊车。”

  这个问题使卢东杰一怔,他只是刚好凑巧路过,真没打算来凑热闹的。

  不过既然来了,他只好简单地答:“我来看下什么情况,你先忙吧。”

  花墟球场,也就是敬察球场,是香港敬察举办体育活动或者集會的大本营。

  今晚有将近六千敬员及家属聚集在此,参加「皇家敬察队伸张司法公正研讨会」的大集會。

  这场大集會已经取得敬队高层人士的批准,并不是非法的集會。

  起因正是廉政公署大举检控敬务人员,短短数月间,连撼六城。

  深水埗、九龙城、尖沙咀、黄大仙、观塘、旺角,九龙的六大敬署无一幸免。

  上至敬司,下至散仔,有五百多位敬员被请上「和记」去喝咖啡。

  随着旺角敬署最后一个沦陷,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火线一触即发。

  花墟球场几乎是随处可见人,尽管人潮汹涌,个个男子昂然气概,但现场秩序井然。

  他们都是下班或者休更的敬务人员,来自港九、新界、离岛、边界,交通部,甚至还有黄竹坑训练学校的教官。

  有些是匆匆下班,都来不及更衣,直接穿着軍裝制服就跑过来了。

  廉政公署的行动,使本港敬务人员呈现史无前例的不满情绪,促成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集會。

  香港敬察包括职在内有二万二千人,今晚到场了四分之一,可见这股声势浩大。

  这次集会原本只是有员佐级的敬员参与,但是今晚连外籍敬员都来赴会助拳。

  下午三时,敬司协会、外籍督察协会、华人督察协会同发表声明,声援及支持此次行动。

  来自敬队三个协会组织的支持,让这次今晚行动的气氛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他们这些敬察今晚都没带家伙来,但是门外的这些记者却架设着长枪短炮。

  九龙城敬署的华探长钟南强负责在门口欢迎,招待今晚来现场支持各界人士。

  卢东杰在人群里,偷偷混了进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