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
华夏小说吧 > 文圣无双 > 第二百一十章,律法不承认呢

第二百一十章,律法不承认呢

手机阅读

医士馆的内部剑拔弩张,苏昂在犹豫;士卒们想杀人;莫干山在赌命。

但是在沉星郡城的其它地方,比如苏昂下船的那个码头,就惯常是郡城的繁华了……

夕阳沉下了地平线,天色已经黑了,但码头处还很亮堂,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有扛货卸货的,路边点燃着火把;更多的是到处都有的食肆、酒肆,桐油灯不要钱似的烧着,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们丢下一把把的半两钱,换来大碗大碗的浊酒,咕噜噜的灌下肚子。

而在远处街道的尽头,却走来一个身材高大而清瘦的中年人。

和码头上干活的糙汉子不一样,这人穿着长衫,虽然很破旧,但浆洗得特别干净,甚至浆洗到发白了。他走着儒雅的步子,不时摸摸袖口里面哗啦啦的半两钱,脸上就露出了很多满足感。

“温两碗酒,来一碟豆干。”

长衫男子走进一家酒肆,温吞吞的排出十三个半两钱。

“孟君,又来喝酒啊!”旁边桌上扛大包的糙汉子大声笑。

这人姓孟,名字大家都不知道,所以叫做孟君。

之所以这么称呼,其实也是一种调笑了。

孟君是前一段日子来的,每天雷打不动的两碗浊酒,有时候馋嘴了,还能要一叠子豆干。他拿出半两钱的时候都很仔细,一个个的数,好像生怕给多了一样,比他们这种糙汉子还爱惜着半两钱。

然而这些糙汉子不清楚,眼前的这个‘吝啬鬼’可是掾级的官员。

而且是掾级官员里面最顶级的,堂堂的主税掾,主管着整个沉星郡城的税收……

“加一碗浊酒,三碗!”孟修雅又排出了六个半两钱。

一碟豆干一个半两钱,浊酒就贵些,需要六个半两钱一碗。这是很正常的,酒贵粮贱,不然怎么说酒是粮**呢。

哪怕最浑浊的绿醅浊酒,也要六个半两钱一碗呢。

酒肆老板把半两钱扒拉进钱箱子,摆出三个大碗,拿起长勺哗啦啦的倾泻了三碗浊酒,还调笑道:“孟君,今个怎么多了一碗呢?”

“有钱咧。”孟修雅惯常的儒雅的笑。

虽然有了一百块金饼,但那是苏家子给全体同僚发放的喜钱,不是贿赂,有一趟没第二回的,他把金饼都给了发妻,自己不舍得喝好酒,就在码头的粗糙酒肆里过过干瘾。

今天却不一样,因为有钱的关系,发妻终于凑够了聘礼,给他的大儿子下聘了一门亲事,对方虽然担心姑娘嫁过去后的过活,但因为他清廉公正的名声,还是一口应了。这是好事来着,他得犒劳自己,所以两碗浊酒不够喝,就……加上一碗吧。

“咕噜咕噜!”

孟修雅是个馋酒的文杰,两碗浊酒干闷进肚,这才慢慢的品尝最后的一碗,间歇的捏起一块豆干佐酒,这时候旁边的桌上也不笑他了,喝多了酒,吹起了牛皮。

“你知我看见了什么?青丝女!”一个糙汉子大笑道。

别人自然不信,青丝女虽然不少,但敢垂钓青丝女的却是没有几个,同伴们刚笑了糙汉子吹牛,这糙汉就拍了桌子。

“哆!”

糙汉子大喝一声,满脸通红的怒道:“老子不只是看见了,还看见那青丝女追着龙潭虎穴苏子昂跑了一路走船!别问老子为什么看到了,因为老子就在那船上!”

“真的?”糙汉子的同伴都诧异了。

要说苏子昂的名声,他们都听说过,早在西楚的战事之前,那苏子昂还是个亭长,却和他们这些‘下三滥’的混在一起称兄道弟的,几个在场的比如那马老三,还有老孙头,可是把苏子昂吹到了天上去。

那时候他们还笑,事实却打了脸,亭长苏子昂成了都游缴苏子昂,名声大噪。

所以他们这些跑船的,可不敢拿苏子昂开了玩笑……

糙汉子扯开衣襟,把满是黑毛的胸膛拍得震天响:“那是,当然是真的!我可不敢拿苏子昂开玩笑!”他满脸红光,满眼兴奋:“我可告诉你们,苏子昂大人更厉害了,你以为人家只是个都游缴?听清楚了,我看见苏子昂大人带着一百多名士卒,全都是即将突破,而且要去医士馆找医士看护突破的,等这些士卒突破成功了,苏子昂大人的麾下,可是足足有一百多个什长实力的高手呐!”

“哇,好厉害!”

“绝对厉害啊,就算京城里也没哪个公子爷有这么多厉害的士卒吧!”

众人全都惊叹,酒肆掌柜都跑过去了,给桌上加了一坛子酒,凑过去跟着听。

孟修雅把自己的浊酒喝完,端着豆干也跟过去,凑着沾口酒喝。

他顺了桌子上的两碗酒,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兴奋,也忍不住插了句嘴:“好什么?事情麻烦了!”

“麻烦什么?”酒肆老板瞪大了眼睛。

在码头做酒肆老板的,一般也不缺钱,码头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他没见过?而且不少身家豪富的,也会从他们这样的小老板的手里,重金购买需要的消息。

所以请酒是应该的,要消息的话,那也是应该的。

你喝了我的酒,就得回答我的问题。

多么简单……

孟修雅也不藏着掖着,微笑道:“士卒都是衙门的,不是他苏家子的,要说他投入了很多金钱,别人还不好强抢,但士卒们用的是衙门的兵器,穿的是衙门的铠甲,吃的是衙门的俸禄,实力强了,衙门里就有人想调了走呢。”

“凭啥!”

刚才的糙汉子怒了,嘭嘭的拍胸口道:“苏子昂大人去请了医士!”

“医士也是衙门的,按规矩说,士卒突破时可以报备,短则三个月,长则三五年,衙门肯定会派医士过去呢……咳咳,这方面没办法,咱们沉星郡全加起来,也就不到三百名医士呢,数量太少了,但律法上有这么一条,苏家子就是白花钱干傻事。”

孟修雅有些怅然的道:“一般都是给自家的子弟或者私兵请医士的,他一个都游缴,给的却是衙门的士卒请医士,律法上不承认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