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华夏小说吧_无弹窗小说网_唐枭大主宰无弹窗广告|唐枭顶点小说,sodu,5200,123,燃文小说网,书迷楼,唐枭起点中文网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1078章备选公主伴读

第1078章备选公主伴读

进入新版阅读   苏好心下窃喜,好在自己聪明,虽不认得那位大人物,可幸是知道这乌拉那拉一族人丁兴旺,这家大业大的,百十来位长辈,所以,一个女娃娃急不得也是情有可原的。www.chinabook.me

  这前厅正说着话呢,管家便引领着一位翩翩公子进了厅,“老爷,五阿哥来了。”

  苏好本能的扭过脸瞧去,这是她的男人,不,是‘她’前世的男人,前世那女人嫁给他也没从他那多得几分情爱,只是五阿哥气宇不凡待那女人尚算宽厚,说不得情真意切,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那尔布同佟佳氏慌忙站起身上前行礼,苏好也迈着小步子上前。

  “都统大人不必拘礼。”弘历抬手示意,说完撇了一眼一旁的苏好,“这是福晋托我给你带的,上次她来瞧你,应了你给你送几只小兔子来。”

  眼前的五阿哥弘历也不过就是个十六七岁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可这声音竟然这般儒雅,冷傲中带着一丝温柔。

  苏好打量着弘历,心里突如其来的一种感触,她知道这是那女人的残留意识。

  前世嫁给他也有七八年了,再见也没瞧着哪里有些新鲜感,只不过,总觉得他同以前不一样了,可就是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了,不是那种嫡福晋有喜后的幸福与欣喜,倒像是有些忧伤、失落。

  “怎么好劳五阿哥亲自送来,您让人到府里言语一声便是了。”那尔布的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心里明明知道这是人家嫡福晋的好意,可是五阿哥亲自送来,怎么都觉得有些像是自家在贪图人家几只兔子似的,莫名的有些尴尬。

  “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正好出宫办事,福晋便特地嘱咐着托我带来。”弘历伸出手,将手里的兔笼子递上前。

  那尔布赶紧上前两步,接过兔笼子,苏好开心的很,急忙跑到那尔布的跟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兔笼里的小兔子,可爱极了。

  “苏好,还不敢快谢过五阿哥。”

  苏好不太情愿的转过身,行礼,“苏好,谢过五阿哥。”

  她抬头扬着小脸,似有些小委屈,巴巴望着五阿哥。

  五阿哥饶有兴致的低头看着眼前的乌拉那拉氏,说来也是奇怪,这小丫头跟他二妹年龄相仿,怎么哪里有种怪怪的感觉,除了前些日子二妹芳诞宴上见了面,之前也是见过几回的,可怎么都没有今日见面的感觉,尤其是她看向自己的小眼神,有些似曾相识。

  也没说几句话,五阿哥便因还有事而匆匆离开了。

  回了自己院子的苏好,坐在亭子里,看着笼子里的小兔子,那嘴角都快咧成娥眉月了。

  一旁的婢女碧雯小声问着碧霄,“姐,你说,这堂堂的五阿哥怎么还亲自来给咱们格格送兔子啊!”

  “就你话多,格格不说话看兔子,你瞎问什么!”碧霄瞪了碧雯一眼,像是在嫌弃她多嘴。

  苏好背着身子,没有回头,一脸坏笑,一边逗着小兔子,一边很是得意的说着话。

  “这京城是天子脚下,哪怕是皇子犯法也要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皇家的狗惹了事,做皇帝的自然脸上挂不住,就算是皇家人养

  的狗,也不能随意出来乱咬人啊,众皇子中那五阿哥最是贤德,他身边的侧福晋惹了事,当然是要站出来平事的,不然,这事传了出去,天家颜面何在,世人如何看待。”

  这一席话,瞬间让碧霄、碧雯两姐妹傻了眼,想自家格格这是怎么了,平素里天真烂漫,哪里懂得这些事,可今个突然说出这番话来,活像是个见过世面的大家闺秀。

  许是苏好察觉到了两个丫头的诧异,忙傻笑了几声,“额娘是这么说的,我才不管呢,只要有小兔子送给我就好。”

  说完,便又傻呵呵的笑了几声。

  这日子过的倒也快,今个便是去承恩公府的日子,想想要见到一堆自己不认识的长辈,苏好的脑仁都疼,可怎么也得好好装下去,不然,没了这个身份家世,想要入宫守护自己的女儿,那可就难喽。

  花厅里,十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在那里嬉闹,唯独苏好坐在一处角落,不爱搭理她们。

  虽说自己想要好好再当一回孩子,做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可怎么一见着这些孩子,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心里冒出来的只有姨母般的情怀,没有可以童言无忌的兴致。

  “诸位格格,各位老爷已经在后花园了,让奴婢来请诸位格格们。”

  那传话的婢女走了,只见花厅里的丫头们随着自家格格纷纷往花厅外走去。

  见状,苏好也急忙跟着往外走,这可得跟紧了,这么大的承恩公府,她当真第一次来,不认路的紧。

  “苏好妹妹。”

  这旁的族内姐妹都在往外走,偏这个唤着自己闺名的少女从外走了进来。

  苏好眨巴着眼睛,硬是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得轻声唤了声,“姐姐。”

  比自己年长,又唤自己妹妹,那唤姐姐总该不会有错吧!

