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958章 竟敢轻薄四皇叔!

第958章 竟敢轻薄四皇叔!

进入新版阅读   “三皇兄……”就连九儿都能感觉到,今夜的王府,有一种冷到死寂一般的气息。

  “别说话。”

  凤江将手指放在唇上,对凤九儿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扶着九儿下来。

  马儿一放,自己在院外徘徊去了。

  凤江牵着九儿的手,小心翼翼走进寝房的院子。

  越是靠近四皇叔的房间,也是能感受到那份森寒阴冷的气息。

  九儿忽然睁大一双眼眸,盯着凤江,一脸焦急。

  血腥味!她竟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凤江虽然对血腥味,不如凤九儿那般敏感,但,也隐约闻到了。

  两个人心头一慌,再也顾不上其他,立即朝四皇叔的寝房奔去。

  凤离的寝房内,地上都是站满了血迹的布条,床边坐着一个黑衣女子,正趴在凤离的身上,不知道要做什么。

  凤九儿刚进去,凤江便长袖一拂,挡了她的视线。

  之后,他暴喝了一声,一掌朝床边的女子袭去。

  寒影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大意,连有人闯进来了都没发现。

  方才,只是盯着凤离,看的如痴如醉,哪里还能想起来其他?

  只要是凤离在,她的心思总是轻易会偏移,等身后那股寒风袭来的时候,她才猛地发现,有人闯进来了。

  寒影随手一掌迎上,可在看清楚对方面容之际,立即将掌力收回。

  凤江那一掌落在她的身上,却犹如没入大海,激不起半点浪花。

  这女子的内力太高,完全不是他能对付的。

  可这人似乎无心恋战,手臂一抬,以掌风将凤离逼退之后,一转身,从窗台掠过,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如此厉害的人,但似乎,并不打算伤他们。

  “四皇叔!”

  那一滴染着血迹的布条,吓得九儿心头一阵剧痛,慌忙朝床边冲去。

  凤离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分明受了重伤。

  身上的伤口倒是不多,胸口的伤却非常严重。

  方才那看不出年龄的女子已经给他将伤包扎上,可她……她竟将四皇叔的上衣扯开,她……“不要脸!”

  衣裳被扯成这样,当然不是为了给他包扎。

  连手臂都能看到,甚至还拉到了腰带的边缘,若不是他们及时赶到,那女子还不知道要将四皇叔的衣裳脱成什么样!凤九儿气得眼都红了,就像是自己的人被别的女子玷污了一样,气得恨不得一剑将那人给砍了!凤江看到凤离身上那被弄得凌乱不堪的衣裳,也顿时耳根一热,不用想都知道,方才那女子究竟想要做什么!真的太过分了!竟然敢对四皇叔如此无礼!四皇叔孤身一人如此多年,最厌恶女子的靠近!府上连个婢女都没有!她竟然……竟然……“四皇叔的面具……”凤江盯着四皇叔绝美无双的脸,又是一阵愤怒。

  该死的,怪不得对四皇叔如此轻薄,原来,是发现了四皇叔的倾城之色!凤九儿竟没有给四皇叔将衣裳拉好,反倒,要去拉四皇叔的腰带。

  凤江脸一红,急了:“九儿,不可无礼!四皇叔会不高兴!”

  “我……”九儿也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想要脱四皇叔的裤子。

  不过,她总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

  四皇叔胸膛上的伤很严重,她只是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检查一下四皇叔身上是否还有别的伤。

  和方才那个趴在四皇叔身上,想要轻薄四皇叔的女子,绝非一类人!“我来处理四皇叔胸膛的伤口,你快看看四皇叔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外伤。”

  她没时间多解释,总之,如今人伤了,在她眼里就只是个病人,绝不会有男女之分。

  更何况,看到四皇叔如此虚弱的模样,她已经心疼得要死要活的,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有别。

  原来,她只是想要检查四皇叔的伤……凤江松了一口气,刚才还以为……还以为九儿也贪图四皇叔的美色。

  不过,再美也是自己的皇叔!凤江也是傻了,自己的皇叔,怎么可能呢?

  他果然是脑袋瓜不够灵活了。

  九儿小心翼翼将凤离胸膛上的纱布解开,四皇叔胸口上的伤,让她心头顿时一阵撕扯。

  果然,只是最简单的上药,刚才那人,根本没有将这伤好好处理过。

  她执起凤离的手腕,指尖落在他腕间脉门上。

  凤离一阵错愕:“你会把脉?”

  九儿没有理会他,专心感受凤离的脉搏。

  很快,她将凤离的手放下,从包包里取出一些药子,在一旁摊开。

  之后,一边给凤离重新清理伤口,一边解释道:“四皇叔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方才那女子该是曾给他运功疗伤,将他血气压了下去。”

  没想到,那急色的女子,还做了这么点好事。

  她继续道:“这伤口处理得非常马虎,我得重新处理一下,你去让老牙端几盆热水过来,再继续给四皇叔检查。”

  “好!”

  凤江立即出门,没多久,和老牙一起端着热水进来。

  老牙还不知道主子伤成这样,看到床上的清醒,手一抖,热水差点倒在地上。

  万幸,他自己回过神,慌忙将水盆端了过去,放在床边柜子上。

  然后,从某个柜子里翻出一个药箱,恭恭敬敬送到凤九儿的面前。

  “我这里的药更好,相信我。”

  九儿道。

  老牙还是有点不放心,想亲自给主子上药,但看到九儿的手法比他想象的还要灵活,也只能退到一旁了。

  九儿却在看到老牙如此熟悉流程之后,心头的酸楚更加疯狂蔓延。

  看样子,四皇叔这些年定是经常受伤,一直都只有老牙在照顾。

  四皇叔的身躯,伤痕累累,大伤小伤无数,一定都是在战场上留下来的。

  有的伤疤,甚至从肩头一路延伸到腹间,这么重的伤,他却还能活下来,多么不易。

  为何四皇叔身边就不能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四皇婶,陪着他好好过日子?

  一想到他孤单的身影,心都纠结在了一起。

  她给凤离将伤口清理过后,取出一药,轻轻倒上伤口上。

  昏迷中的凤离眉一皱,猛地睁开眼眸……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