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小说吧
华夏小说吧 > 都市驱鬼师 > 第1010章 平衡

第1010章 平衡

手机阅读

高山澈满怀心思,跟在辉夜的身后,在黑漆漆的山洞里走着。

山洞越来越狭窄,脚下的路也越来越难走,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不至于被周围的石块绊倒。然而高山澈此时的心里一直在思考辉夜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心思不由得就有些涣散。

“啪”的一声脆响,从他脚下传来。

高山澈感觉到自己似乎踩断了枯树枝,朝脚下看了一眼,却看到几块碎片。

他弯下腰将手中的符纸贴近地面,结果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枯枝烂叶,根本是一块块碎裂的白骨。

经过几年的历练,高山澈早已不是毛头少年,即便是见到白骨也面不改色。他只是皱了皱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但由于骨头被他刚才一脚踩碎,从外观上已经分辨不出是不是人类的骨头了。

他将视线转到其他地方,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到周围散布着一些白骨,粗略分辨,看上去似乎既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

散落的白骨使得山洞显得更加阴森,周围的鬼气似乎也变得更加浓郁。高山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说起来,这个厉鬼这么谨慎,却犯下这种简单的错误,实在是不应该。”完全没有察觉到高山澈的异状,走在前面的辉夜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简单的错误?”高山澈踢开脚下的碎骨,暂时将心中产生的不适压了下去,抬起头问道。

“鬼气啊。”辉夜说道。

“什么意思?”高山澈有些莫名其妙。

“我之前不是说了么?厉鬼逗留在一个地方太久,会因为自身的鬼气的原因造成周围一带平衡的破坏。”辉夜耐心的解释道,“这家伙这么谨慎,这种简单的道理他不会不知道,怎么会犯下这种错误?”

听到辉夜再一次提到“平衡”,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盘踞在这的厉鬼也懂得这所谓的“平衡”理论,高山澈的心里再次变得烦躁起来。

“你一口一个‘平衡’,究竟想说什么?”高山澈不爽的说道,“鬼气就是鬼气,原本就是不应该存在之物,当然会对周围带来不好的影响,会产生破坏也是理所当然的,只要消灭厉鬼,自然就消除了鬼气,这周围的一切也就能恢复正常了。”

没错,只要将厉鬼驱除,鬼气自然就会消散,什么“平衡”,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你说的也有道理。”对于高山澈的说辞,辉夜并没有反驳,反而是笑眯眯的点头接纳了下来。

然而辉夜的这种态度却让高山澈的心中更加憋闷,心里愈发的不爽起来,但却不知该如何发作,这也令他更加焦躁。

“小心,我们已经距离他很近了。”扬羽的提醒在耳边响起。

听到扬羽的声音,高山澈的心里似乎平静了一些,抬头刚想道谢,却发现对方的眼睛根本没看自己,刚才的那句提醒是冲着辉夜去的。

辉夜听了只是毫不在意的点点头,连头也没回的继续朝前走着。

高山澈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难得的还想了一句粗话。

不管高山澈此时的心情如何,辉夜只是自顾自的走在最前面,也不管身后的高山澈和扬羽有没有听他的话,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接着说道:“所以我有个猜想。”

高山澈完全不知道辉夜这个“所以”从何而来,既然有了“所以”,理所当然的得有“因为”,但是对方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辉夜却并不关心这些,完全不管听众是不是听懂他所说的话,恐怕他连身后的两人究竟有没有在听也毫不在意,接着说道:“这么谨慎的一个厉鬼,居然犯下这样显而易见的错误,恐怕理由只有一个,这家伙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什么?”高山澈这才算听明白,辉夜的话是接着之前他那套所谓的“平衡”理论继续下去的,至于自己刚才的反驳,辉夜看似接纳,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往心里去,这让他刚刚缓和下来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了起来。

“既然明知道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出现这种异状,还持续的待在这里不走,这样就算再怎么谨慎早晚也会引来驱鬼师的注意,我想这家伙应该没这么傻。”辉夜继续说道,“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家伙根本离不开这里。”

“你刚才说的都是你自己的猜测吧。”高山澈冷哼一声说道,“什么会破坏平衡,也是你自己的理论,根本不足以用来作为其他人行动的凭据。”

“嗯,你这样说也没错。”和之前一样,对于高山澈的反驳,辉夜用一种极为随意的态度就接受了。

对于辉夜的这种态度,高山澈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底蹿了上来,深吸两口气才将这股怒气按压下去,冷笑着说道:“这么说来,你也承认你自己的猜测毫无道理?”

“也不是毫无道理。”辉夜却缓慢的摇了摇头,回头瞟了瞟高山澈说道,“就算他不了解这些,也该知道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会露出马脚吧,即使再怎么谨慎也难保自己身上的鬼气不会泄露出去,到时候一样会引来驱鬼师的注意。”

高山澈觉得辉夜这话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反驳道:“这种事儿也不敢保证,说不定这厉鬼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啊。”

“如果对方的个性没有那么谨慎的话,你说的这些也有可能,不过看他这种种布置,都说明这厉鬼不是那种盲目自大的家伙,会考虑到各种后果并作出相应的对策。”和之前不同,对于这一次高山澈的反驳,辉夜给出了不同的看法,“我想,他应该也考虑到了时间这一因素的影响,他在石井中以及其他几个地方都布下了专门防范驱鬼师的陷阱,这就是凭据。”

“你是说,他会留下那些陷阱,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自己会引来驱鬼师的这种可能?”高山澈皱着眉认真的思考起来,“可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就像你说的那样,这厉鬼只是性格过于谨慎,所以才做了一些布置,用来防范于未然。”

“也有可能吧。”辉夜轻声说道,“不管如何,等下我们就能知道答案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