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大清贵人 > 第四六三章、中秋家宴(下)三更完

第四六三章、中秋家宴(下)三更完

进入新版阅读   

  中秋家宴的座次,是相当有讲究的,

  主位之下,左侧是嫔妃、皇子、公主们的席位,右侧则是各家王爷福晋们的席位,若是皇子分了府也是坐在右侧的。

  姚佳欣原本是该居底下左侧第一席的,但是如今她被摁在了主位席位上,这左侧第一就归了四妃之首的裕妃,其次是宁妃、懋妃和齐妃,然后便是皇子公主们——按照长幼,以怀恪大公主与额附富察傅兴为首,其次是三阿哥弘昐与福晋索绰罗氏,然后是熹常在的四公主以及四到九阿哥。至于那些贵人常在答应则被安排在了四妃皇子公主们的后头那排。

  因皇族这个大家族人数太多,左右两侧都是列了两排席位。

  右侧席位以怡亲王允祥和福晋兆佳氏居首,其次是太后小儿子十四贝子允禵与完颜氏——其实按照爵位,十四贝子应该拍在末席才是,但是——这是家宴,总不能让太后的亲儿子塞在角落里吧?因此少不得吧十四贝子的席位提一提。

  再次才是十七贝勒允礼与福晋佟佳氏,佟佳氏身后还站了个乳母,乳母怀里抱着粉雕玉琢的孩子,那是佟佳氏去年年底给十七贝勒生的女儿,端的是可人。

  然后便是侄辈的愉郡王弘旺与其福晋伊尔根觉罗氏了。这伊尔根觉罗氏福晋也是怪可怜的,成婚数年,只生下一个小格格,倒是那张侧福晋已经诞下了第二胎,而且又是个儿子,如今刚出了月子。——只不过张氏再得宠,宫中的节宴,有资格陪伴愉郡王入宫的,永远只有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

  因四爷陛下尚未驾临,这点戏大全自然归太后莫属,太后笑着接过泥金彩绘龙凤的喜单子,道:“今儿是喜庆的日子,先来一出《天街踏月》,再唱《群仙赴会》。”

  什么日子唱什么戏,都是有不成文规矩的,上元节要先点《悬灯预庆》,乞巧节少不了先点《银河鹊渡》,中元节则少不了《佛旨度魔》,万寿千秋节则要唱《群仙祝寿》,而中秋节也是要唱一出应景的,通常是《天街踏月》,或是《丹桂飘香》。

  这《天街踏月》只是寻常曲目,没什么特殊的,倒是那《群仙赴会》端的是场面宏大,无数穿得跟仙女似的伶人挥舞着长袖伴舞,伴着袅袅的丝竹管弦之声,轻歌曼舞,哪怕听不懂昆曲的姚佳欣,也不得不承认这真是顶尖的视觉享受。

  不过……那些腰肢婀娜的伶人……嗯,貌似都是太监吧?

  姚佳欣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一个个小蛮腰扭动着,小脸蛋也是极美,谁能想到竟然不是女人。其实仔细瞧的话,仙女们的确都是平胸,比她还平坦的那种……o(╯□╰)o

  姚佳欣想到自己的飞机场了,简直比四爷陛下的都平坦。——这真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儿。

  清宫里的规矩,是不许有歌姬舞姬的,因此都是由太监充任。

  唱昆曲的是太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男子的肺活量先天就比女人强些,但成年后声音难免会发生改变,许多外头的昆曲名伶都是因为变声而不得不改行,但太监就无此担忧了,都没那啥啥了,自然就没有变声期,那气息之绵长、嗓音之柔婉,多少女人都自愧不如啊!

  太后点过戏之后,那戏单子就到了姚佳欣手上,姚佳欣是不懂这个的,直接叫拿给了裕妃。

  姚佳欣顺势扫了嫔妃们的席位一眼,忽的发现最后头那排空了一个位子,她不由纳罕,低声问身旁的浓云:“谁没来呀?”——因四爷陛下嫔妃少,所以上至她这个皇贵妃、下至七品答应都有可以来听戏。

  浓云忙禀报道:“贾答应身边的小卢子方才来禀报说,贾答应不小心扭伤了脚踝,来不了了,还请皇贵妃宽恕则个。”

  姚佳欣露出遗憾之色,“那倒是可惜了。”——宫里大小节庆虽多,但听曲是唯一的消遣,错过了中秋宴,便要等下个月她册封礼后的册封宴,介时也会唱上三天大戏庆祝。

  姚佳欣声音虽小,但还是被耳聪目明的太后娘娘给察觉了,“就是皇帝最近的那个新宠没来?”

  姚佳欣笑着说:“这贾答应是极喜欢听戏的,大约是太过急切,所以崴了脚了。”

  听了这话,太后露出了不屑的样子,“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不来也好。”

  这时候,坐在亲贵席位上的十四贝子突然嗤地笑了,“皇额娘,儿子也听说了,皇上又有了新宠,听闻这位新宠的恩宠都快赶上皇贵妃了!”

  大庭广众之下,扯着大嗓门说出这样没遮拦的话,也就十四爷才敢了。这话里虽是在讽刺姚佳欣,但姚佳欣却并不生气,毕竟这么“单纯”的人,实在是很少见了,稀有物种应该受到保护才对。

  姚佳欣微微一笑,却并不接十四贝子的话茬。因为人家十四福晋已经狠狠瞪了十四贝子一眼,然后端起酒盅起身道,“皇贵妃娘娘册封吉日将近,妾身在此恭喜娘娘了。”

  姚佳欣含笑颔首,端起酒盅,只是小抿了一口,完颜氏却一饮而尽,很够意思。

  太后这才舒了一口气,不由嗔怪地瞪了小儿子一眼,“内宫的事情,自有皇贵妃约束,好好听你戏吧!”

  训斥了小儿子,太后又降和蔼的目光落在了怡亲王福晋兆佳氏身上,特意在兆佳氏那丰腴的腰身上打量了许久,“哀家记得,已经是六个月的身孕了吧?”

  兆佳氏忙起身:“太后好记性,的确已经六个多月了。”

  太后笑容满面:“你是个多子多福的,先帝爷好眼光。”

  兆佳氏屈了屈膝盖:“太后谬赞了。”

  是了,这位十三福晋也是个生育能人,已经诞育了十三爷的第三子弘暾、四子弘晈、五子弘眖,如今腹中怀着的是第四胎。

  太后唏嘘道:“哀家老了,瞧着一个个白白净净的孩子,心里便高兴得紧。老十三和皇帝子嗣愈发丰盈,这点上小十四就有些不及了。”

  听到这话,十四贝子一张俊脸甚是不快,“皇额娘!”

  太后却无视了小儿子的不满,幽幽道:“只可惜皇帝一心扑在朝政上,自打雍正五年选过一次秀之后,就不肯再选了。”

  姚佳欣算是听明白了,太后这是在敲打十四福晋呢!选秀,可不只是为皇帝充实后宫,皇帝挑剩的,还可以指婚给皇子、宗亲。

  十四福晋强撑着笑容,“太后别心急,儿女天注定,该来的自然回来。”——只不过十四爷却不会再有一儿半女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