  “苏好格格安好。”那少女身边的婢女行了小礼,随后自己身边的碧霄、碧雯也冲那少女行礼,“雅拉格格安好。”

  “我方才去给几位族内的堂房太祖母请安,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你,你如今没事了吧,身子可是全都好了?”雅拉伸手拉着苏好的手,关切的问着。

  “嗯,嗯,都好了,谢雅拉姐姐关心。”

  苏好的话像是哪里说错了,那雅拉眉心微皱了一下,好似在差异什么。

  碧霄笑道,“要说啊,族内的几位格格里,就数雅拉格格同我们家格格关系最好了。”

  “那可不,雅拉格格的阿玛可是咱们老爷众多堂兄弟中,关系最好的一位堂兄了,自幼便相交甚好,两家人也走的最近,咱们格格自然同雅拉格格如亲姐妹般交好。”碧雯笑着扬了扬下巴。

  雅拉身边的婢女现春提醒着,“两位格格,其她格格都往花园去了,咱们也赶紧去吧。”

  众人点头,一同前往花园,到了花园,没一会的功夫,承恩公布尔察便发表了一番言语,也不耽误功夫,很快的便开始了筛选。

  这第一关,是让一位琴师在诸位格格面前弹奏一曲,让大家仔细的听。

  一个个的小女孩也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可让她们仔细听,便都乖巧的坐在那仔细的听着。

  每个女孩坐下后,都看到自己的面前有着同样的古琴,苏好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这是要考记忆力啊!一会等那琴师弹奏完,就该着她们这些孩子弹奏了,想来,定是要从记住旋律最多的孩子里挑选。

  乐声这般让人陶冶情操,或许,更是在考察哪些孩子有更深的涵养心境。

  果然,一曲毕,便让这十几个女孩挨个独奏。

  这一番接连独奏下后,一下子便筛下去四五个,竟然一段旋律也不曾记住,当真不知道她们生活在优越的府中,享受着最好的教育有何用。

  苏好是过关了,多亏着一位原主一位宿主的好素养,不然这一关她指定抓瞎。

  可她心里多少有点开始担心起来了,这第一关就这么开了头,天晓得下面的会是什么考验。

  第二关,手谈对弈。

  不用说了,一看就知道,这也是在考核涵养心境。

  宿主前世本不会下棋,是弘历要同她对弈,因为不会还曾被甩了脸子。第一次看着那方方正正的棋盘,布满了黑白子,着实让她头疼。

  正所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秉承着夫君是天的信念,她硬着头皮去了婉嫔娘娘那求教,后宫女子中就数婉嫔娘娘的棋艺最好,足足学了一年才小有所成。

  今个,赢个棋局不在话下。

  第三关,是书写《女训》、《女诫》、《女则》。

  这就更不在话下了,前世,宿主入宫前,她那位前世的额娘可是拿着细藤条看着背诵的一字不差,不能倒背如流,也能书写流畅。

  不就是要考核德言容功嘛!有什么难的,再说了,宿主的那笔字,可是没的说,练得也算是出神入化了。

  到了第四关,几个女孩被领进了花园内的一处水榭中,让她们仔细观察水榭中摆放的所有物件。

  半柱香后,女孩子们被挨个问话,旁人被问了些什么,苏好不知道,但是到了她那,只是问了她一只五彩琉璃碗放在哪了。

  随后,又让她们把水榭内的样子画下来,不求一模一样但求个大概便可。

  这是在考画功与观察能力吧!也是,日后跟随在二公主身边,虽说有宫女伺候公主,可万一公主唤去取什么物件,若是记不住放在哪,哪有什么,那这做事的可就太不谨慎了。

  这回这任务,还真的亏着这身子的原主,和那位宿主了,不然当真不好过关。

  若这自家族内的门都迈不出去,还怎么进宫竞争公主伴读,不进宫争做公主伴读,便没机会接触要保护的女儿。

  越想越发愁,这次的任务还真是难得很。

  前四关考核完毕,苏好挺到了最后,可左右瞧了瞧,剩下的就只有她和雅拉,以及另外两位堂姐妹了。

  这还真是苦了这些女孩儿们了,小小的年纪便要经历这么一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